(瀧翼)

本來名稱該叫「直到最後一天」
但看起來好像我很不會取名字^^0(一直取差不多的= =)

不過一開始寫時這篇應該叫SOLO ~Side TAKIZAWA~
(看得出來吧?看得出來我原本沒打算迷航的吧?)←自我解套中…
這麼說來我還真是離題離得很嚴重…

就是只能很快把坑填平,一拖就完蛋了= =
而且我不擅寫續集呀>"<
(所以就當不會有Side TAKIZAWA了吧^^0題材用掉了…)



--



    你身邊



  「那隨你高興好了!」

  翼把資料夾往桌上一摜,氣沖沖地摔門出去。

  轟然巨響讓走廊上的人們全都嚇了一跳,小Jr們有些害怕地看著連「會生氣」這種印象都不曾留給他們的翼鐵青著臉往電梯去,然後剛剛被狠狠摔過的樂屋門再度唰一聲打開。

  瀧澤衝出來,對著翼的背影想叫些什麼,可是氣過頭了反而什麼話也放不出來,他擂了牆壁一拳,在小鬼們的驚呼聲中回到休息室,可憐的門砰的一聲又關起來。

  鬧哄哄的走廊完全安靜下來,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大吵一架的是傳說感情很好的兩個前輩,而在場的Jr們可沒有人認為自己有那個輩份去安慰些什麼。

  其中一兩個年紀最小的Jr怕得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




  「咦?怎麼回事?」

  電梯門一開,算是有輩份說些什麼的山下就看見翼衝進來,翼平時先別說沒什麼前輩派頭,就連身體不舒服也不會擺臉色給大家看,可是這次他很明白地就是在生氣,而且是……

  很生氣。

  「翼君?」

  「出去。」

  「啊?」

  山下有種錯覺,翼該不會是氣到快要哭出來了吧?

  「你不是要到這一樓的嗎?出去呀!我要下樓!」

  「可是…」

  「可是?」

  「可是我是來看你們排練的…」

  「排什麼排?有什麼好排的!他一個唱就夠了!馬的我今井翼還沒有到讓人施捨的地步!」

  「馬的?」哇喔…

  「山下君,出去。」

  前所未見!簡直可以算是個大新聞了!山下反而完全忘記翼的說法不禮貌,他看到難得一見的奇觀呀!

  翼君在生氣,而且翻臉的對象還是老爸…,過了這麼久,依山下的了解,瀧澤要追早就追來,哪有讓翼連髒話都出口的份?看來有非常非常稀奇的事情發生了。

  自己沒什麼時間管太多閒事,不過偶爾看看瀧澤那張總是掛著「交給我沒問題」的臉上換個表情也滿有趣的。山下禮貌地向翼點點頭,把手插在口袋裡就打算離開電梯車廂。

  咦?口袋裡有些硬硬的東西咔啦咔啦地作響著…山下突然靈機一動。

  「好,不過今天本來是有東西要給翼君的…」

  山下轉身對翼露出迷人的笑容……


--



  「你來幹嘛?」

  「來討罵挨呀!」

  山下本來是想這樣回答的,不過看來真的不是可以隨便開玩笑的時候。一天被事務所兩個最不可能發火的前輩賞臉色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和翼不很熟也就算了,現在白了他一眼的可是瀧澤耶…

  雖然有點委屈,山下還是換了句話出口。

  「這樣好嗎?翼君氣得快哭了耶。」

  「……。」

  看來瀧澤還是冷靜得比較快一點,當然也可能是自己誇張的描述方式見效。

  「該哭的是我吧?」

  「怎麼回事?該不會是你搶了翼君的…」山下想想剛剛翼說的話,不對:「該不會是你硬把便當菜讓給翼君吧?」一邊說一邊心想,最近我好像越來越口不擇言了,好危險哪。
  
  瀧澤似乎是氣到聽不出來山下在開玩笑:「事務所有打算…唉,只是打算而已啦…」

  「嗯?」

  「讓翼出個人單曲。」

  山下嚇了一大跳:「翼君?」

  今天是怎麼回事,難得放個假過得這麼刺激?這賭很大,真的賭太大了…

  不是山下瞧不起翼,可是出個人單曲這種事情,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來配合,而且再怎麼說,除非真的像KinKi Kids那樣十拿九穩,一般有點名目比較名正言順,比如像演電視劇唱主題曲啦…或是舞台劇表演精選之類,翼最近在忙的事情多半和這些扯不上關係,舞台劇的主角又是光一君,再怎麼說也該是…老爸先吧?

  「你這樣滿過份的,難怪翼君會生氣。」山下搖搖頭,瀧澤就算稱得上長袖善舞,遇到身邊的人的事情難免還是偶爾看不清。

  「我過份?」

  喜多川和瀧澤談條件時兩人討價還價的畫面山下覺得不難想像。

  「喔,你是這樣想的呀,其實不過是誰先誰後的事,剛好我最近比較忙一點…。」

  「這句話你該不會也對翼君說了吧?」

  「我以為沒什麼不能跟他說的。」瀧澤冷冷地回答。

  嗯…理論是正確,可是人心從來就不是理論可以衡量的東西呀!山下發現,瀧澤在某個方面出人意料的遲鈍。

  「對翼君來說,他或多或少會有點擔心吧?」

  「擔心?怕賣不好嗎?我比他有把握多了!他如果…」

  「等等等等…那萬一賣得很好呢?」山下連忙打斷他,他可沒興趣聽瀧澤怎麼把自己的相方變成搶手貨。

  「賣得很好,那有…」

  那有什麼問題?

  瀧澤突然發現,有問題。

  他和社長談的交換條件是如果一定要他配合新戲約發一張單曲,那翼也要有一張個人單曲。

  如果翼賣得很好,或者說兩個人的成績都很亮眼的話。

  「我覺得有一點中計的味道耶。」

  山下苦笑著說。

  瀧澤和翼抗爭了很久。當初團體結成時成績不如預期,事務所內立刻「糾正錯誤」的聲浪不是沒有,可是兩人很堅持地咬牙撐了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情況壞到連瀧澤都快搞不清楚自己在撐什麼,好不容易就要雨過天晴了。

  瀧與翼也是可以賣破三十萬張的!別瞧不起我們!

  那天晚上,瀧澤和翼兩人私下去慶功時,微醺的翼得意地說,還舉起手,不知道想打的是想像中的哪個人,空揮了兩拳。

  他笑得好開心……

  翼也許會害怕單曲賣得很差,瀧澤覺得那個無聊的誰拖累誰的心結一直還埋在翼心裡沒有淡去,他只是一直一直為自己壓抑著。所以瀧澤有考慮過銷售量的事,他相信翼,但他也有計劃,放一些什麼新聞,該做些什麼舉動,可以把翼個人單曲的聲勢炒上去。

  可是他沒有想過翼也會擔心如果賣得很好。

  如果翼可以一個人攻下單曲冠軍,如果瀧澤也可以,那代表著什麼?

  「老狐狸…」

  瀧澤嘆了口氣。

  真是令人自嘆不如了。比起外表的隨和,翼其實想得很多,甚至是想得太多,只不過他從不輕易說出口。瀧澤和翼在一起太久,就因為這樣反而忽略掉翼心裡一直藏著一個不讓他看到的缺口,而翼的這種性格,喜多川竟然摸得比自己還透徹。

  「翼君有時過度體貼了。」山下說:「我是這麼覺得啦…所以平常很少聽他在講自己的事。加上你又老是幫他設想東設想西的…其實翼君也很有能力,雖然看得出來他一定也不想,坦白說要不是有這麼行的老爸在傑尼斯,搞不好勞碌命的人會變成他也說不定吧?」

  會生氣,是因為瀧澤覺得自己對這個團體的在乎翼不能理解。最清楚自己用心良苦的人竟然聽不懂自己的話,瀧澤的脾氣來得理所當然。

  可是發火的翼也用自己的角度在為這個團體著想,尤其他想得又更遠了一點。

  瀧澤很為翼擔心,翼的能力他比誰都清楚,可是這樣一年一年的過下去,加上團體的走向,何時才有翼展現專長的一天。他比誰都期待,大家快點發現自己的相方有多努力,有多耀眼。

  一有執念,人就很難看得清楚狀況。

  「好啦,現在該怎麼辦,人被你氣跑了。」

  「我應該有權利生氣吧?」

  「有啊,可是不像是可以內閧的時候哦!」山下看看手錶,他只是經過來探望一下,想找瀧澤吃個飯的,可是聊著聊著,時間過得好快…

  「PAPA,我覺得時間過得好快。」

  「本來就是這樣。當初我看到你哪有這種胸肌呀!」

  「呵呵,我是在當了NEWS的隊長之後,才知道有不顧一切想為團體設想這種事的。雖然當時對斗真他們的事情也很不甘心。」

  山下從休息室的窗戶望出去,外面是灰矇矇的,大樓林立的城市。

  「而知道當自己拼命在為別人設想時,那些人其實也同樣為你努力那種感動的感覺,卻是在被迫休團之後。」

  「山P…」

  「然後才發現有時想起來,會覺得很難過,原來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認同我們是一個團體了,原來那些看起來很沈重的責任,是很快樂的負荷。」

  瀧澤知道他不要求什麼回答。

  「真糟…我好像當隊長當上癮了呢!」山下扶著窗欞背對著瀧澤笑了出來。

  「沒問題的,明年,明年就沒事了。」瀧澤拍拍山下變得厚實的肩膀:「要是我爭氣點就好了,偏偏現在你也知道,我使不上什麼力了…。」

  「你不需要幫我呀,這是我的團體,不是嗎?」山下轉過身來:「還有,別人的痛苦和不順遂,不要一肩扛起來呀,要是我是翼君也會很擔心的。」

  「這樣啊…」瀧澤苦笑芺:「可是,我還想生氣個一陣子…」

  「咦?為什麼?」

  「我們認識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難不成他還不知道我在為他著想?」

  「哎唷…這樣吵不完的啦,翼君八成也這樣想。」

  「對了,你最近很忙吧?到底來找我幹什麼?該不會是看好戲?」

  山下在心裡偷偷吐吐舌頭,哇…好敏銳的人哪…

  「是這個啦!給你。」

  接過山下手上的東西,瀧澤疑惑地看著,發現站在自己手上的,是陶製的三腳小豬。

  看起來是頗有古樸的童趣啦!可是拿這種東西當禮物,還特地跑一趟,會不會太誇張了?

  「本來是想找你去吃頓飯的,現在看來來不及啦!這個你留著。」

  「這是什麼?」

  「聽說是幸運符吧?拍戲用的,劇組的人找來當道具,戲拍完了大家都不要,我就帶走了。」

  小豬不到一顆高爾夫球大,手工捏製的臉歪歪的,卻也很可愛。

  「幸運符,保祐什麼的?」

  「嗯…行車安全。」

  「這樣啊…那我放車上好了,謝謝你啦!」

  「不客氣啦!那我先回去,明早還有通告呢!」

  「那快回去吧!不要遲到了啊!」

  「真是愛操心…」


--


  「小翼,我覺得瀧也是為你著想。」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不希望他是這樣子為我想的!」

  我用腳趾想也知道你是怎麼去談的!瀧澤!

  「我說翼呀…瀧澤其實很需要你。」

  「……。」

  剛一邊開車,一邊注意著翼的表情,似乎是比方才好多了,事實上剛剛把他從路邊撿上車時,那神色就像慢一秒他就要在路邊放聲大哭了。

  「他會生氣的原因和你一樣吧…只不過你比他在意更多的事情。」

  確定翼有聽懂,剛也就說得不那麼明白了。

  「我能體會你的心情,但你那份體貼的心也會變成相方壓力的一部份。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會有差異,但不見得有高下。所謂好的東西,多半是稀奇的東西,但其他的事物,不見得不珍貴,高下往往只是表象而已。」

  「我聽不懂。」

  「騙人,你聽懂了。」剛竊笑著。

  「懂和做得到,是兩回事。」翼嘆了口氣:「我以為我不在意了,可是今天聽到時還是……」

  「我覺得你在意的事情和以往不太一樣了。比起誰拖累誰,你更在意瀧澤的態度。」

  「態度?」

  「如果可以,你也想伸出手,對吧?」

  翼別過頭去望著窗外,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看什麼,只能喃喃地道:「這樣講感覺真噁心……」

  「不得了,可愛的後輩長大了,呼呼…」

  「剛哥哥!」

  「吃飯吃飯!今天一定要吃頓好的!」

  「咦?這是什麼東西?」

  翼摸摸口袋,掏出一隻陶製小豬。

  「啊!是剛剛山下給我的。」

  「山下給你的?我看看。」剛趁著紅燈接過小豬:「真不公平,我是近也和山下不錯呢!怎麼你有我沒有?」

  「他說是片廠道具不要的。」

  「不要的?還滿可愛的呀?咦?怎麼只有三隻腳?」

  「說是護身符。」

  「護身符?保護什麼的?」

  「防小人的。」

  剛點點頭:「原來如此,一隻腳被小人偷走了吧?」

  「咦?是這樣的嗎?」

  「嗯,是這樣的。」

  「哇!你好厲害,連這種事也知道!」

  剛看看翼,不得了了,翼可是由衷佩服著…

  「你呀!還說你長大了咧!這隻小豬好好留著吧!」

  「是呀,看能不能讓瀧豬頭離我遠一點?」

  「你還在生他的氣?」

  「我有多在乎這個團體,他還不能理解嗎?」翼看著自己手上的小陶豬,有些沮喪地說。


(待續)

--


希望我有辦法填滿這個坑
還有
三腳小豬,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我指的是什麼(竊笑)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alls894
  • Blue大我來報到囉,這是新開的嗎?<br />
    我不喜歡BL文,看的也不多<br />
    不過Blue的BL文好像跟別人不同?(別人比較情慾派?)<br />
    實中有虛,虛中有實,<br />
    有好幾下,我差點都要以為這是真實發生的了 :P<br />
    「他比誰都期待,大家快點發現自己的相方有多努力,有多<br />
    耀眼」<br />
    「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會有差異,但不見得有高下」<br />
    以上這兩句話,我很同意<br />
    希望他倆都能越走越順遂<br />
    <br />
    <br />
    <br />
  • chiaoli
  • 三腳小豬(差點就要打成三隻小豬了XD)我知道喔ˇˇ<br />
    我也想要(笑)<br />
    <br />
    我真的好喜歡現實設定ˇˇˇ
  • sleepyblue
  • falls大(揮手)<br />
    <br />
    多謝你來捧場呀^^0<br />
    我忘了是不是你跟我說過不看BL文的,所以以為你不會來呢<br />
    ~<br />
    我喜歡寫真實設定,還不如說是我沒辦法把這兩個人想像成<br />
    別人吧…雖然我也會看<br />
    可是我有限的想像力很不容易被摧眠<br />
    也許也因為這兩個人-唉,我不得不承認尤其是瀧殿-天生<br />
    就一副舞台上的人閃閃發亮的模樣吧!<br />
    <br />
    平常我是不愛重口味的^^0不過這篇可能,也許,大概…<br />
    ……到時候看吧,要有誇張的東西出現我會標明的…<br />
    <br />
    其實我也沒什麼膽寫多誇張的啦>"<<br />
    <br />
    <br />
    TO小樵<br />
    不過接下來…我打算讓這篇文一整個偏離現實耶<br />
    因為我一直都寫很現實的東西<br />
    可是這兩個人最近可真少在一起= =<br />
    (接下來又各忙各…瀧翼放也很辛苦呀~"~)<br />
    請務必還是要捧個場(淚)<br />
    這篇在寫的時候有稍微計劃過了<br />
    橋段已經安排好<br />
    只差有沒有膽寫而已^^0(現在就是沒膽的時候啊…)
  • falls894
  • Blue不要啊(我也要揮手)<br />
    雖然 可能 也許 大概 你也真的沒那個膽寫<br />
    不過我覺得這樣也算是一種特色<br />
    誰說戀愛一定要有床戲呢(我應該沒誤會吧)<br />
    事實上看你的BL文還蠻舒服的<br />
    清新的內心世界<br />
    繼續加油喔
  • chiaoli
  • 偏離現實阿= =......<br />
    其實沒什麼關係啦<br />
    反正我已經習慣了(茶)<br />
    只要blue能盡"速"交稿就行了XDDD
  • sleepyblue
  • <br />
    TO falls大<br />
    <br />
    這…<br />
    其實平常我看文倒是葷素不忌<br />
    不過比較不能接受的反而是那種把瀧翼完全當成別人在寫的<br />
    文啦^^0<br />
    (當然這類文裡也有很好的,只是我不容易被那型的摧眠<br />
    到…)<br />
    至於H…說老實話不是我的強項<br />
    就算真要寫,我也會點到為止啦^^0<br />
    (應該不可能抓狂寫…激H…文的…)<br />
    <br />
    <br />
    TO小樵…<br />
    <br />
      我也覺得我該快點寫…倒不是因為可能有人等著看(我不<br />
    是大手呀^^0有人願意看就很高興了^^0),而是,一拖我一定<br />
    寫不出…週六日會來個後續吧…我想啦^^0<br />
    <br />
      (連結我看到了^^/ 謝謝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