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粉紅有,無法接受者勿入。








  「說說看啦,又不會少一塊肉。」

  翼的聲音完全是耍賴的感覺,但瀧澤聽得出來其中一點點,熟悉的惡作劇的小心機。

  「沒什麼好記的呀,事情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從何下手。」

  事情的起因是翼上了一回廣播通告,其中一個主持人提出的問題是:「如果這輩子你只能記得一件事,會是哪件事情?」,而現在瀧澤正在上午的忙碌和下午的忙碌間小小的縫隙中,名為午餐的看「舞台修改草案」的時間。

  本來是名為休息卻無法休息的假空檔,因為一通電話,就突然變成荒漠生活中的一道甘泉了。

  問題本身還滿傳統的,瀧澤想像著翼的回答,沒創意點可以回答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有企圖心一點的話就是在舞台上的時刻,當然如果翼有膽量想玩大一點的話……不,其實他最近還玩得滿開的-也許會說「和瀧澤一起工作的時候」?

  聽起來很開心,不過應該是不可能。

  「你怎麼答?」

  「我先問的!」

  瀧澤笑了,與其說是苦笑,還不如說笑容中帶著一點無奈的味道,明知道對方在耍小聰明挖坑給他跳,最近忙成這樣瀧澤也有點不甘心:「那……打開垃圾桶裡你睡在裡面那件事好了?」

  「喂!」翼的笑聲從話筒另一側傳過來:「那有什好記的?」

  「啊!不然你在大阪迷路打電話給我那次好了?」

  回想起來瀧澤還是會忍不住笑出聲音來:「要不你邊走邊睡從電扶梯上滾下來的事……」

  雖然現在的口吻很輕鬆,那時在場的人都嚇個半死,等大家一口氣衝下電扶梯,這傢伙才揉著頭,一臉無辜語帶哭音「好痛……好痛……」地爬起來。

  「出門帶遙控器沒帶手機的事呢?」

  「你又沒看到。」

  「可是很好笑。」

  「……。」

  「不然就是你寫信給我那一次。」

  「哪一次?」翼的聲音略略地壓低,瀧澤可以想像這個人紅了耳根的模樣。

  「難倒我了。」瀧澤歉然失笑:「我都留著。」

  「……那還用說。」

  氣氛莫名地有點感傷,大概是因為太久沒在一起工作了。兩人偶爾還是見得上面,但一個人工作時,總有種一個人出發飄泊的寂寞。

  一個人出發,翼應該很習慣了,最近他把地球當成自己的遊樂場,工暇總是迫不及待地出發流浪。

  「你喝醉酒亂親前輩那次也不錯。」與其說嫉妒,還不如說是啼笑皆非的回憶:「要不就我們上中居前輩的節目,比賽玩桌上曲棍球的事?」

  「你明明是想記得前面我挑大捶子舉不動這件事吧?」

  「嘿嘿……」瀧澤乾笑兩聲:「生氣了?」

  「沒有。」

  「真的假的?」

  聽見翼輕笑時發出的鼻息:「沒有啦!」

  「那你回答什麼?」

  「跟家人團聚的時候。」

  「真沒誠意!」瀧澤忍不住爆出笑聲。

  翼忍不住抗議:「我不相信你沒想到這個答案。」

  「有喔,就像考駕照時被問『遇到紅燈』要記得選停在線後面一樣呀!」

  「喂……」

  「呵呵~你果然生氣了。」

  翼唉了口氣笑著說:「我本來想來嘲笑你一下的。」

  「剛剛是肺腑之言。」

  「所以你真的想記得那些蠢事?」翼好奇起來。

  「當然呀!」

  「……那我改一下答案好了。」雖然看不見臉,瀧澤還是能感覺到翼聲音中的暖意,應該是瞇著眼睛滿足的笑容吧?

  「喔?不要去記我睡覺睡到爬不起來的樣子啊!」

  「我想記得這一刻。」

  「咦?我們連面也沒見到……」

  「不是很好嗎?一輩子只能記得的一件事情,那麼珍貴的事,你考慮的每一件都有我。」

  「……。」

  「感覺就像下棋時被你喊了『將軍』一樣。」

  瀧澤輕輕地從位子上站起來,因為工作人員在打PASS,再不吃飯,排練又要展開了。

  「加油哦。」

  聽著電話的另一端翼熟悉的聲音,瀧澤突然能理解他的心情。


  選不出來的。因為新的日子仍然不斷來臨,關於你的,重要的事情,也許崎嶇也許順遂,每一天都在更新。


  「那麼,再見囉!」

  記憶也會成為力量的。

  「嗯,回見。」



~END~



冷得要死又很想吐,躺著被鼻涕淹沒根本沒法睡= =

不過明天是尾牙,爬也要爬去抽獎啊!


大家晚安^^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eepyblue 的頭像
sleepyblue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