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大部份的翼only,都會順便溺愛瀧殿。反過來的情形,似乎比較少。

  不過這也不是重點啦^^0只是對自己越來越想要兩隻都疼這種想法覺得有點小不甘心,為什麼我會希望tobase裡有兩個人,明明瀧殿也一個人去和細木老師主持節目呀!=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結果都我自己在講)…

  最近總算又要開始賣相方愛的樣子,小欣慰,不然覺得題材快要彈盡援絕了,這兩個人今年幾乎狠狠地solo了大半年呀。



  辦公室裡的瀧澤秀明,當然不是指我們辦公室有此種等級的大帥哥囉!

  我要說的這位瀧澤秀明,是一位女同事。

  她年齡和我相近,只大了一點點,長的樣子並不突出,雖然個子嬌小,個性卻有點像大姐頭,她的座位四週常常圍了不少人,連別部門有活動也絕不忘記她。

  在我工作的小組裡,她算是企劃方面的負責人。

  然而我說過她和我年齡相仿,我想我還不算太老。我們的美術和程式同仁們,組頭可都是主任級的人物,她沒有那個名銜,年紀也輕,卻得在許多討論上勇敢發言,有時候甚至是不得不說出與主管相反的意見。

  企劃就是這樣,提出的東西大家都有意見,可是照著改了,出問題還是企劃扛,大家都習慣了有事情就問她,我常常看到她在翻他的工作手冊,上面密密麻麻千頭萬緒一大堆的事。

  她很會照顧人。

  因為之前出過車禍,家人不放心我騎車上下班,所以每天都得花上兩個小時上下班,公車捷運轉來轉去。公司附近的公車班次很少,甚至不是算分鐘間隔而是固定班次,我住得很遠,有時一不小心加班加過了頭,公車就跑光了。

  這時她總是會自願載我去捷運站。

  她常常會聽人訴苦,笑口常開做人大方,卻很少聽她在抱怨。

  其實在業界工作的經驗,我比她多一點,待過別的公司,當然也看過一些人情澆薄,我常覺得她很吃虧,因為少了一個主任的職稱,在專案會議上,常看她表演勇者越級鬥惡龍的畫面。


  那又和瀧澤秀明有什麼關係?

  我們這一組,還有兩個企劃,剛好都是男性。

  這個行業裡本來就是男多女少,男主管也遠遠多於女主管。坦白說,男生在這個行業裡的前途比女性光明得多。而身為一個企劃人員,外向的個性和主動表達的能力才是勝負關鍵,大部份的企劃,都得能言善道。

  但我才來這組沒多久,就發現這兩位同事的肩膀都是垂直的…

  這不是在說他們長得不好看,其實其中一位,側臉和小翼還有幾分相似,長像很陽光,當明星應該沒問題。另一位則是身材纖瘦高挑,膚白似雪,有點沈默,我想不少人高中都有喜歡過這種男生吧?

  每當我們企劃自己開會私下討論,他們也會有很多意見和想法,我們常常會把討論的結果統籌起來作個共同的結論。後來我發現這個結論在會議上被質疑時,這兩位卻常是一副事不關已的模樣,好像那完全不包含他們的意見。

  前陣子專案大變更,我們的主管提出一個聽起來不太可行的計劃,當時我一聽嚇了一大跳,覺得這絕對行不通。那時我們這位女企劃頭兒,也立刻提出反對的意見,並且開始想用說理的方式來說服主管。我只是個新人,總覺得不該多嘴,於是便靜靜地聽兩方的意見。

  後來主管說理說不過她,便拉了那兩位和我一樣沈默的「前輩」:「你們說,你們去和她們解釋,我說的她們又聽不懂!」

  我聽不下去了,忍不住也加入說理的行列,後來主管出去請了企劃主管進來,說到最後竟是和我們說的是同一個道理,於是專案主管便請企劃主管回去休息,自己也離開會議室去洗手間。

  臨離開前還不忘對兩位男同事說:「你們和她們說清楚。」


  主管出去,我不免好奇的問他們難道真的相信主管的歪理嗎?

  「怎麼可能,那一點也行不通呀!」

  「對呀!沒道理嘛!這樣風險太大了!」

  我聽了當場一肚子火。

  所以其實你們也清楚這個案子行不通,那麼剛剛的沈默難不成是我選擇性重聽?

  就這樣讓那位女企劃去和主管爭,去忙著找證明,去冒著可能被搞臭的風險來保護我們的專案,而你們就隔岸觀火坐享其成?

  
  後來差不多的情形,在我們和美術主管溝通時又來了一次,那天我正好身體不舒服,整個人都快昏了,還是撐著加入討論,因為我有預感,男人的肩膀是不可能一夕之間長起來的。

  果然,明明私下討論時講得頭頭是道,等到美術主管說了一些明明就是誤會的反面意見,看地板的看地板,傻笑的傻笑。

  於是那位女同事又開始努力地說理,勸服,把規畫的事全部一肩扛,對方似乎也以為,這個討論完全是出自她一個人的意見。

  雖然我是菜鳥,實在也看不下去了。

  那天我決定不管這兩根木頭在這裡年資比我多多少了(說穿了累積年資我也不比他們少),跳下去參與討論,由於我們的意見和那位主任並不一致,後來仔細想想,還真讓人捏了一把冷汗…


  討論結束,在去洗手間的走廊上,她突然嘆了口氣。

  「你走了我怎麼辦?」

  一時我有點聽不懂。

  「沒什麼啦…其實你來以前也是那樣的。」

  本來下個月我就要去新專案了。不過因為這個專案的進度不斷地在延遲和追趕,所以現在我慢慢變成在做兩個專案的事,無論如何,最慢十二月底,我會被調走。

  我好驚訝她會這樣說,她真的是個很值得尊敬的女人,工作能力好,個性開朗,大家都依賴她,在我工作過的每一家公司裡,像這樣有能力又不為人所妒的人真的很少見,坦白說我有點崇拜她。

  原來她也是會累的,雖然被我們視為下一個主任,也可以說可能會是最年輕的主任人選,可是她也有很大的壓力,在人氣者,照顧者的背後,她十分為難,一方面不希望得罪人,可是也不願意鄉愿地讓專案擺爛,於是她要負責的,排解的,推動的事情越來越多,所有人所有事都情不自禁地先想到找她幫忙。


  那天下班,我想到了瀧澤秀明。

  在某篇報導,他提到了領導Jr的時代,有一陣子舞台的分配一直擺不平,有人覺得他偏心有人覺得不公平,瀧澤在心裡想著,如果會變成這樣,他寧願不要當領頭。

  人們仰望權力,卻又其實在內心偷偷地渴望成為權力者,於是忽略了他們背面大量的辛酸及煎熬,用偏見的眼光看待他們。

  而這些人又往往有過人的責任感,能者多勞,一旦一肩扛起責任,就完全放不下。即使人們開始用不公平的眼光衡量他們,給予極大的壓力,他們也是眼一閉牙一咬地挺下來。


  前天開了部門檢討會議,被表揚的人不是她。

  真的很不公平,在這個專案裡,其實她才是真正最努力的那個人。

  不過她完全不介意。

  我很想告訴她,加油,沒關係的。

  你看,瀧澤秀明現在多紅?

  這麼樣,我安慰多了,至少她的辛苦,也許也會像瀧澤所受的磨難一般,終有一天有正面的回報吧!


  加油了,瀧殿,加油了,我可愛又可敬的女同事^^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