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短文。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如不了解何謂J禁,或對此類題材反感者,請勿繼續閱讀,感謝。






--



一開始是臉頰有點熱,接著是有點暈暈的。

翼把第三杯酒送進口中時,嘴角不禁泛起滿意的微笑。

好舒服唷!

有點飄飄然,這種感覺,就是快要醉了。


這杯喝完就要停下來,不然會糟糕囉!

我已經很有自制力了。

不過這是第三杯……剛剛那個好像也是第三杯……

那,這是第幾杯呀……嗯……


翼放下杯子,應該是回家的時候了,一站起來是一種幸福的暈眩感,眼前景像快要對不起焦距。

很不妙,真的是很不妙。

下意識地想從口袋裡掏手機,卻感覺怎樣都摸不到。翼低下頭想找,可是頭一低就覺得整個人要往地面上栽。


他想開口請人幫忙,卻忘了今天是和誰出來喝。拼命想看清楚對面有誰,但他還沒有醉到分不出來現在自己的對面是個空座位。


沒有人嗎?

好寂寞,我是一個人來喝酒的嗎?

應該不是……吧?

翼摸索著帶來的側揹包,好不容易找到疑似手機的東西,卻拿不穩了掉在地上,想蹲下身去撿,又是一陣洶湧的暈眩襲來。


應該是跟自己一起來的人撿起來的吧?

翼捏著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手機,眼鏡不知掉到哪裡看什麼也看不清。

打開手機摸索著按下幾個號碼,也不知道按對了沒,卻覺得濃厚的睡意湧了上來。

模糊之間好像有聽見音樂響起的聲音,但意識已經漸漸地混濁了。

「TAKIZA……」

「嗯。」

好像有聽見回答?

「我非常努力……很努力地拼命了。」

「嗯。」

「我還想更努力一點。」

「嗯。」

「你覺得好嗎?」

沒有回音,翼覺得自己被攬住了,他想掙脫,卻不得要領。

「可惡……」

一邊咕嚕咕嚕地說著沒有人懂的咒罵,翼一仰頭,便吻了上去。

那個抱住他的人先是驚訝般地微微僵住,接著便享受也似地回吻他。酒醉很暈並不是那麼舒服,但接吻時那種不快的耳鳴就像被吸走一般地消失無蹤……

吻到快要缺氧,才氣喘吁吁地分開。

翼覺得所有力氣都用盡了,趴在那好像有點熟悉的胸口上,翼的口吻反常地帶著一種睨視他人的驕傲。

「你很會接吻呢……可是……」

「可是?」

「還是瀧澤秀明比較厲害。」

「喔?」

「嗯。」翼哼哼地笑了兩聲:「不過他只能跟我一個人……接吻……」

翼感覺到自己裡摟得更緊了,不是那種令人無法呼吸的緊縮,反而感覺像自己被期望以久的溫暖緊緊地圍繞著……。


「我好想他,我想馬上……見到他……。」


瀧澤苦笑著,把突然醉得不醒人事的相方架回去,是說喝到忘記自己跟誰在喝,那應該是喝到非常兇了吧……

「好了,睡吧……明早醒來,就會見到你想見的人了。」


「嗯……雖然有時撐不久啦……」

「喂,今井翼!」




END

--


抱歉,現在半夜三點半,我的視線真的對不太到焦距了,先晚安,明早我會再來修改的!感謝!!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y
  • 好可愛的翅膀,真的醉了,醉到誰陪他喝都忘了XD總長應該很無言吧

    祝好夢(雖然你看到這篇留言的時候已經醒了...)
  • 謝謝^^

    是說我感受到了沒梗的大危機……總長對不起啊~~~~(?)

    sleepyblue 於 2010/03/08 0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