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9 Mon 2007 04:29
  • 如果

 





J禁同人文,瀧翼,粉紅有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祝大家新年快樂^_________^

 






--


    如果

 

  午後陽光暖暖的,濃郁的澄黃色,稠得像保鮮盒裡攪拌的蜂蜜。

  加入一點檸檬,就可以冰起來。

  翼把盒子蓋上,打開冰箱,把新盒子冰進去,舊盒子拿出來,順手拿了一個乾淨的玻璃杯,把舊盒子裡剩下的蜂蜜全倒進去。

  然後加上溫水,調開。

  嚐了一口,翼的嘴角彎成滿意的弧度,不急著喝完。

  拿著透明的杯子,靠在冰箱門上,今天嫌熱了,金屬貼皮的冰涼感,剛好。

  望出去客廳牆上的造形掛鐘,下午四點真是個微妙的時間。

  約診的時間是下午五點,醫院很近不用太著急,不過慢慢來似乎又有遲到的可能。

  翼感覺到自己儘量地拖拖拉拉不願去。

 

  早上起床時,瀧澤已經出門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生氣。

  昨晚兩人很久違地大吵一架。

  因為翼也生氣了,混亂印象中原因變得很模糊,大概是瀧澤說什麼都想陪他去醫院,翼卻堅持不讓他去,兩人就衝起來了。

  很難得。瀧澤一向講理,性子卻比較急,很多時候腦袋裡規劃得比嘴巴還快,腦袋裡想的早就比嘴裡要說的超前十萬八里,生起氣來想說的話反而常常罵不出口。瀧澤自己也清楚,通常看不順眼的,乾脆跳過眼不見為淨。而吵架對翼來說,是件很累人的事,絞盡腦汁用言語夾槍帶棍地傷人,或是拍著桌子丟東西甚至揮拳頭,對他來講都太過麻煩,光用想的就覺得很懶,雖然也清楚自己這種想法,或許會變成讓對方更加生氣的原因也說不定…

  不過真正的原因,只怕正因為自己很清楚地感覺到瀧澤的焦慮吧……

  說穿了他會生氣也是為了自己好,其實要說有多不滿,翼的立場很薄弱。

  這樣的兩個人吵起架來,很快就變成冷戰,翼記得自己對瀧澤吼完:「如果得了什麼絕症,你跟來了就會好嗎!」,瀧澤就默不作聲了。

 

  蜂蜜檸檬有種淡淡的清香,翼把杯子湊在鼻子前,深吸了一口微溫的香氣,面露苦笑。

 

  也可以算是默契好吧?兩個人都認同這是一個停下來的時機,瀧澤在電腦前坐下留給翼一個冷背,翼則是橫了他一眼,自顧自地去梳洗,看書,睡覺。

  三更半夜,半夢半醒間翼又激烈地咳嗽起來,淚眼模糊中有人輕輕地拍著他的背。

  翼揮開那隻手,那人很識相地不再拍了。

  抓緊棉被擋住咳嗽聲,吵架的時候翼才不想讓那個人睡不著,如果害別人失眠自己有什麼立場吵架?

  果然,瀧澤翻了個身離開床鋪。

  今天說什麼都不能哭,可是身體的痛苦還是讓淚水一滴一滴地掉了出來。

  沒有多久,有人輕輕托起他的頭,不讓他嗆到,緩緩地餵了他幾口溫水。

  翼還想推拒,這次瀧澤卻堅持著不為所動。

  喝幾口水會好很多,於是情不自禁地又接受了他的好意。

  其實用一點力,翼還是可以推開瀧澤的。

  「謝謝。」好不容易停了下來,翼冷冷地道謝。

  瀧澤沒有回答,只是坐在木質地板上,出神地看著手中已經空了的玻璃杯。


  在擔心吧,瀧澤。

  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不會有事的。」

  翼想這麼說,可是這句話是不是事實,卻連當事人自己也不確定。

  不想對你說謊,瀧澤。

  耍賴也好、任性也好,這根本是一種自私吧?

  可是,就是不想對你說謊。

  於是翼只能翻過身,閉上眼睛假寐。

  在那樣蒼白的月光下,瀧澤一個人坐了好久,好久。

 

  手中的飲料已經涼了,翼一口飲盡。

  四點二十分,非出門不可了。

 

  可以嗎?如果,今天我不去醫院的話……


--


  瀧澤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四點二十分。

  攝影棚看不見外面的景象,今天應該沒下雨吧?

  出發了嗎?翼。

  應該正猶豫著吧?

  也許翼會把時間拖過去,他知道翼是害怕的。

  自己又何嘗不怕呢?

  可是昨晚,為什麼?還是對翼吼了。

  原因已經記不太清楚,但瀧澤心裡卻有點委屈。最近翼的感冒一直好不了,尤其是咳嗽越來越嚴重,雖然翼總是說沒問題,上次卻在後台咳到喘不過氣來。於是違背翼的意思,這幾天工作結束瀧澤都自動回到翼的公寓裡。

  瀧澤知道翼並不討厭看見自己,卻不能習慣一整天二十四小時一直有人跟在身邊。

  說不上是孤僻,好聽的講法是需要一點個人空間吧?可是那天在後台翼差點暈了過去,這已經不是他個人喜歡不喜歡的問題了。

  被經紀人和自己逼著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束後翼笑著說沒事。

  沒說出口的卻是需要更進一步地全身健檢。

  做為一個藝人,瀧澤秀明覺得自己的相方演技不夠好。也許是相處得太久了,即使翼試著掩飾,他還是可以從翼的一舉一動中嗅出那種不尋常的慌亂。

  「怎麼辦?」工作移動間,翼越來越常望著窗外,瀧澤看著玻璃窗上反射翼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似乎總是在這麼問著。怕自己心煩吧?翼怎麼也不肯承認自己又去了一次醫院。

  昨晚瀧澤先到家,卻剛好聽見電話答錄機傳來醫院請翼去聽檢查結果報告的訊息。

 

  昨天半夜也被翼的咳嗽聲驚醒了。瀧澤知道翼總是悶著頭試圖不吵醒自己,如果聽起來情況不嚴重,他會假裝自己沒有醒來。

  可是翼真的喘不過氣來了,瀧澤急急忙忙起身,才發現自己即使在他身邊卻什麼也不能做。

  藥在睡前已經吃過,不知道為什麼換了多少個醫生開的感冒藥總是沒用。

  翼用被褥按著自己的臉,但看見他縮成一團的身子和沈重的喘息聲,瀧澤知道他現很痛苦,然而除了拍拍他的背為他順氣,真的什麼都不能做。

  如果去掛急診或許有用?

  這時翼卻揮開他的手。

  真的好擔心,可是說什麼都要壓抑自己的心情。

  因為不想違背翼的意願。

  瀧澤起身走進客廳,環顧四周,能幫上翼的忙的,也許就只有黑暗中電話機顯示開機的小小紅色光芒。

  叫救護車吧?

  結果瀧澤卻選擇倒了一杯溫水。


  不管怎麼說都該送他去醫院才對。

  可是他知道翼不要。

  即使只早一天,翼也害怕聽見答案。

 

  也許我也……害怕吧。

  皎潔月光灑在翼變得有些單薄的背上。

  睡不著,真的,無法入睡。

 

  主持節目的話,還是得笑的。

  瀧澤卻感覺到打從心底升起的惡寒讓人說什麼也笑不出來,也不是故意的,離開休息室之前,他回頭望了鏡子一眼。

  竟然和翼一模一樣,現在,自己臉上那種欲哭無淚的表情。


--


  黃昏的街道上,翼壓低帽簷。

  不想聲張,翼選了一間小醫院,很近,走路就到了。

  穿過街上來來往往的下班人潮,冬天過去了,吹來的風是暖的。

  如果,你也能吹到這陣風該多好?

  今天的晚霞真美,如果你也一起看該多好?

  瀧澤瞇著眼睛,任風撫亂他的頭髮,昏黃夕照下的側臉一定很美。


  超市的竹筴魚特價,如果今晚一起吃,你會高興點嗎?

  一邊抱怨著魚刺不好挑,一邊扒掉整碗飯的表情……

  回來記得買,翼點點頭,暗暗記下。

  如果買了啤酒,會更開心吧?

  一口飲盡,然後兩人一起伸個大大的懶腰,再假裝發酒瘋吧?

 

  如果檢查的結果好,拖晚一點打電話吧?

  如果檢查的結果不好呢?

 

  該為自己難過一下吧?可是腦海裡浮現的,卻全是瀧澤昨晚坐在月光下壓抑的表情。

  如果沒有認識我,會不會比較好?

  如果試演會那天,我沒有收下姐姐的揹包,我沒有去。

  如果從拍戲後我們就一直賭氣。

  如果我沒看見你總是隱忍,總是為人奔忙的那一面。

  如果那天我揮開你對伸出來的手。

  如果這樣,會不會比較好?

  你一個人也可以的,我知道,我相信你,沒問題的。


  
  如果我不是今天的今井翼,如果你也不是今天的瀧澤秀明。

  如果我們不是同事關係,而是同班同學。

  如果我們只是朋友。

  如果你遇見了一個女人,如果你愛上她。

  翼甩甩頭,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想法令人厭惡。

 

  紅綠燈號誌變了,翼跟隨人群穿越馬路。

  如果沒有一起演出大河劇,如果沒有一起開演唱會。

  如果今天晚上我告訴你我馬上就要死了。

  如果我死了。

  
  你會哭嗎?


  翼突然覺得會這麼想的自己很過份。

  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嗎?

  只是想像那個畫面,翼就覺得胸口被一種莫名的情緒緊緊抓住了。

  毫無疑問。

  要活下去,要好好的活下去。

  要勇敢一點,走進去,聽好消息,然後走出來。

  翼看著醫院的大門,背著夕陽是一片陰暗。

 

  拿出手機,翼想撥那個號碼,卻又不知道撥通之後能說些什麼。

 

  如果你根本不認識我呢?

  你有沒有後悔過?

  把手機塞回口袋裡。

  這個問題更過份。


  你知道我在害怕吧?瀧澤。

  我還年輕,雖然有的時候,我也會覺得自己好像漸漸老了。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們一起變老。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對你說出心裡的那句話。

  你會驚訝嗎?

  或許你會笑我。

  我可以擅自想像,或許你會高興嗎?

  如果我來不及說,你能了解嗎?

  如果我說不出口,發生過的一切,足以把我的心情傳達給你嗎?


--


  結束工作回家的路上,瀧澤明顯感受到自己的焦慮。

  好幾次油門踩得太深,又被下班時間的車陣擋得急急忙忙踩煞車。

  今天的節目是補錄之前特別來賓沒有到場的部份,比往常早結束得多,平常這種時間要他開車簡直就是酷刑,可是今天卻連多等一分鐘他也不願意。

  終於塞到連煞車都不必踩,直接拉手煞車的地步了。

  瀧澤望出車窗外,今天天情晴朗,即使是光害嚴重的東京,依然可以看見幾顆星子在天空中閃爍,甚至一顆流星,就這樣在他反應不及時從天空劃過。

  「真可惜。」嘆了口氣,瀧澤無奈地用靠著車窗的右臂支著頭。

  如果是你,一定來得及許願吧?

  某些時候,翼出人意料外的靈敏。

  如果是你,會許什麼願望?

  我希望你能平安健康。

 

  對街的燒肉店,香味正隱隱約約傳來。

  如果我帶一些回去的話,你應該會很開心吧?

  瀧澤閉上眼睛,想像著翼急忙翻箱倒櫃地找電烤爐的模樣。

  如果我租部片子回去,我們邊看邊吃……


  瀧澤掏出手機,等著翼的電話,卻一直遲遲沒有消息,眼看已經六點了。


  如果檢查的結果好,我們去慶祝一下吧?

  奢侈一點,出去旅行,美食之旅也不錯。

  如果檢查的結果不好呢?

  
  總是會想起翼半夜忍著不吵醒自己的樣子,有時瀧澤背著他沒有看見,卻能夠感覺到翼痛苦的顫抖。


  如果我向你道歉,你會原諒我吧?

  如果我叫你不要忍耐,你會更生氣嗎?

  如果我希望你不要為我擔心。

  如果我說即使有事我會永遠陪著你。

  如果我說出心裡的那句話。


  你會笑我吧?

  或者你會流眼淚?


  為什麼手機鈴聲還是沒有響起?那首讓我等了一整個下午的GET DOWN。

  開什麼玩笑?怎麼去接受?怎麼去記憶……


  如果沒有認識我,會不會比較好?

  如果我真的選擇去學格鬥,沒有加入傑尼斯。

  如果拍戲時我們一直賭氣下去。

  如果你試圖伸出援手時,我不接受你的好意。

  如果我沒有鼓起勇氣撥電話。

  如果我沒有鼓起勇氣和你約定一起出道。


  也許會哭的人是我也說不定。


  可是,如果你有麻煩了,我想握住你的手。

  我想一起走下去。


  如果你後悔認識我呢?

  如果你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如果我告訴你,你在演唱會上說的話,我希望能全部當真。

  如果我告訴你,那些話我是認真的……


--


  當瀧澤發現自己的車窗反覆被敲打時,他嚇了一大跳。

  但是當他發現敲著車窗的人是誰時,驚訝感立刻直線上昇。

  「翼!」

  瀧澤打開車窗:「你…你在做什麼?」

  「手機……」翼一邊喘著氣:「手機沒電了……。」

  「我馬上就回去了,你……」

  連忙打開車門,翼卻還站在馬路中間:「沒事了。」

  「你說什麼?」

  翼的表情在笑,淚水卻止不住地流下來:「醫生說我沒事……早一秒也好,我想早點告訴你……」

  「真的……」

  「嗯。」

  點點頭,翼衝上車,緊緊抱住瀧澤。

  「沒事,真的,沒事了。」

  聽到翼這樣說,瀧澤摸摸自己的臉,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對不起…我昨晚……」

  翼搖搖頭:「我……我……」

  老天爺已經重新給一次機會了,可是翼卻怎麼掙扎就是說不出想說的那句話。

  「我感覺到了。」

  「瀧澤?」

  「沒關係的,翼。」瀧澤笑道:「說不出來也沒關係的,你很確實地傳達給我了。」

  反抱住翼的身體,微熱的氣息,奔跑的熱度,還有薄薄沁出的汗水。

  「真的嗎?」

  「嗯。」

  對瀧澤來說,擁抱並不是那麼稀奇的事,然而這時卻讓人滿腦子只想緊緊抱著,更緊、更緊……

 

  「你呢?我有做到嗎?讓你感覺到我的心意?」

  「嗯。」翼笑出聲來:「感覺到了,很完整的感覺到了。」


--


  「不過……」

  「不過?」

  「不過還是先把車門關上比較好。」翼吐吐舌頭。

  「喂…會不會太破壞氣氛呀。」瀧澤沒好氣地說。

  「沒辦法,真有點不甘心哪。」

  「為什麼?」

  「本來想吊你胃口嚇嚇你的,等清醒過來時卻已經抱著你大哭了呀……」

  「那還真謝謝你哦,託今井先生的福我一整天都在胡思亂想。」

  「那還真是榮幸。」

  「喔?怎麼說?」

 

  「因為今天我也胡思亂想了一整天呢……。」




FIN~
--



天哪…寫完天快亮了^^0




還有
坦白說
這篇我最想寫的
其實只有「在演唱會說的都是認真的」……

竊以為這句就粉過千軍萬馬了= =

最近看演唱會REPO
真心覺得兩位才是TT同人的真正大手

FANS再怎麼拼命寫
都粉不過兩位本尊哪= ="


(所以這篇文有點勉強之處也請大家多多包涵囉^^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Indigoimai
  • 謝謝BLUE大給我們的新年禮物,<br />
    我好喜歡。<br />
    <br />
    如果,那兩人能一起永遠幸福的走下去......<br />
    那是當然的吧(笑)。<br />
    <br />
    還是請大家幫忙祈禱一下......
  • Indigoimai
  • 還有,<br />
    什麼是cookie?(請原諒我的無知......= =)<br />
    可以請大大給我瀧翼宮的網址嗎?<br />
    我現在那個好像都上不去(淚)。<br />
    <br />
    不好意思......(汗)<br />
  • 易
  • 哪會=3=<br />
    明明就超好看的...<br />
    (↑看一看反而睡不著想去挖素顏3來回味的人XD)<br />
    <br />
    請加油ˇˇ
  • Indigoimai
  • 啊...<br />
    我上去瀧翼宮了...(汗)<br />
    上面的留言如有造成不便,<br />
    請多見諒m(_ _)m<br />
    <br />
    難道...我是傳說中的小白...(驚)
  • sleepyblue
  • 不會不方便啦^^0<br />
    <br />
    沒趕快回的我才該道歉呢~"~0<br />
    真不好意思~昨天本來想回,結果文寫完大概也五點多了<br />
    熬夜超過今井先生完全超出我能力範圍外<br />
    所以我就跑去睡了…<br />
    (他老大很厲害地每天都三、四點的樣子)<br />
    <br />
    --<br />
    <br />
    還是說一下cookies…<br />
    <br />
    當你打不開某些平常上得去的網頁,但自己的電腦和網路好<br />
    像沒問題<br />
    尤其其他人居然還跟你說上得去時<br />
    <br />
    請試著用IE打開網頁(首頁就行了,不用開想去的網頁也沒關<br />
    係)<br />
    <br />
    點網頁上方的「工具」→「網際網路選項」<br />
    跳出來的視窗中「一般」那個分頁(通常一跳出來就是那個分<br />
    頁)<br />
    裡面有一格寫著Temporary Internet File<br />
    刪除cookies和刪除檔案各按一下<br />
    即可<br />
    <br />
    <br />
    他刪除的是你在網路上面瀏覽過的網頁紀錄<br />
    和一些輸入過的東西的紀錄<br />
    一般來說是大部份是完全用不著的<br />
    除非有開「記錄」去看自己昨天、上個月看了哪些網頁的習<br />
    慣的人<br />
    不然只會佔空間<br />
    <br />
    <br />
    還有就是當網頁某些部份更新時,可能因為以前設定讓用戶<br />
    某些部份讀已開啟過的歷史內容<br />
    但和更新不符等狀況<br />
    讓你看不到網頁……<br />
    <br />
    以上<br />
    <br />
    (糟…我好像太囉唆^^0歹勢啦~~~)
  • Indigoimai
  • 謝謝BLUE大m(_ _)m<br />
    原來電腦有那麼多功能啊...(←妳是這時代的人嗎)<br />
    這樣我了解了,又學了點東西,<br />
    真的很謝謝您。<br />
    <br />
    p.s.熬夜是不好地,今井翼不是正常人,忘了嗎?<br />
    不過我以前好像也熬過這麼晚...國中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