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宮闈之間,少女坐在一方涼亭下。
月光淡漠地起了暈,她站起來,足踝上的飾物響起華麗的叮噹聲。

好煩…好煩…
少女拼命地搖著頭。
鳥黑的及踝長髮,飛雲流瀑掀起陣陣波浪。

任誰看了也會為之目眩吧?
溫潤而瑩白的肌膚,粉嫩的鵝蛋臉,
纖細的修長頸項,令人憐惜的窄肩膀。
薄薄的身姿站得筆直,不盈一握的腰枝配上修長玉腿。
少女的眉雖然修整了
卻還是訴說著她不屈的個性,那閃爍著倔強光芒的深邃眼眸,流轉著。

今天開始,就是籠中鳥了。
自從國王選妃的那一天起,就是籠中鳥了。

即使父親貴為朝中大臣,即使她是父親的掌上明珠。
討好那年邁的王者。
免不了的。

同日迎進宮中的少女們,有的哀哀哭著,有的欣喜笑鬧。
只有這位月下仙子,凝視著那延伸的牆簷。

只要越過那面牆…
長長睫毛掩蓋了那雙閃著堅毅光芒的眸子,
少女想像著,那面牆背後,自由有多麼芬芳。

夜深了,人們漸漸散去,少女赤裸著天足,拎著紗裙,臉上蒙著面紗。
她沿著牆走,有牆,就一定有那扇門。

然而,遠遠地,她看見門,停下了腳步。

守門的人也許開小差了,只要推開那扇門,她就能向自由的世界奔去。
躲在樹叢後面,少女的淚水盈滿眼眶。

「不能哭!」她默默地告戒自己:「還不是哭的時候。」

但就是不能,她就是不能走出去。

就在此時,門開了,少女驚訝地站起來,樹枝勾了面紗。
她馬上害地摀上臉蹲回去。
被看見了?
她的臉…

是個少年。
抱著個沈甸甸的大罈子,跟門外的守衛點頭道謝,一邊,往門外警衛的視線挪了一步。

笨哪…原來,警衛是在門外。少女慌張的想,越慌,那纏在樹枝上的頭紗就越扯不下來。
她是好人家的女兒,怎可讓生人看見臉?就連國王,若不是選妃,也不能看上她一眼呀!

可是少年似乎有意無意地,在掩護她?

那小小的木製便門關上了,少年抱著黑色大潭子,向她走來。
少女想逃,蹲著卻怎麼也無法將面紗扯下來。
他走過來了!
她只能低下頭蒙著臉。

啪啦!

她偷偷抬起頭,少年把樹枝折斷,取下面紗,小心地挑掉上面的樹葉和雜枝。
月光下,少年的身影看來單薄。
就像街上來來往往的那些平民一般,皮膚被陽光炙得黝黑,而且又窮又瘦弱。
然而少年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專注的雙瞳又黑,又亮,就像姐姐養的,名貴的貓。
瘦削的臉很小,手腳長長的,生活磨練出精瘦的肌理。
短短的破舊短背心,下面幾乎可以看見骨頭痕跡的胸膛,卻用令人安心的頻率起伏著。
挑得很困難,因為修長的手指很粗糙,他動作輕柔,卻又帶著笨拙。
少女傻傻地看著他,直到他遞出整理乾淨的頭紗。
看見少女的臉,少年也傻了。

少年一直覺得,街上的女孩子們每個都好看。
屬於年輕的蠢蠢欲動,那些女孩飛揚的笑聲,總撥撩著青春的心緖。
然而,少女不屬於這個世界吧?
和街上那些蜜色肌膚,總愛偷偷拉下面紗,送著曖昧又戲謔的眼神的女孩們不同。
月光下蒼白的少女,那雙訴說個性的眼眸閃閃發亮。
宮裡的女人,美得像仙女。

少年不敢多靠近一步,只敢伸長手,示意少女取走頭紗。
少女伸出手,不小心碰觸到少年溫熱的肌膚,嚇了一跳。
即使拿了頭紗,也不知道該不該立刻蒙上臉。

少年卻更加地驚慌。
看見少年的表情,少女摸摸自己的臉,才發現隱忍許久的淚水,有一滴偷偷地越出了眼眶,正緩緩地順著臉頰流下來。
少女搖搖頭,她不能對他說話,但,好想告訴他,這不是他的錯呀!

少年連忙摘了一片長樹葉,打開腰間的水瓶,仔仔細細地洗淨,然後打開罈子,裝了些什麼進去。
他把葉子遞給少女。
少女不敢接。
於是背著月光,少年的臉上綻開了笑容。

別怕。

那有點淘氣,有點慧黠,卻又充滿了溫柔的容顏。
背著月光,少女有種錯覺,少年的背上,是否有一對雪白的翅膀。
少女情不自禁地接過葉子。

少年笑瞇了眼睛,示意她舔一舔葉子。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聽話,雖然少年一句話也沒說,她就是相信了他,就這樣依言而行。

甜蜜的滋味,清香地從口腔中漾開。
是蜂蜜?

少年指指宮殿,又伸出食指,在嘴唇上比了比。
這是要送進宮裡的,別讓人知道。

對嬌生慣養的少女來說,蜂蜜並不是那麼稀奇。
然而今天的蜂蜜,味道卻不太相同。

好甜,又鹹。

原來,淚水滴進了蜂蜜裡。
少女看著宮牆,她想出去,好想出去。
那個名為國王的老頭子,即使萬民景仰,她打從心裡厭惡。

少年看著她,不知為何,讀出了少女的心緒。
他嘆了口氣,比了個翻牆的動作。

我幫妳?

少女只能猛搖頭。不知為何,她脫口而出。
「國王會殺了我的家人的。」
說完,淚水終於滾滾流下。

少年想安慰她,卻不能拍她的肩膀,慌亂得緊。
他只能蹲下來,用那雙溫和的大眼睛,凝視著她。

少女終於發現,少年不能說話。

她抹抹淚,看見他憂心的臉,笑了出來。
少年見她終於高興了,連忙多倒了些蜂蜜給她。

點點頭,她將葉子上的蜂蜜飲盡。

少女撿起樹枝,在地上寫了自己的名字。她想知道少年的名字…

少女的名字很美,意思是深山間的流水,然而…

少年搖搖頭,他看不懂。

就在此時,有腳步聲由遠而近。
少女連忙掩上臉,但她不想走,她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少年揮手示意她離去,然後快速地往腳步聲的來源移動。

是警衛。
「咦?你怎麼還在這裡?」
少年緊張地搖頭。
警衛笑出聲來。
「不小心掀翻蓋子啦?小心點。」
他拾起蓋子,幫少年蓋在罈子上。
少年張望著,已經沒有少女的蹤跡。

只剩下那月光仍然,從遙遠的國度,散發著光芒,有些寂寞。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