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TT,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完全無關。

血腥暴力有,色情有沒有還不知道,有的出現的章節會警告,無論如何十八歲以下請勿繼續閱讀。

因為最近太忙,因為市場安藤短缺不保證寫到一半會否突然沒梗,怕坑者請等完結再看吧!















  當第一拳揮下去時,今井翼自己也嚇了一跳。

  因為是血肉之軀,所以打人手也是會痛的,這是常識。


  沒有時間猶豫,翼用盡全力往前衝刺,迎面而來的人有他熟悉的面孔,但他揮拳抵抗,許多時候他沒時間思考,有時他會有一瞬間後悔,也許自己應該在打架這件事情上多下點功夫才對。

  攻擊,不是自衛,而是狠狠地向對方的要害攻擊,這在文明社會裡也許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發生,在一個以偶像為業的人身上更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的今井翼正在執行。第一個人,第二個人,心裡會有所游移,但接下來卻很快地習慣了。人真的只是動物而已,心跳在飆,汗水揮灑,身體感覺到一股恐怖的難以控制的力量正在上昇,於是動作開始變得有效率。

  傷害別人,擋我者死。

  被打時不要抱著身體哀嚎,先還手才不會繼續被打,眼淚會讓人看不清楚,現在不是落淚的時候。翼吃了一拳,痛得瑟縮一下,立刻鼓起全身氣力往對方身體衝撞。隔著一個肉身撞上牆壁的感覺很紮實,對方的痛呼還沒結束,翼順手掄起對方手上的鐵棍,狠狠地往對方頭上砸下去。

  鮮血濺上身體的感覺是溫熱的,翼甚至沒有看完對方的顫抖,就調頭面對下一個敵人,只有當背後的身軀傳來電流聲時,他才忍不住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

  皮和血肉下面裸露的機器線材,最後閃了兩朵火花,沈默。

  用盡全力傷害別人的時候,原來和被傷害時一樣都會嘶吼。武器打在另一個也會呼吸會喊的身體上,自己就沒什麼感覺了,只有那手中震顫的麻木,好像反映了心的麻木一般,一閃而逝。

  翼覺得空氣再怎麼吸也吸不夠,他喘著氣,但沒有半點遲疑。

  戰鬥,然後要贏,不是攻擊就是奔跑。

  在用盡氣力之前,他想再見他一面,疼痛和流血都無所謂,走到這一步早已經是不顧一切。他想起那個冬天他接起他的電話,壓抑著情緒不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興奮,掛斷後他尖叫著跳上床鋪把頭蒙在棉被枕頭間大叫,他得到了!他得到了這輩子最大最渴望最完美的幸福!

  那是我的!誰都不準搶走!

  身體很痛,因為痛的地方太多,他也搞不清楚到底受了多少傷。


  有一點點不敢低頭看自己。

  如果看到的不是血和肉而是鋼骨和線材,他會失去向前奔跑的勇氣。


  如果失去生命不是死亡而是關機,那樣還會有下輩子?還能再度遇見你嗎?

  我說過每次人生都遇見同樣的人實在太膩了,但我忘了說也許我生來就是為了遇見你。

  你是我的,沒有任何人奪得走,除非你自己離開我!


  鋼鐵與藍色、白色燈光的甬道就像戲劇的佈景般冷調,鮮紅的液體在光線下變成紫色反而失去了真實感,翼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長的路,打鬥擊倒了多少人,只知道終於有了盡頭。

  鋼鐵的門擋在眼前,旁邊鍵盤上的密碼不管怎麼按都猜不到。

  「可惡……」

  電影裡的角色隨便都猜得到,但這最離譜的夢境現在是該死的現實,翼沒有演過電影,會不會是因為這樣現在他就是打不開那扇門?

  拼命按著,想得到想不到所有的可能,然而在機率的銅牆鐵壁前一切都是那麼無力,那該死的門就是一動也不動,只有嘗試錯誤的嗶嗶聲在空寂的走廊間迴響著。

  他聽見了腳步聲,下一場戰鬥正在接近他,但氣力已經漸漸在遠離。

  「我應該不是機器吧?至少沒有累得這麼快的機器……」

  呵出沈重的嘆息,翼的手指沒有停下來過,少一秒也不願意,他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

  噠、噠、噠、噠……

  那腳步太沈穩、太篤定,反而令人心生暗鬼開始害怕,翼的手指顫抖著,按的速度越來越快,那慌亂就像他心跳的頻率。

  「快點……快點……」

  沒有……來了……不對……他靠近了……還是錯……到底……

  抄起鐵棍翼一轉身就對靠近的腳步聲揮下去!


  啪!


  鐵棍一把被拉走,因為那一眼讓他整個人停頓了半秒。

  「你猶豫了,因為這張臉。」那太熟悉,太俊美的臉傾城傾國地笑了:「這樣不行。」

  「喝啊!」翼大叫一聲,左手立刻出拳向對方揮去,卻再度被接住。

  「別怕,是我。」

  喘著氣,翼的拳頭被捏住,腿已經無力軟了下來,他試著再度爬起,力氣卻一時上不來。

  那人沒有放開他的拳頭,右手已經將接住的鐵棍丟在一旁,金屬落地的撞擊聲打在耳膜上是如此尖銳,他在鍵盤上熟練地敲出密碼。

  門應聲而開。

  翼終於確認了來人是誰,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是你……」翼的苦笑滲著喘息:「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當然。」那朵安撫人的笑容是那麼熟稔,就算死了也會刻在記憶裡,翼感覺到自己濕了眼眶。

  「那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

  「我很清楚。」

  那人凝視著自己手中,翼傷痕累累的手,是那樣地百般不捨。

  然後,他放開了。

  「今井翼,自己站起來。」

  翼點點頭,他扶著牆壁站起來,雖然有些狼狽,但仍是硬生生地收住了盈眶淚水。

  「去吧。」

  接起對方遞過來的武器,翼看了他一眼:「……快走。」

  「我會的。」

  翼輕輕地給了對方一個吻,在靠近的那一瞬間甚至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吹在自己臉上,翼抿抿嘴,轉身向建築物的深處飛奔而去,頭也不回。






TBC……

--


看不懂正常的^^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