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整篇都沒色情,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都沒做,開水文,無法接受者勿入。







   六週年紀念日。

   鬧鐘響起,瀧澤睜開眼睛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這件事。


   其實不用特別去記,在這個日子接近時,自然有很多人會提醒他們,雜誌專訪問、電視節目問、廣播問,如果剛好有什麼活動宣傳之類的更不得了,記者會一起問。

   「啊……時間過得好快。」因為意義上來講不過是又過了三百六十五天,自己和翼的回答沒有整合過,卻除了這句話之外,似乎本來就沒什麼話好講。這並不是他們決定的日子,也不是他們商量出來的時間,這只是事務所運作上的方便,一種純公事上的決定。

   但就像所有歷史所造成的紀念日一般,一年比一年,被賦與各種誇大的意義地慶祝起來。

   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早上十點半,半小時後經紀人會來接,中午有固定的節目通告,因為通常都會錄到晚上,所以這是今天唯一的通告。現在還來得及沖個澡,把衣服丟進洗衣機裡。

   睡意還很濃,瀧澤坐起身來,揉揉一頭亂髮。被褥滑落,露出他精實的腹肌。

   不知道翼在做什麼?

   睡眼惺忪地處理衣物的瀧澤突然想到。

   平常不會去想這件事,沒有原因的,瀧澤好奇了起來。


   翼正在做什麼呢?現在。


--


   翼翻了個身,把睡到一半踢開的被子抓過來全部揉成一大團,然後用雙手雙腳抱得緊緊的,把頭埋進棉被堆裡。

   躲鬧鐘聲。

   「嗯……我不要起來啦……。」

   在床上扭來扭去,腦袋已經醒來,就是不想張開眼睛。沒人叫自己起床,翼知道,雖然對象是自己,不耍賴一下就起床總覺得划不來。

   嘩啦一聲把棉被甩開,翼坐起身:「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

   按掉鬧鐘,時間是早上十點十分。

   下午要開會檢討松竹場世界翼的內容,決定日生場的曲順,聽說今天企劃人員會把擬好的週邊清單拿出來討論,翼揉揉還沒開始痛的太陽穴,聽起來像是不能吃晚飯的樣子。

   重點是說要開會的是自己,所以連抱怨的資格都喪失了。

   離開床鋪走進洗手間梳洗,刷牙時翼看著鏡中的自己,鬍渣似乎又長了一點。

   很好看!

   「哼哼哼~」翼開心地笑了,嘴巴裡的白色泡泡滴了幾滴下來。刷好牙翼還對著鏡子擺了個角度。啊~果然還是蓄鬍好,很有男人味!

   起床氣立刻完全消散,翼滿意地離開浴室,把昨晚回家洗好丟進乾衣機的衣服抱出來丟在床上,快要十點半,待會兒吃完飯如果有時間再來折吧!翼到廚房準備今天的早午餐。

   「我很~man~很man~非常~~~man~」

   翼哼著隨便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曲調,歌詞隨自己高興亂唱。他先把一顆梅子塞進嘴裡,滿大顆的,所以曲子也變得呼嚕呼嚕,不過開心就好。他把冰箱裡分小袋裝好,上面寫著日期的咖哩拿出來,再拿出一小包同樣仔細分裝好的白飯,關上冰箱門,對照著上面用磁鐵固定著日曆的日期。

   「咖哩是昨天的沒問題,白飯是九日做的……九日……,啊啊,今天十一號,不趕快吃完就要丟掉了……」自言自語著,翼把口中的酸梅仔丟進廚餘桶中,去倒開水。

   喝完一大杯水,翼把冰箱裡另一包白飯也拿出來,盤算著是不是要帶咖哩便當,一個人住煮咖哩果然不適合。每次做完一鍋似乎就象徵著接下來三天都要浸泡在咖哩裡。

   把那包白飯放回去。

   「算了。」沒必要勉強自己,吃不完就算了吧。

   把咖哩和白飯丟進微波爐,時間調好,翼回房翻撿著那幾件昨晚烘好的衣服,挑出上衣一件,搭上牛仔褲,皮腰帶。

   戴條鍊子好了,翼想著,最近他很懶得躲偷拍跟狗仔,雖說他們對自己也還不算緊迫盯人啦,還是稍微裝飾一下,表示自己有在打扮,免得落人閒話。

   嗯,不過這條鍊子的話果然還是要有件V領的長外套好一點……,翼打開衣櫃拿出薄外套。

   咦?真的變成打扮起來了?

   微波爐定時的嗶嗶聲提醒翼,下午是有工作的。

   「開個會而已……真是……」翼苦笑。

   突然好像有點能體會某位平常愛一套運動服走天下的前輩的心情了。

   沒在工作的時候,你們管我?

   翼能想像前輩說這句話時那種「你奈我何」的表情,能這樣想其實還滿帥氣的呀……

   放了點輕音樂,翼開始吃他的早午餐,腦袋裡想的是冰箱裡的咖哩和白飯。

   今天是十一號……

   啊,是那個日子呀?

   這樣的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逝,這種公司決定的紀念日,為什麼大家都很在意的樣子?

   九月十一日,證明了什麼?

   瀧澤的想法應該也差不多吧?

   比起日期,翼比較想知道,這時他在做什麼呢?

   翼抬頭看看時鐘,時間接近十一點多,等下他應該會開始啃便當。

   不知道為什麼,平常不會這樣的,對於現在的瀧澤正在做什麼事,翼突然在意了起來。


--


   節目錄影開始前會先開會確定流程,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十二點半時,瀧澤秀明回到門上掛著自己名字紙條的休息室,便當已經準備好放在桌上。

   他翻看著節目流程和台詞,把白飯一口一口地送進嘴裡,吃了什麼菜不太知道,因為背得很專心。

   吃完飯蓋上飯盒,瀧澤的手摸著微微發疼的額角。早上意外遇上了塞車,十一點多才到電視台,討厭遲到的瀧澤下車時硬生生撞了車門上緣一下,痛得眼淚都差點飆出來。下意識地四下張望一下,好在那時停車場空曠沒有在等候的歌迷,不然糗大了。

   瀧澤看看化妝鏡裡的自己,好在額角只是稍微腫瘀青,被瀏海擋住,不會影響演出。

   如果翼在旁邊,應該會笑到站不直吧?

   不過他會邊笑,邊撥起自己的頭髮,確定事情不嚴重後,把這件事變成笑話的材料講一整天。

   「王子是不會撞到頭的啦!」

   大概就是這類不好笑的笑話吧?

   不過他的笑意會傳染過來,讓自己不知不覺地笑出聲。


   笑一笑,就不會痛囉……

   那天,他是這樣對自己說的。


   如果真的有屬於倆人的紀念日,應該是那一天吧?


--


   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那個人,瀧澤有點不知所措起來。

   當然不能讓這種心情形於神色,他硬是強迫自己對上對方的目光。

   他已經有將近三年的時間沒和這個叫「今井翼」的少年說過話。原因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很可笑地是其實早就想不起來為什麼除了工作以外,兩個人甚至在事務所裡擦身而過都可以互相無視。

   瀧澤當然知道現在自己的身價已經不是一般同儕可比的了,對這件事他不安的成份不會少於得意。戰戰競競、小心翼翼,每當工作開始時,他的神經繃得比誰都緊,對自己的要求也開始吹毛求疵起來。

   不過也因為自己的價值,圍在身邊的人自然而然地增加了,他知道這之中有人是真正的朋友,有人卻不是為了友誼來接近自己。

   但是他分不出來。瀧澤站在人群裡,卻覺得更加寂寞。

   自己真的還太年輕了吧?還是個小鬼吧?真想快點變成男人,所謂的年輕不正象徵著脆弱嗎?

   如果是真正的大人,即使面對虛偽的友情,也不會受傷害吧?


   今井翼討厭我。

   沒有原因,確知這件事反而讓瀧澤平靜下來。

   沒有應酬,毫無掩飾,跳脫自己身為當事人的身份來看,瀧澤甚至覺得自己有些佩服起他的勇氣了。

   翼已經換好裝,他毫不在乎地向自己坐著的長凳走來,戴著月代頭的頭套,瀧澤突然覺得有點滑稽。

   不行,這個笑下去樑子就結深了吧?

   正這樣想著,翼已經走到自己面前。

   接下來至少有三個月的時間會一起工作,包括戲劇和宣傳,逢場作戲兩個人明顯都還算擅長,只差是不是要讓接下來這幾天好過一點。

   打招呼吧。

   瀧澤想,好歹氣氛不要那麼僵,工作起來會比較順利。

   「早安。」

   先開口的人卻是翼。

   「啊…早安。」回答的瀧澤反而顯得有點侷促。

   翼的表情稀鬆平常,彷彿他不知道這是三年來兩人私底下交談的第一句話。他走到自己身邊,給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瀧澤點點頭,他就在自己身邊坐下來。

   拿出一顆便利商店買的飯團,他自顧自地拆開包裝,吃了起來。

   他吃得有點小心,因為拍戲會打光,所以倆人的臉上都上了妝,要留意不能弄花。

   突然,翼轉過頭來盯著自己。

   「嗯?」有什麼事嗎?瀧澤猶豫著該不該問,事情的展開出乎意料。

   翼低下頭,打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沙啦沙啦地翻找著,拿出一罐溫熱的咖啡牛奶,遞向自己。

   「喝吧?」

   瀧澤愣愣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你沒吃早餐不是嗎?」翼的臉上看不出什麼特殊的情緒:「抱歉,我只買了一個飯團,你喝牛奶好了。」

   「謝謝,不用了……」強迫自己用同樣冷靜的態度回答:「我喝了你就沒得喝了。」

   「我有兩罐。」

   一句話說得瀧澤啞口無言,他只能伸手接過那瓶飲料。溫暖的餘溫傳入手心,時序已經到了深秋,氣候的確是有點涼了。

   瀧澤拉開拉環,喝著有點太甜的咖啡牛奶,雖然甜了些,香氣卻淡淡地沁了出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為什麼翼買了兩瓶?

   在理智開始分析前,問句已經先衝出口了。

   「你不是討厭我嗎?」

   瀧澤立刻後悔了,好歹氣氛還算OK,自己為什麼……

   「嗯,有一點。」

   「那為什麼……」瀧澤看著手中的飲料罐。

   「我本來想在裡面下毒的。」翼說:「飲料到處都有賣,不過毒藥好像不太好買,問了很多店都買不到,所以就算了。」

   呃……他是在開玩笑……吧?

   翼也拉開手中飲料罐的拉環,喝了一口。

   「好甜……」他吐了吐舌頭,繼續吃飯團。

   瀧澤呆呆地看著翼的側臉。

   負責道具的工作人員把假的櫻花樹搬到兩人身邊放好,開始測試櫻花飄落的效果。風一吹,美麗的花瓣便被捲起,紛紛落在瀧澤和翼的身上。

   突如其來的櫻花雨,翼說話了:「我想了幾天,實在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讓我這麼討厭你,討厭到連視線交集都不舒服的地步。」

   他嘆了口氣:「可是這齣戲呀,劇本你也看過了吧?」

   瀧澤點點頭。

   「我愛你,愛到可以去死呢。」

   那是很深厚的友情,翼的角色,最後為了瀧澤選擇絕路。

   「我沒有那麼厲害,可以對著仇人演出那種感情,所以我先花了幾天時間去想,你到底哪裡得罪我了。」

   「其實……我也……」

   「你也想不起來對吧?」

   「所以剩下來的時間,我只好拚命想你這個人到底有什麼優點,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喜歡上你。」

   瀧澤只能苦笑:「應該滿難的。」

   「嗯,不過我現在只有一點點討厭你了。」翼直率地說。

   「一點點是多少?」瀧澤把剩下的牛奶飲盡:「好甜,真是假裝成咖啡的牛奶。」

   翼點點頭:「我想大概是三個月可以消耗掉的量吧。」

   抬起頭,滿天的花瓣飛舞,瀧澤轉頭看著翼,翼仰頭望著落英繽紛。

   「好美。」翼嘆了口氣說,他的側臉很美,不是那種完美的漂亮,而是隱隱約約有種倔強的美麗。

   雖然和自己一樣,嫌瘦了點。

   「那是假的。」瀧澤說,他突然覺得,在翼的面前說什麼話都沒有關係。

   也許正因為他「還有一點點討厭」自己。

   也許也因為我「只剩一點點討厭」他。

   「還是很美呀……」翼卻滿足地微笑了:「真好。」

   風吹了過來,好像吹走了某些東西,又像吹來了新的開始。

   「假花,假咖啡。」瀧澤學著翼的姿勢享受這虛幻的盛開與凋零,口氣有種苦澀的無奈:「接下來我們得當假朋友了。」

   翼回望自己:「是呀,不過真的很美呢。」

   「嗯,雖然是假花。」

   「我是說你,雖然讓人不服氣,不過你那張臉真是美得讓人想一拳摜下去。」

   「呵呵……」瀧澤笑出聲音來:「那還真是謝謝你呀!」

   「一定有人想扁你的。」

   「我知道呀,應該不少吧?」不知不覺,瀧澤覺得很放鬆,屬於自己年齡該有的直率終於穿破了成熟的帘幕:「不過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呢……」

   有種想哭的感覺……

   還好自己抬著頭,這樣無論如何,淚水都不會奪眶而出吧?

   翼沈默了很久,工作人員測試完畢,最後一片花瓣落地,方才的淒美宛如一場夢境。

   「也許不需要三個月吧……。」

   「你說什麼?」

   與其說沒聽清楚,還不如說他沒聽懂。

   微笑地看著自己的翼,眼眶竟然也泛紅,不過兩個人都得盡力忍耐。

   「笑吧。」翼說:「很痛的時候,我都是這樣想的。」

   「笑一笑,就不會痛了……」


   自欺欺人。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共同點吧?

   於是瀧澤也笑了。


--


   翼開完會,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的事了,長時間的討論讓腦袋有點熱過頭,當翼走出劇場內的會議室時,突然覺得好想透口氣。

   好餓,不過還是先去看看吧!

   舞台的幕揭開前,心臟噗通噗通地猛跳著,那聲音讓戴著無線耳機的自己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翼很喜歡那種感覺,下一秒幕一開,就要開始一夜歌舞。

   又害怕,又興奮,緊張的感覺甜美誘人。

   這將是我舞蹈的地方。今年的日生劇場和去年當然不會有什麼不同,不過,那是在我還沒站上那舞台的時候。

   口氣太大了點?

   翼自己竊笑了一陣。

   嗯,要有志氣嘛。

   翼推開觀眾席一側的門,看見一片空曠。緊閉的幕前,空蕩蕩的坐席整齊地排列在大廳裡,等著被填滿。


--


   去年在這裡表演的第一天,翼滑了一跤。

   中場休息時,痛到連路都沒辦法走了,驚慌和後悔的淚水混合著疼痛流下來,翼在休息室裡不知所措,但他必須忍耐。


   因為我是「座長」,我是「主角」,這是我的舞台。

   如果我害怕了,那些跟我一起構築這場表演的人該如何是好?


   翼閉上眼睛,那櫻花翻飛飄落的日子突然湧現。

   瀧澤仰著頭,不讓淚水流下來。

   那是在自己也很疑惑的時候,其實在同一段時空裡,翼也為了自己的未來惶惑不安。然而那時瀧澤的表情,卻讓翼覺得自己要更勇敢一點。

   我要有足夠的堅強,否則怎麼讓人依靠呢?

   那一天的假櫻花,卻實現了真正的魔法,翼突然發現自己覺得心很痛,痛到快要不能呼吸,只因為他突然看見了不該看的,那個人的心。

   可以嗎?也許,我可以做到。讓這個人能夠好好休息一下。

   讓這個人,偶爾可以依靠的人。

   我想要有那種力量!


   然而自己還不具備那樣的資格。

   於是翼開口了……

   「笑一笑,就不會痛了。」

   那一天的日生劇場,翼笑著站起來了,在中場休息即將結束時。

   雖然臉上還有淚水,翼決定回到舞台上,眾人看著他腫得不堪入目的腳踝,擔心溢於言表。

   「沒關係,笑一笑,就不會痛了。」


--


   夜晚的劇場,現在一個人也沒有,翼低頭看錶,看見了時間旁的日期。

   再過兩小時,九月十一日就要過去了,那個人現在正在做什麼呢?

   突然很想知道……


   然後手機響了。

   翼知道是誰。


   「瀧澤。」

   『嗯,是我。』

   「怎麼了?寂寞嗎?」翼的鼻息帶點笑意。

   『晚上吃了嗎?一起喝一杯吧?』

   「好啊。」一口答應:「不過怎麼突然心血來潮?」

   『大概是因為今天是六週年紀念日吧。』

   「假紀念日。」翼笑了。

   『可是我是真的想跟你喝一杯。』

   看到那張美得讓人想狠揍一頓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覺得很開心。

   「我馬上到。」

   『嗯。等會老地方見。』

   「瀧澤,等等……」

   翼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

   可是很麻煩的是,瀧澤居然也跟著一起長大。

   『什麼?』

   「現在不說我怕等會就來不及了。」

   『你愛我嗎?』瀧澤的大笑聲透過話筒傳過來。

   翼垮著臉:「六週年快樂啦。」

   瀧澤沈默了半响。

   『嗯,六週年快樂。』

   一切應該是從一杯假咖啡開始的。

   實在是甜到讓人想整杯倒掉。

   不過沒關係,那是真實的感情。

   那是堅強的滋味。

fin~

--

抱歉,賀文晚了^^0

祝倆位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恭禧結婚……呃,不是,是結成六週年^^


ps  文章開頭這倆位在想對方正在做什麼時,其實都是有答案的唷XD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

   算是我個人小小的惡趣味吧^^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