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粉紅有,無法接受者無勿入

是說這幾天假日我所有寫一半的文加起來,可以有三篇文章了……
版上的閒聊文,每一篇都是寫文寫一半接不下去,又不甘心一事無成的產物,我想容易受影響是我要努力克服的缺點吧
即使理智告訴我不要管別人說什麼,一想到別人的評語卻又說什麼也寫不下去
本來就是憑靈感為主在寫同人文
最近有計劃反而寫不好,這兩天更是寫什麼坑什麼……

於是越寫越覺得自己這種愛虛榮好面子在意評價的個性實在很討人厭orz

這篇寫得完嗎?有貼就是寫完了吧?沒貼?好家在朋友提醒過我pixnet有存草稿功能,至少留著也許哪天能復活吧?(遠目)

有坑我知道,會填只是時間早晚而已^^0

(要猜猜看瀧翼一開始在做什麼嗎^^?)


--



    暫時是戀人(上)



  「放開啦!」

  「我不要。」

  「沒時間了,弄得髒兮兮的等下趕通告來不及。」

  「只是一下下也……」

  「啊~好痛!不要抱我!你小心點,會斷掉!」

  「呵呵!斷了說不定也不錯……」

  「啊~你給我放手,這樣太危險,啊…你看!整個都軟掉了啦!」

  「軟不軟我嚐嚐看才知道,來……啊~」

  「喂!你……不要鬧了!噴出來怎麼辦!」

  「只有一點點,沒關係!重來一次就好啦!」

  「這不是一點點的問題,這種姿勢會受傷的啦!」

  「會嗎?熱了嗎?已經熱了嗎?」

  「都冒泡泡了你覺得燙不燙?!」

  「那還等什麼?看我的……」

  「啊!你握太緊了,這麼大力會爛掉!」

  「讓我試試看嘛!」

  「那你不要一邊抱著我一邊試呀!」

  「當然要抱著你呀!只是放進去而已,沒什麼難度啊?」

  「放進去有技巧,像手腕的力量什麼的,你連對都對不準!」

  「啊!不要!不是那裡!弄壞了怎麼辦?!」

  「啊!」

  「你看!都灑一地了!這麼多……」

  「我不是故意的啦!哇……地板……地毯都染紅了!」

  「就跟你說不要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動手動腳……啊!好痛!」

  「啊!翼……對不起……都腫起來了……」

  「那……那……那你也不用放進嘴巴裡啊!放開啦……」

  「這樣比較不痛吧?」

  「放手,瀧澤秀明,我自己來。」

  「咦?你要自己來?」

  「那當然,你根本幫不上忙,閃開!」

  「…………翼!……你的講法……好傷人……」

  「因!為!我!生!氣!了!」

  「……唉……當年的翼不是這樣子的人哪……當年的翼不會生氣的啊……」

  「因為當年的你不欠揍!」

  「咦?是這樣的嗎?」

  「什麼這樣那樣?」

  「那時候你應該很想~很想~揍我吧?」

  「…………。」

  「嘿嘿,你很討厭我。非常,非常的討厭我吧。」
  
  「…………。」



--


  「那就從下個月開始。」

  翼點點頭,答應了。一如往常老人皺皺的臉皮拉出滿意的笑容,另一個人的反應翼不太清楚,因為他太忙了,也因為老人似乎很有把握他一定會答應,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出現。

  會不會隨便了點?

  是工作,所以怎樣都可以,不熟也可以,討厭也可以。

  對方是這種類型的人吧?

  那我呢?

  走出社長辦公室,翼沒有休息的打算,聽說今天下午幫TOKIO前輩們上MS伴舞的Jr們兩點就練完舞了。

  翼看看手表,兩點三十分。

  練舞室是我一個人的了!

  甜蜜的笑意推開剛剛接收到未知安排的漠然表情,開始溢滿翼的臉,眼神有了光彩,腳步也不知不覺地輕快起來。

  練舞真好!

  跳舞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

  專注,專注。

  把所有精神集中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上,指尖、足踝,或是眼神!

  流汗黏黏的很討厭,可是把汗水甩開的瞬間,翼仿彿能透過鏡面,看見另一個自己。

  舞蹈教室的四面鏡子,每張都映著翼的身影,只有自己的世界裡,自己有點不像自己,可是翼很喜歡。

  沒有那些複雜的理不清的瑣事,沒有那些大大小小的數字,沒有那些高高低低的比較。溫柔就是單純的溫柔,凌厲就是單純的凌厲。

  如果想要激情,那就儘量把身體拉開一些,如果是恨,那就要用上全身的氣力。

  如果是柔情,如果是性感……

  把手揮開,然後視線跟過去吧!在這裡喘氣,從指尖延伸,更遠,更遠,讓我看到更遠的地方吧!

  會喜歡跳舞,也許就是因為自己對表達這些東西的笨拙?一旦顧及別人的感受,情感的宣洩就顯得顧慮重重。

  還好,我可以跳舞。




--



  這樣會不會太突然了點?

  雖然翼想這樣問,瀧澤的反應卻不出社長所料地自然。

  「今後就請多指教啦!」

  在前往劇集拍攝現場的保姆車上,瀧澤露出他迷倒眾生的笑容,坐在翼的身旁。

  翼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事務所內還沒出道的組合本來就常常配來配去時有變動,一方面是為了找出每個人自己的風格和定位,另一方面也是在實驗各種組合可能引發的火花和隨之而生的人氣度。

  不過現在在講的是大河劇,這種大事可不是開玩笑的,高層的想法是什麼翼從來就摸不透,可是一種奇怪的違和感卻揮之不去。

  瀧澤和昴一起工作一段時間了吧?兩個人應該很有默契吧?

  那現在怎麼會是我坐在這裡?這樣不會很奇怪嗎?

  雖然翼不是故意的,但事務所裡對瀧澤有意見的人一直都不在少數,這些人也許是不想在瀧澤附近打轉,於是便慢慢向比較有人氣的翼或昴靠攏了。

  翼不知道昴作何感想,對翼來說,與其說是討厭瀧澤,還不如說是喜歡不起來。既然打定主意要在事務所留下來,理所當然希望能做出一點成績,可是同一個世代的人很快都感受到相同的巨大壓力,對所有平輩來說,瀧澤完美的外貌和驚人的敬業都是個過於耀眼的存在。哪個少年沒有玩心不愛打混,要不然就是像翼這樣,一心往自己的興趣鑽研,瀧澤的工作態度成熟得像個大人,這無形中提醒了這群少年自己身處在什麼樣的世界。

  所謂的對錯多半就是腦袋裡清楚但身體卻不見得能好好實行的東西。

  因為不屬於自己能夠輕易處理的範圍,翼很有自知之明地淡然以對,而昴和瀧澤搭配後,瀧澤與翼間的楚河漢界似乎劃得更清析。

  翼大概可以感覺到昴對瀧澤態度上的改變,昴是個直率的人,翼知道昴也許發現了什麼也不一定。

  有一陣子翼和昴在工作上常有交集。

  「反應很誇張的人。」

  一開始翼是這樣想。不過時間漸漸久了,翼發現那只是昴用來掩飾心情的手段,其實昴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只是為了不帶給週遭的人壓力,才總是用那些表面的激烈去掩蓋心情。

  高興不高興,喜歡或討厭,昴常常直接表明,然而他的直率和誠實卻總是令人無法厭惡,尤其當你知道他是真心誠意地告訴你自己的心情時。

  翼有一點羨慕,雖然年齡差不多,翼卻一直抓不準自己與人相處的技巧,面對陌生與未知,他有的只有微笑與沈默。

  就像現在,他不知道該跟瀧澤說什麼話才好,他們明明認識了好幾年,可是這麼長的認識卻擠不出一句問候的話。

  瀧澤也是沈默的,對於對方也有一樣的困窘,翼感到一絲安慰。

  「喂……瀧澤,接下來有什麼想法嗎?」

  試圖打破沈默,卻遲遲沒有回音,翼一轉過頭,卻發現那個人已經完全睡死了。

  「……我們什麼都沒套好,你還真的不怕見光死啊。」

  車子打了個彎,瀧澤的頭輕輕地靠上了翼的肩,眼皮連眨也沒眨,一點也不像會醒來的樣子。

  翼嘆了口氣。

  真想罵句活該。

  我們其他人哈得要死的工作,你全包了呢!

  要說一點都不嫉妒是不可能的吧?

  可是……

  瀧澤……好像,很累……。


  翼小心地把放在一旁的外套拿起來,輕輕披在瀧澤的身上。

  均勻的鼻息吹在耳畔,熱熱的,有點悶。

  有人靠在肩膀上真不舒服。

  為了怕吵醒他,連動都不敢動。

  真的……很討厭哪。




  其實,也還好啦。




--


  「我們可能要假裝一下。」

  這個問題我在車上就想跟你說了。翼雖然這樣想,不過看在他都快累攤了的份上就算了吧。

  在元碌繚亂的拍攝現場,短短的十分鐘休息時間,瀧澤一邊喝著熱茶一邊說:「好像有穿梆的可能。」

  「就說以前拍過戲開始就很熟了吧?」

  翼務實地回答,他想不出兩人有什麼其他交集了。

  「這樣感覺可能會很薄弱,我們中間好像沒有多少一起工作的機會。騙騙一般記者可能可以,不過一些比較資深的雜誌記者或歌迷可能一眼就看穿了吧?」

  「嗯……,不然該怎麼辦?」翼苦笑著問:「其實我沒裝過,還是你和昴是怎麼假裝的,我們比照辦理吧?」

  笑容僵在臉上,瀧澤驚訝地看著翼,張開嘴卻說不出話來。

  翼也楞了一下,突然發現自己剛剛的話說有多不禮貌就有多不禮貌。

  「呃……我的意思是……我是說……」

  慌亂起來反而更找不到話接下去,翼慌慌張張地在腦海裡搜尋著詞彙,卻空空如也連個迴音也沒有。

  「呵呵……」

  瀧澤忍不住笑出聲來:「我說你呀……」

  「呃,嗯……對不起啦。」

  投降算了,翼紅著臉老老實實地道歉。

  「該說你變了,還是沒變呢?」

  以前一起拍戲,兩個人說不上三句話就不對盤,想法南轅北轍,做事方式也全然相反,如果年齡夠大就可以了解其實沒有誰對誰錯,不過那時兩人都是十三歲的少年,哪能想這麼多……。

  「呵呵……」翼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髮,也無奈地笑出聲來。

  該說是變了,也可以說是沒變。

  簡單地說,就是長大了吧?



--


  「突然覺得和翼很聊得來。」

  「之前有一陣子沒什麼交集,不過最近感情不錯。」

  「最近也會一起出去玩。」

  「開始感覺到對方的魅力囉!」



  訪問時,乾脆不要說謊,翼本來想這樣提醒瀧澤的。

  沒想到瀧澤出乎預料外的誠實啊……。


--


  慢慢的,好像開始習慣了。

  兩個人不太有默契,不過那些眉來眼去的把戲,似乎是越來越自然。

  有時候甚至是種工作疲勞之餘的樂趣,看著歌迷的反應,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得意的感覺。

  瀧澤也是這樣想吧?

  「我沒有翼不行!」

  「我很喜歡翼唷!」

  翼覺得自己好像沒辦法玩得這麼開,可是有時總是忍不住。

  交換一個眼神,一個笑容,某些視線。

  這樣應該不為過吧?

  有時歌迷沒發現,翼甚至隱隱約約覺得有些可惜。

  「你們到底懂不懂我在這裡看著瀧澤是什麼意思啦!要配著歌詞去想呀!」

  沒被發現或歌迷解讀錯誤時,翼就有種想這樣大叫的衝動。

  好幼稚。

  可是我們還沒滿二十歲,稍微幼稚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瀧澤似乎也是樂此不疲,如果要說兩個人之間到底什麼地方最有默契,可能就是在解讀對方做些怪事時的用意最靈光吧!

  「你今天唱那句歌詞時看我的那個表情真是噁心到太恐怖了,我差點忍不住笑出來啦!」

  「沒辦法啊!誰叫你一直顧著看旁邊那個穿低胸的女歌迷,我總不能讓大家發現你變心吧?」翼抗議著。

  「我哪有,我是在看右邊穿短裙的那一個啦!」

  「咦?有嗎?」

  「有啦!那個腿超長超直的……」

  就算是偶像,畢竟也是身體健康的青少年,這種話題似乎免不了。

  「下次唱這首歌,這句我們對望好了。」

  「好,不過你要記得笑一下,不然歌迷可能不會發現。」瀧澤認真地考慮著。

  虛擬的愛情遊戲越玩越上手,有時甚至真實到翼會害怕自己搞不清楚是真是假了。瀧澤的演技真的沒話說,有時被他那種眼神一望,翼就覺得自己的魂似乎突然丟掉半條。

  他是男的耶!!

  可惡要說演戲誰沒演過,翼狠狠地演回去,卻常常看見瀧澤一口笑差點沒有噴出來。

  「哈哈!你那樣看起來就像想殺了我一樣,一點感覺也沒有啊,太嫰了啦……」

  就算翼要生氣也氣不起來,看歌迷的反應也知道,現在普遍大家都覺得瀧澤比較喜歡自己。

  我也很下功夫了啊!

  不服輸的少年心性一旦被激起來自然就絕對不能退讓,翼開始每天回家對著鏡子練習。

  我愛你,我愛你……

  這樣笑,然後這樣看,有喜歡的感覺嗎?

  好像有點假,那先看再笑?

  側過頭對他笑好了?

  這樣會不會有點娘娘腔?


  啊……好麻煩喔……

  翼一個人在浴室抓狂地大叫!

  你等著看!我一定比較喜歡你啦!


  瀧澤對於翼近乎神經質的挑戰精神倒也很感興趣,甚至開始做起得分表,每次表演完在休息室就展開統計。

  「哪!你看今天唱到這句時歌迷尖叫了吧?我得一分……」

  「等等,這裡我有笑回去,搞不好是我看著你笑的時候他們才尖叫的……」

  「那謝幕時你總沒話說了吧?誰叫你顧著擺POSE,這時候就是要看著對方的眼睛才有效呀!」

  「不公平!你那根本是偷笑。」

  「歌迷很買帳呀!誰叫你不轉過來跟我對望的,這分我不能分給你。」

  「怎麼望?」

  「很簡單,這樣就行啦!」

  盯著翼墨黑色的眼眸,瀧澤深邃的深褐色眼瞳望進翼的眼底,美麗無匹的五官湊近了,氣息隱約感覺得到。

  翼不禁瞬了瞬眼睛。

  「不可以眨眼睛,要專心啦!」因為某個連瀧澤也搞不清楚的原因,聲音放輕了。

  「對,就像這樣……專心地看。」只剩下微弱的氣音。

  好漂亮……。

  明明是褐色的虹膜,為什麼給人一種深藍色的感覺呢?

  瀧澤的眼睛。

  令人安心的深藍色,就像夜晚晴朗的星空一樣,讓人想閉上眼睛好好地休息。

  這是一種催眠嗎?

  翼覺得自己的視覺範圍縮小了,漸漸漸漸,變得好細。

  閉上眼睛,就沈進瀧澤眼中的深藍色裡了。

  然後是好香、好甜、好溫暖的……吻。

  香香地點在唇上,溜進嘴裡有點癢癢的。

  舌頭和舌頭靈巧地嬉戲著,為什麼有點煙味的口水一點也不噁心?

  不要一直吸啦!我也口渴了呢!

  深深地、深深地……墜落了。


  等……等一下!

  我們在幹嘛?!

  瀧澤抱住身體時翼顫抖了一下,那時他略細的臂膀已經整個環過肩膀,把翼緊緊收進懷裡了。

  要掙扎嗎?要推開他嗎?

  吻成這樣還算開玩笑嗎?

  翼張開眼睛,瀧澤長長的眼睫覆蓋那有如夜空般的雙眼,他很專心!!

  這……這好像是我的初吻耶!

  瀧澤,你……


  翼總算清醒過來。不對這樣不對了!曖昧當然可以可是這樣不算曖昧了吧?!

  歌迷看到保證百分之一萬高興不起來吧!

  一想到這裡翼試著推開瀧澤的胸膛,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力氣似乎沒有對方大。

  掙扎一下,瀧澤似乎也清醒了,嚇了一大跳也似地鬆開手。

  兩個人眼睛睜得大大地,就像從來不認識一般地看著對方,開口卻吐不出半個字。


  「真糟糕…玩過頭了。」好半响,翼尷尬地笑開來,聳聳肩:「可惡!我看起來像正妹嗎!」

  拿起休息室沙發上的抱枕向瀧澤丟去,這下子對方才算真正被打醒了!

  「哇!好噁心喔!你該不會太久沒碰女人太飢渴了吧!」

  瀧澤的反擊反常地勉強。

  翼卻非常配合地接下去:「你才是咧!男的也要,你這個色魔!」

  翼清楚地感覺到害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害怕自己和瀧澤的關係會破裂。

  即使不是沒有換過組別,即使不是沒有一個人工作過,翼明顯地感覺到漸漸開始依賴自己和瀧澤的關係。

  即使只是那麼暫時的虛幻的搭檔關係。

  「翼,我們這麼認真練習,過幾天演唱會的效果應該會很好吧?」

  瀧澤的笑容有些苦澀:「我們這種臨時性的戀人關係。」




tbc~




--


我不是故意開坑的

這篇本來要一篇完結的說

卻一不小心寫太長了

到九千字故事卻才到三分之二

請原諒我先休息一下吧^^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