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粉紅有,無法接受者無勿入


回憶的點點滴滴番外





--


    勇者的勇氣(上)


  就像掉進了,就像掉進深深的海底。

  放鬆全身,輕輕張開手。

  沈落,沈落。

  安靜。



  啊……

  令人想要嘆息的,安心。



  一開始很痛。

  有點想哭,可是連動也不能動。

  黑暗中隱約的光芒,就像從深海底向上望。

  那漂亮又令人不解的晦暗和明亮,有一點點站在屋頂上發現看得到遠處卻看不見明天的遺憾。

  美麗的遺憾。

  然後慢慢的,就是那甜美的黑暗和安靜了。

  令人想要好好地安眠。




  休息吧……

  漸漸的,好像已經不怎麼痛了……



  一點聲音也沒有。

  就只想,睡了。


  然而這一瞬間,不知道為什麼。翼看見燈光昏暗的長廊上,那個人坐在牆邊地板上。

  即使曲起腿,用手環抱著。

  即使把臉埋在臂彎裡,看不見面容。

  還是這麼明顯的,就是他。


  那呼吸的頻率好熟悉,那沐浴乳的氛圍。


  大家都走了。

  令人想依靠的肩膀原來是那麼地瘦,翼驚訝地發現自己所愛的人並不強壯,他的堅強是表情,是氣息,而不是身體。

  於是只要這樣,就能輕輕鬆鬆地……把他,擊垮了。


--


  其實我知道。

  其實我知道這樣,就能輕易地催毀你了。

  因為你擁有勇氣,就像電玩裡的少年英雄一樣,有著對抗世界的勇氣。

  你有一雙蔚藍的黑眼睛。

  深沈的美麗的黑褐色,裝著天空藍的勇氣和夢想。


  沒有害怕的東西,就沒有所謂的勇氣。


  曾經我也盼望著,自己能成為你的弱點呢!瀧澤。

  現在,如果今天的一切是必然,那麼我希望,我們不曾相遇。



--



  『嘖嘖嘖!你搞錯了,這一切都是偶然哦!』

  『瀧澤?!』

  翼嚇了一大跳,明明剛剛還坐在前面的人,竟然一瞬間來到自己身邊?

  『瀧澤?在那裡吧?』

  那和瀧澤一模一樣的面容笑著,伸出和瀧澤一模一樣有很多陳舊傷痕的修長手指,指著面前那個人。

  『這……』

  兩個瀧澤?!

  仔細端詳那應該再熟悉不過的面容,除了臉上沒看過的邪氣笑容,這個人完完全全就是瀧澤呀!

  『你是誰?』

  『嘖嘖嘖……你喜歡這種傢伙呀?』

  來人沒有理會翼的疑問,蹲在瀧澤的身邊像看著什麼動物般觀察著。

  『長得好漂亮……上他的滋味不錯吧?』

  『……』

  『疑?難不成你是被上的那一個?!』

  『……』

  『哈哈哈!那你借我抱一下!』

  『放手!』

  翼一把推開那個人靠過來的身體,明明是一樣的身體一樣的氣味,卻讓翼打從心底不舒服。

  『哦,你很愛他嘛……』那人傻笑地搔搔頭,倒是完全沒有惱怒的樣子。

  『……』

  『那……』眼神不像瀧澤的堅定沈毅,那銳利的光芒刺得人渾身不舒服,然而辛辣的言詞才真正令人無從閃避,他湊到了翼的面前,如果這時候翼輕輕呼出一口氣,應該會直接吹動那長睫毛了吧?

  不過很顯然地,翼辦不到。

  『就這樣斷氣了,好嗎?』

  微蹺的嘴角笑出了豔麗的弧度,他饒是有趣地看著心虛而手足無措的翼。

  『因為怕痛吧?還是貪心想休息?』

  『我……』

  『哼哼,像你這樣迷迷糊糊地就放走最後一口氣的人還真不多呢!』

  翼紅了臉,轉身想走。

  『喂,你想去哪裡?』

  聲音倒是不怎麼著急。

  『都變成這樣了,去哪裡都一樣吧?』

  『等一下,我不能讓你亂跑。』

  『為什麼?』翼沒好氣地反問。


  『因為你不應該留在這裡。』


  一瞬間翼明白了。

  那個人說得也沒錯,真的,迷糊到很糟糕的境界呀……


  『你該不會是死神吧?』翼無奈地苦笑:『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

  『我很可憐的,你們這種人老是愛亂跑,說又說不聽。』偏偏頭做出瀧澤面對雜誌鏡頭偶爾會有的裝可愛表情,翼卻一點幽默的感覺也沒有。

  『所以你現在要來帶我走了?』

  『你不走,他更可憐。』自稱死神的男人指指靠在牆邊動也不動的瀧澤:『放他一馬,讓他好好傷心一下吧!』

  『……』

  『你這樣明明死了卻不肯走,裡面躺著的那個心臟還在跳,他會有不正當的期望。』

  不正當的期望。

  翼看著瀧澤,真正的那個,他愛的那個。

  就像被擊垮了,坐在那裡怎樣都站不起來。

  『我覺得……』

  『嗯?你覺得什麼?』死神乾脆坐在瀧澤旁邊,不時玩玩那染得金光閃閃的頭髮,拉拉他的耳朵,瀧澤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覺得少了什麼。』翼無聲地嘆了口氣。

  『少了什麼?』

  『嗯……』翼跟著在瀧澤身邊另一側坐下來:『好像少了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那是當然的呀!哈哈!你連命都丟了呢!』

  翼橫了笑得缺德的死神一眼,後者乖乖閉嘴。

  『瀧澤……』

  那人什麼都沒聽見,日光燈管照射下,皮膚蒼白得嚇人。

  『……少了眼淚吧?』

  『眼淚?』

  『是啊!大哭大鬧!或是昏倒抓狂!』死神聳聳肩:『你知道的吧?那種很傳統的戲碼呀!』

  翼看著瀧澤,散在臂膀的頭髮陰影間,眼珠像寶石般黑黑亮亮的有一點霧,卻連眨也不眨。

  『好可憐的小寶貝,哭不出來。』『瀧澤』輕輕地撫著瀧澤的頭髮,用一種舞台劇般的口吻誇張地說。

  『……』

  『原來你是這麼值得被愛的男人啊?』死神看著無語的翼伸出手:『乾脆點吧?』

  『……』翼動也不動,只是默默地看著身邊的男人,死神倒也很有耐心,笑容滿面地等著。

  過了好半响,翼說話了。

  『如果……不認識就好了。』

  『你說什麼?』

  『如果這一切是必然,真希望他不認識我。』

  死神從鼻孔裡噴著氣也似地不屑的笑著。

  『你以為神能決定的是必然嗎?你錯了。』

  翼不解地抬頭望著站起身的死神。

  『那個沒用的傢伙只能決定偶然。』

  詭異的理論,翼越聽越不懂。

  『至於必然……哼!』戳戳翼的胸口:『是你決定的呀!』

  楞楞地張大眼傻望著眼前一點也不可怕的死神,翼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是你跟他決定的,別推給那個倒楣抽錯籤得去當神的傢伙,懂嗎?』

  死神蕭灑地轉了一圈,動作俐落一如翼一向習慣的舞步,之後卻接了一個好似十幾年前電視上賣藥廣告的怪姿勢:『反正最近我也很閒,怎樣?要不要試試看?』

  『試什麼?』

  『讓他不傷心呀!你剛剛心裡是這樣想的吧?』

  『讓他不傷心?』

  『是啊!出乎意料很簡單呢!』

  『真的嗎?』翼著急地問。

  『是啊!很簡單!只要……』


  『只要讓他不愛你就可以了。』



tbc
--



我承認是看了求婚大作戰才有這篇文的靈感的

是說山下最近似乎又從B罩杯變回美少年囉~(不過坑開了民國幾年才會填我自己也不知道orz)


&瀧澤,你還可以演學生的啦!真的,你演我一定更想看。夫妻不共演的話,父子檔演個學長學弟一定很有看頭CCC^^

不然和丈人來一部如何?來個壽司師傅+蛋糕師傅夢幻共演吧!(心)




這幾天一直過敏加胃痛卻又常常忍不住大吃大喝,今天終於早回家啦!!

像這樣搞得一身是病簡直就像個老婆婆,我現在看起來可以當翼的媽了啦!



不知道會不會瘦哦^^(←作夢= =)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N
  • 其實一邊看求婚,一邊就在想如果是總長來演會是什麼感覺......
    其實只是很想再看總長演連續劇啦~~XDD
    (當然能有部雙主役的更好啦XD)
  • 看這片時我還順便地想到了重返少年時

    其實現在的總長演學生還是ok的呀!!(雖然他自己說不ok= =)

    好想看他演個十集新戲呀……

    神哪~最近每次都一集一集的我看不夠啦!!(小翅膀一起就更棒了!!)

    sleepyblue 於 2007/06/18 23: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