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粉紅有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這篇原本會代替回憶的點點滴滴收錄在TWILIGHT裡
後來覺得感覺抓不到
很難寫下去
於是把早就寫好大綱的文章完成
先收進去了

把這篇篇幅架構變短後
好像寫得完^^0(好不負責任的說法)
坦白說這幾天已經到了一回家腦袋全空的地步
我還真的不敢打保證……

先貼了^^0(我會寫完啦……如果有力氣的話orz)

(以下本文)
--


 

   「我的」瀧澤秀明


  叮咚!

  今井翼聽見門鈴清脆的金屬敲擊聲,把手上的遊樂器手把一拋,顧不得腳上的拖鞋已經在大魔王出現太過緊張時被踢得十萬八千里遠,光著腳衝到對講機旁。

  「是送貨嗎?」

  對講機另一頭一身送貨員打扮的陌生人顯然對客戶難得的熱情感到有些手足無措,結結巴巴地回答。

  「今…今井翼先生包……」

  「裹」字還沒出口,樓下大門已經開了。

  迫不及待地打開大門,電梯到達樓層的聲音響起時,翼已經有點焦慮的在自己的公寓門口來回踱步。

  「今井先生……」

  「包裏嗎?快,快點搬進來!」止不住臉上開心的笑意,翼直接讓送貨員把大得驚人的包裹抬進家裡。雖然這種對他的職業來說太過危險的舉動看在其他人眼裡有點不適當,不過翼也有他的理由,那包裹的大小已經逼近一台冰箱,只不過寬度比較窄一些,用不吉利的比喻法來說,簡直像一口棺木,所幸包裝的材質和設計都充滿了科技感,還不至於讓人有這種誤解,但相對的,不知道是包裝還是內容物的緣故,兩個送貨員扛得氣喘噓噓。

  這是個很有份量的包裹。

  「請您簽收。」

  翼接過簽收用的儀器,在觸控面板上俐落地簽下名字。

  「呃…您不先驗貨嗎?」送貨員目瞪口呆地盯著客戶。這個客戶當然很有名,有名到他的女朋友推掉和他約會也要去聽對方的演唱會,可是再怎麼有名,他所送的貨物售價可是非同小可,幾乎等同於半台小型飛機,而今井先生所住的市區高級公寓,相較於先前他送過貨的客戶,顯然是寒酸許多。

  「十五日內不滿意可以退貨對吧?」翼露出燦爛的笑容問。

  「是沒錯……」以貨品的性質來講,先前所有的客人都立刻打開驗貨。

  應該是說單獨開了之後退掉,帶來的聯想簡直太難爲情了。

  「那就對啦!如果不喜歡,我會退掉的。」翼愛惜地摸了摸那銀色的金屬外殼:「不過我想我不會退。」

  送貨員苦笑著回答:「這麼說雖然不適當,不過我們的退貨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大部份是開了包裝後就受不了衝擊直接退貨,而留下貨品的,也幾乎都在一週內退回。

  「不滿意是因為做得不像吧?」

  翼對著送貨員眨眨右眼:「我保證我的一定像。」

  送貨員只好禮貌地行禮,準備離開,翼送他們到門口。

  「另一個什麼時候送來?」

  「不好意思,因為每個都是手工訂製的,大概要再等個一個月吧?」

  「嗯!我等著唷!」翼向他們揮揮走,目送他們進入電梯。


  關上門,翼將背抵在門上,默默地望著銀色盒子在客廳地板無言地反射光芒。

  他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就像稍微激動就會震壞了什麼似的。


  盒子上有說明書。

  『先拉開保護箱底部的換氣閥,讓混合二氧化碳的氣體進入保護箱中。請注意,一旦保護箱的密閉狀態被破壞,商品的擬真劣化現象也會同時啟動……』

  抽走底部保護開關的壓克力板,翼毫無猶豫地拉下換氣閥。

  盒子發出像游泳圈洩氣般的聲音。

  『一分鐘後即可開啟箱蓋。』

  看著牆上的鐘,翼等著秒針走一圈。

  翼突然想起,那時鐘是瀧澤送的。


  「好俗氣!」

  雖然翼這麼說,瀧澤卻自己爬高,把它釘到牆上去了。

  「這是萬年鐘,不然你每次鬧鐘沒電睡過頭都急急忙忙趕路,遲早有天會出事。」

  「鳥鴉嘴!」

  這樣牆壁會有個洞你知不知道呀!笨蛋!


  一分鐘,翼打開外蓋,一股清涼清新的氣氛衝了出來,翼知道那是高純度的氧氣,小時候演唱會操練過頭挺不住時,總會有前輩把一罐這樣的東西遞給他們,即使知道對身體長久來說並不好,為了能撐下去,他們還是把未成熟的面容埋進那透明的面罩裡。

  翼看見半透明的保鮮外膜。

  早有心理準備,翼的心裡還是感到微微的震動,那外膜之下,有什麼東西就像有生命似地規律起伏。

  那是呼吸。

  『請關閉內附的純氧氣瓶,請注意保固期限將從您關閉氣瓶開始計算。』 

  關閉氣瓶意外的簡單,把開關輕輕一扭,那嘶嘶的噴氣聲嘎然而止。原來剛剛很吵。

  整個室內突然安靜下來,只剩下呼吸聲。急燥不安短促,是翼的呼吸,那沈穩安眠的規律,正封在箱子裡薄薄的外膜中。

  就像雞蛋裡新鮮的殼膜般,翼輕輕一撕,那僅存的障礙便煙消雲散。

  「瀧澤……」

  翼顫抖地倒抽一口氣。

  箱子裡端正地躺著一個人。

  即使知道這不是本人,即使知道只是商品,翼還是無法將這個閉目安眠的…什麼,稱之為一項物品。

  是瀧澤,我的相方,瀧澤秀明。

  就像被冰涼的純氧給結凍了,翼呆然地注視著眼前這個不是他的他。

  過了半响,伸出仍然顫抖的手,翼輕輕地撫上那微涼的臉頰。

  這線條多麼熟悉,手指碰到肌膚的觸感……

  好長的睫毛,好挺的鼻樑,微翹的嘴角……好漂亮……好漂亮……

  就像第一次見面時,映入眼簾的那個人……。

  翼跪坐在木質地板上,陽光灑在亮光漆上,閃閃生輝,卻抵不過這個人的光芒。

  翼輕輕地嘆息。

  真的,太熟悉。


  退貨吧。

  一時間,翼可以體會到為什麼有人一拆封便打了退堂鼓。

  這是一個複製版的瀧澤秀明,然而卻不是個低級仿冒的玩偶。

  當這個複製人張開眼睛,所謂的真實與虛幻的界線恐怕瞬間就會變得模糊。那些帶著玩心的訂購者,多半都想讓已經離去的人回到身邊,也許在打開包裝的一瞬間,發現自己訂製了一個買不到的影子,往日的幽靈活生生地回到生活之中,勉強分離的恐懼一時又會全部重新來過。

  只怕是看一眼,也會讓心口痛上許久,如果是在生活中,如果是如影隨形……那怎麼能教人不發瘋?

  翼沒有這樣的困擾,瀧澤還好好地活著。


  這樣昂貴的玩具,原本翼是玩不起的。

  就是這麼湊巧,這間擬真人科技公司的老闆,正苦惱於退貨率過高的問題,雖然訂價已經高昂到他只要順利買出一具商品,即使一整年都沒有人訂購,也不至於餓死。但不斷的退貨變成公司極大的負擔,他極需要一個形象正面的代言人。

  一開始他找上了堂本光一,名氣大,對新產品的好奇心也眾所週知。

  沒想到光一聽完老闆的簡報,甚至還沒有輪到經紀人開口,就斷然拒絕了。

  「這是個聽起來很棒,實行起來卻絕對不會成功的點子。」光一神祕地笑著。

  「為什麼?」

  「有些事情也許是天生的,但現在的我們看起來像什麼樣子,我覺得是環境造成的。」

  老闆努力地反駁,在商品出產前,他們會先請訂購者在被複製的對象不知情的情況下,引誘他們填寫一份由全世界挑選出一百八十六名著名心理學者共同編修的問卷,題目總共一千五百四十二題,公司會由這些精心設計的題目中分析出目標的心理模型,設計出極為近似的思考模式程式。

  如果複製的目標物已經不在人世,另有一份五百三十題的問卷,分給十名認識目標物的親友填寫,務求能分析出目標的性格原型。

  光一聽了,卻只是笑。

  「有個人可能會很感興趣。」


  翼的確也符合老闆要求的代言人條件,而光一的預言也沒有錯,當老闆提出是否要試用的疑問時,翼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複製瀧澤秀明的大部份外貌並不困難,要求訂製一個瀧澤的貴婦不在少數,當然某些平常看不見找不到資料的部份像不像,那些有錢有閒的太太們也不太可能驗證真正的答案。

  而翼要取得資料的難度當然遠低於貴婦們。某個晚上,翼強忍睡意掙脫已經沈睡的瀧澤的懷抱,對著毫無防備的瀧澤拿起相機拼命按快門。

  不過照片倒是一直沒有交出去。翼考慮了很多,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界線他還是很清楚的。

  數位相機裡轉出來的影像一直留在翼的筆記型電腦裡。


  反正那裡也不算…嗯…應該不算重點啦……


  至於問卷,某個節目採訪前的午後,翼塞給瀧澤。

  「寫完。」

  「什麼?」

  對相方突如其來的要求,瀧澤一頭霧水。

  「心理測驗,寫完它。」

  「翼…你知道我最近很忙。沒什麼時間玩……」

  「你有什麼時候不忙的嗎?」

  瀧澤嘆了一口氣:「我不想再吵架。」

  「那就寫,寫完我保證我們再也不會吵架了。」

  最近瀧澤越來越忙,當然翼也一直在工作著,可是那不一樣。

  瀧澤的越來越忙,是從已經非常忙繼續演變下去的。看著相方日漸削尖的臉部線條,鎂光燈一暗就累到面無表情的臉,粗心如翼也無法不擔心著急,偏偏兩個人一忙起來,口氣就越來越差。

  變成慌慌張張不知道拿對方怎麼辦的兩個人,所有的關心隔著情緒化的言詞,遠遠的根本搞不清楚對方到底懂了沒有。

  話題變得越來越緊張,有時候翼見到瀧澤時發現自己竟然開始不敢說話,而很明顯的,瀧澤也在忍耐著。

  他應該是最了解瀧澤的那個人,他的生存方式,他的價值觀。

  可是時間越久,翼發現了解和認同是兩回事。

  越心疼,越不安,就越是一再地造成傷害。

  兩個人都不是擅於吵架的類型,可是沈默所帶來的孤寂,不是幾個夜晚的擁抱可以彌補。


  翼累了,他承認自己想逃了。

  這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複製瀧澤秀明,他們可以複製他的皮相、他的骨頭、他的血。

  但只有我能複製他的靈魂。

  瀧澤乖乖地填完一千多題的問卷。

  翼甚至要來五百題的那一份,自己也老老實實地寫完。


  不要吵了,不用吵了,我再也不要擔心你了。

  你要怎樣隨便你,我只要能夠愛你就可以了。


  養你也可以。


  翼下定決心,拿起箱子中附加的晶片,照著說明書上所說的去做。

  『晶片放置處與開關在商品的口腔當中,請放置於舌頭底下,並開啟開關……』

  輕輕捏著沈睡著的『瀧澤』的臉,讓他張開嘴唇,翼拿著晶片,咬咬牙……。

  太過擬真的容貌,翼沒辦法用手把晶片塞進他的嘴裡,猶豫片刻,翼心一橫,把晶片放進自己的嘴裡,俯下身去。

  這是一個吻喔!瀧澤。

  我背叛了你,就是這麼輕易。

  吻了另一個你。

  溫暖潮濕的口腔,翼輕輕地頂開舌尖,將晶片送了進去,然後是舌頭交纏,觸動了開關。

  『瀧澤』睜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著眼前一雙靈動的貓眼,先是驚訝,然後是沈醉。

  裸裎的光滑臂膀撫上了翼的肩,盒裝男人撐起了上半身,翼發現他正在回吻自己。

  親吻是本能、纏綿是本能,那麼……愛呢?

  翼輕輕地退開,拉開兩人間的距離,唇與唇之間有了空隙,卻意外聽見那句話。

  「我愛你……翼,我是愛你的,對吧?」

 


  不該意外的,在設定時,翼就要求設定瀧澤愛著自己,這是一種自私,但翼並沒有忘記兩人走了多少的遠路,要重來一次太過累人,翼的年齡已經沒有那樣的氣力了。

  「對。」這樣回答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厚臉皮呢?

 

  

tbc~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amamo
  • 搶頭香(?!) XD

    不知道為什麼看了這篇有點緊張。
    心有點揪緊的感覺…
    期待後續哦:P

    ps.我也想訂做一個翅膀XD
    不過,這樣真的有心酸到orz
    我想就算只是真人大小的人形看板我都會滿意了=///=
  • 我想印成床單……

    (好糟糕的想法^^0)

    真的小翅膀我可能養不起,還是給某位少林功夫高手照顧好了^^0

    sleepyblue 於 2007/05/19 23:07 回覆

  • 菱川 遙
  • 趕快來看新文~~
    喔~~忽然看著看著緊張了起來~~好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喔~~
    嗯...我以前也寫過類似的東西...
    不過棄坑了~~〈毆〉


    在J祭上聊天的很愉快,真的是非常感謝站長大人喔!
    電子郵件即MSN,不嫌棄請收下...
  • 小聖他媽~
  • 我有的時候也希望我家的陳小聖能夠自己走自己跑,不過他這樣讓我抱著也不賴~能夠訂做一個我家的那個歐吉桑嗎?
  • 大美女~要把書給你啦^^什麼時候我們約一約?

    (再去喝豆漿?_?我上次忘了把上上次在九五借的錢給你了^^0)

    sleepyblue 於 2007/05/19 23:22 回覆

  • KANAME
  • 吼ˇˇˇ
    我想看後面啦(蹭)
    加油啊BLUE!!!!
  • 謝謝^^

    我…應該…大概…嗯……

    會寫啦^^0
    (有人看我高興都來不及了,當然會寫囉~)

    sleepyblue 於 2007/05/19 23:25 回覆

  • Niki
  • 前幾天看到HBO播的ISLAND,突然想到如果兩個瀧殿同時來搶283,他會選真的還是假的?
    然後,email奉上
    請在還沒放假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
  • Indigo
  • 好久沒上來了。
    不是很驚訝的發現blue大還是一樣的忙碌,和新的文。
    看完後不知為何有點心痛,
    是為那樣的瀧澤和翼悲傷嗎?
    希望是好結局,
    是吧?
    我果然老了......
  • LAIN
  • 來這裡沒幾次馬上浮出水面了
    這篇的感覺真棒
    不過總覺得有點淡淡的哀傷
    反正就是喜歡啊!!!!(拇指)
    期待完成>////<
  • daintypeony
  • to be continue 吗?? 真得有下一遍吗?要有口齿别忘哦!我是第一次来的,十分这里的文~<3

    如果我有$, 我一定订个翻版泷泽+翻版今井翼,再租个片场去拍真人BL剧~<3把你所有的文都变成事实。
  • eybp
  • 很喜歡樓主的文 不知有不有下集
  • 我也想有下集XD可是現在這麼甜我很難寫沈重的文,加上文思枯竭,我很喜歡這個梗,也想繼續鋪下去,但短期內可能有點難^^"不好意思~~~(我最近應該只出得了短篇,而且悲文不能,因為本尊甜到我悲傷的腦袋無法轉動了^^")

    sleepyblue 於 2011/05/16 2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