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剛拿到學年曆時,翼為瀧拍的這一本比較吸引我。

  我是愛亂想的那種人,總想從畫面找出一些意在言外的祕密而胡思亂想。相較之下,就像寫真裡所插入的語句一樣,瀧澤所企劃283那本就顯得比較難以解讀。我想瀧澤的手法是在陳述他看見這個人的另一面,想讓大家知道他眼中的這個人。

  翼的手法是想告訴瀧澤一些心底話吧?給歌迷看的成份,怎麼好像變成附加項目了^^0

  只能說人性很奇妙,有些事知道應該說出口,卻又總是在道出前一刻顧慮重重。

  因為是帶著期待對方能了解的心情去拍攝,所以反而容易理解也說不定。

  對我來說,很帥的瀧澤一點也不稀奇,那個支持他一路帥到今天的靈魂,才是這個人吸引人的原因吧?他做到了很多超越他的年齡所能承受的事,但從來不引以為苦,反而笑容以對,咬著牙一件件去實現,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性格,讓人很想依靠,卻更想心疼。這種事情在我剛開始對TT著迷時是一點也感覺不到的,隨著時間過去,一點一滴地去看,一些正在發生的事,一些發生過的事。明明一開始,別人怎麼說瀧澤我都無所謂的,不知不覺間,卻開始會覺得不平,會想為他辯駁,會為他覺得不值。

  我想對這一切一切最清楚的人,絕對不是在讀文的讀者或在寫文的J放菜鳥我。

  而是那個從一路風風雨雨,高低起伏的日子開始的那一天,在試演會上遇見瀧澤秀明的今井翼吧!


--


    兩個人一起-MOMENT



  「這樣真的好嗎?你確定不用重拍?」

  編輯不解地看著瀧澤,他手上那一堆排好版的底稿,是翼選出來要放在學年曆寫真集裡的照片。

  「有些真的模糊過頭了,這樣不太好吧?」

  瀧澤瀟灑地笑了笑:「不是說要拍出彼此眼中的相方?這是翼眼中的我,沒什麼不好吧?」

  翻閱著手中的底稿,瀧澤輕輕地嘆了口氣:「真的是一踏糊塗呀…可是……」

  「他很用心地做了呢…」

  我想,我能了解喔!翼。

  你想說的話。


--


  「往前走啦!」

  翼拿著相機跟在後面,按快門的手隨著步伐邊走邊晃。

  「可是你…」瀧澤看著翼搖晃的手,想阻止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要一直回頭看!往前走啦!」

  半小時前,手中拿著拍立得相機,包包裡裝滿了底片,翼就這麼在眾人質疑的眼神中,推著瀧澤出發。

  「打電話給你們之前,不要跟過來。」

  「那誰來打光?兩個人在大街上一起走,支持者圍上來的話該怎麼辦?…」經紀人忙著問:「那相機不太好吧?拍立得的畫質…」

  昨天瀧澤還很認真地開出工作人員和燈光道具外景等需求,為了幫翼拍出一本好寫真,一再要求經紀人作到。

  「夠了夠了,人帥怎麼拍都會很帥的。」

  「可是你們兩個一起…」

  「我們有這麼紅嗎?」

  翼打趣地問瀧澤。

  「可能還是有哦…」

  瀧澤配合著,發揮演技有點不確定地說。

  「那到時我保護你好了。」

  相方都這麼說了,瀧澤只好哈哈大笑,到時誰保護誰還不知道呢?搞不好會搞到上社會新聞也說不定。


  不過這點瀧澤倒是料錯了,路上行人看著兩個偶像在馬路上行跡可疑地玩著類似捉迷藏般的遊戲,反而有種「其中必有詐」的感覺,託之前流行了好一陣子的惡作劇節目的福,拍攝意外地順利。

  「公園,進去吧!」

  「去公園作什麼?」瀧澤好笑地問。

  「什麼都好,進去。」

  苦笑著依了翼,瀧澤走進午後人煙稀少的公園裡。

  「你等一下。」

  翼笑著說,突然跑開。

  「喂!你不是要拍照嗎?」

  「等我一下。」

  該不會是內急吧?瀧澤找了張長椅坐下。冬天的風有點冷,他拉緊長大衣的領子,仰起頭伸了個懶腰。

  好久沒這麼悠閒地坐在公園裡了。中學時常常這麼做吧?

  剛進入傑尼斯,在課後和排練夾縫間的小小空檔,瀧澤會到事務所附近的小公園裡,躲在被滑溜梯遮掩的長椅處解決遲來的午餐。

  時間不多,多半只能隨便吃點東西…

  冬天會覺得很冷,夏天又很熱,卻是混亂日子中短短安靜的片刻。

  「來了。」

  片刻的回想被打斷,翼很快地跑回來,喘著氣在空氣中凝結成純白色的霧。

  「你去哪裡?」

  「拿著。」

  翼把手中的塑膠袋交給瀧澤,一邊彎著腰喘個不停。

  「這是…?」

  「道具。」

  打開包裝看,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包子和一罐罐裝咖啡。

  「翼……」

  「吃掉。」

  「你呢?」

  「我?」翼突然驚醒似地:「對了,你要當我不在才行。聽到了嗎?我不在這裡唷!」

  看著躲回公園邊的翼,強壓住想要噴出笑聲的衝動,瀧澤拿出包子。

  一撕開,香氣撲鼻地散開。

  「啊…好香。」

  白白的包子皮,咬久了有淡淡甜味,裡面是溢著湯汁的肉餡。

  以前好像沒什麼機會仔細品味包子的味道呢…

  總是匆匆忙忙的呀…

  抬起頭,今天不是萬里無雲的日子,但天空一片白色光芒,意外地有另一種廣闊感。

  然後瀧澤注意到公園遠處有幾個穿著制服的學生,遠遠地看著瀧澤,想靠過來又不敢的模樣。

  瞄了瞄躲在一旁的翼,後者竟然示意他打招呼?

  「這可不是臨時演員哪……」

  瀧澤嘆了口氣,希望不會惹上麻煩。

  然後衝著那群學生笑了笑。

  就像獲得首肯似地,他們期期艾艾地走過來。

  「那個…請問…你是……」

  「嗯?」

  「你是瀧澤秀明對吧?」

  瀧澤點點頭,學生們爆出一陣歡呼。

  「是Takki耶!」

  「Takki!」

  瀧澤無奈地望向翼,翼倒是心情很好似地跑出來。

  你這個傢伙,不是要保護我的嗎?

  接收到瀧澤的眼神,翼撇過頭裝作無視。

  「哇!是翼!」

  「天哪!是翼耶!」

  翼笑得開心:「是呀!是呀!是翼唷!」

  「沒有人這樣講的啦!」瀧澤大笑。

  拉著其中兩個學生翼笑著說:「不要理他,你們來一下,我拜託你們一些事。」



  「咦?」

  幾個人發出疑問的聲音。

  「不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



  商量了幾句,翼儼然一副孩子王似地回來。

  「現在又怎麼了?」

  「瀧澤你的新任務來了。」

  「新任務?」

  「陪他們玩。」

  「你說什麼?」

  「玩數隻大冒險,快點!」

  連瀧澤見過這麼多大場面的人都楞了一下:「數隻大冒險?」

  「你不會玩?」

  瀧澤呆然地搖搖頭。

  「我跟你說,就是一開始大家先把手伸出來,然後…」

  翼不管相方整個傻眼的原因是什麼,很認真地開始解釋。

  「可是你要我玩這個……」

  「今天你要聽我的。」

  打斷瀧澤的話,翼蠻不講理地說。

  「好吧!等我拍你那天你就知道完蛋了。」

  背著瀧澤翼吐了吐舌頭。

  你下得了手才怪。

  數隻大冒險不難,大家講定數字,任意伸出幾隻手指頭,最後被點到的手指是誰的,誰就進行大冒險。

  第一個大冒險是到公園門口大叫「我比木村拓哉還帥!」

  這明顯是衝著我來的嘛!瀧澤苦笑著伸出手。這弄不好會得罪人的啊!

  「拜託千萬不要點到我!」

  點著點著,數字越接近,瀧澤居然開始有點緊張興奮的感覺。

  很妙,這明明是小孩子的遊戲。

  第一輪沒點到他,孩子們發出可惜的呼叫聲。

  「再來一次!」

  「對!再來一次!」

  「好吧,」瀧澤伸出手來。

  「萬歲!」

  「那這次叫『我比今井翼還帥!』」瀧澤瞄了一眼慌慌張張直按快門的那個人,那人差點絆了一跤。

  「哈哈哈!好!」


  應該是個無聊的小遊戲才對,可是時間過得好快,一下子就過了一小時。

  其中一個學生看了看手錶:「啊!補習時間到了。」

  「好快…」

  「嗯,是呀…」

  剛剛還緊張兮兮不敢靠近的學生們,這下變得捨不得走了。

  「謝謝你們,我今天玩得很高興。」

  瀧澤由衷地笑開了:「補習別遲到。」

  「嗯!bye~bye~」

  揮揮手向他們告別,瀧澤回頭問翼。

  「你拜託他們做什麼?」

  「陪你玩。」

  「就這樣?」

  「就這樣。走吧!」忘記該讓瀧澤不記得自己存在的,翼拉著瀧澤的手,走出公園。




  想到剛剛玩遊戲時被處罰坐兒童騎乘玩具,翼那個中了頭獎猛拍的模樣,瀧澤就覺得背脊發涼。

  不過他更擔心的是……
  
  「翼,你相機的拿法…」

  「不要一直回頭看啦!」翼沒好氣地說:「啊!等等!」

  「怎麼了?」

  離開公園後翼就指使著瀧澤在很普通的小巷子裡亂走,這突然的指令反倒嚇了他一跳。

  「進去。」

  順著翼的手指方向望去,是間小到不行的煎餅店。

  「進去?」

  「對呀,進去。」

  「我進去幹嘛?」

  「你去煎餅店難道看電影嗎?當然是買東西呀。」

  瀧澤有點不可思議地望著提出奇異要求的相方:「可是我沒有想買…。」

  翼扳起臉:「今天你要聽我的對吧?」

  「好,好。」

  無奈地走進煎餅店,老板娘迎出來,是個中年婦人,親切地微笑著。

  「歡迎光臨,想買些什麼?」

  雖然沒有想買什麼東西,不過天性使然吧?瀧澤蹲在放著各式各樣煎餅的櫃檯前認真地研究起來。

  過了好半天,回頭。

  「翼,你想吃什麼?」

  翼聽了差點跌倒:「選你想吃的嘛!我不在你背後,你當我不在啦!」

  櫃檯裡各式各樣黑亮焦香的煎餅,瀧澤很少嚐到。

  吃煎餅多半是在看電視配熱茶窩在暖被桌裡時的舉動,自從上了國中後瀧澤就很少這麼做了。

  現在的房子裡當然連暖被桌這種東西也沒有了。

  嗯,每一種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

  瀧澤開心地選了幾種,讓老板娘包起來。

  「走吧!」

  回頭叫上翼,瀧澤走出店門。




  要去哪裡呢?

  這樣一個什麼工作都沒有安排的下午。

  漸漸習慣這個情況了,瀧澤的心情也放鬆下來。

  「你還沒吃飯吧?」

  「嗯。」

  一個包子對一個成年男子絕對不夠,瀧澤點點頭。

  翼指指不遠處商店街裡的招牌:「那間店的擔擔麵味道不錯,要嚐嚐看嗎?」

  「好啊。」



  小小的店裡,天花板有點低,店裡很小沒什麼擺飾,傢俱也陳舊。

  翼認真地檢查著所剩下的底片數量,一路上不停地按快門,一包只有十張的拍立得底片消耗得特別快。

  「裝好了,來一張吧!」

  換好今天第N盒底片,翼對瀧澤說。

  瀧澤拉開免洗筷,作了個鬼臉。

  「哈哈哈!」

  Jr時代常常這樣玩,翼忍不住哈哈大笑。

  「出道了,反而比較沒時間一起吃飯了呢…」

  「是啊。」

  翼對著瀧澤的臉,拍了一張又一張。

  「你呀…手一直晃,燈光又不注意,大部份都看不清楚吧?」

  「沒關係啦…」

  「沒關係?」

  淡然地淺笑:「只要看得出來去哪裡,作了什麼,就好。」

  翼一邊按下快門,一邊回答。



  走出麵店外,已經接近傍晚了,風吹來似乎比剛才更冷一些,然而瀧澤似乎可以放得開了。

  「走吧!翼!」

  「哦?你想去哪裡?」

  瀧澤指著斜對面的店面:「你看是水果店耶!」

  已經很習慣在超市裡購物,跑到水果店買水果變成很難得的一件事。

  小小的水果店,散發著特有的甜香味,瀧澤走進去,這裡摸摸那裡看看,拿一了串香蕉。

  「好便宜,比超市還便宜呢!」

  拿起一顆蘋果,瀧澤吸了一鼻子果香,滿足的笑了。

  「好香……」

  這裡的水果不會包保鮮膜。

  翼就像害怕錯過什麼似地,連忙舉起相機,瀧澤忍不住想逗逗他。

  「翼,你看!」

  「看什麼?」

  「IDOL SMILE!」瀧澤回頭正對著鏡頭作了鬼臉。

  「哇!好蠢!」

  「什麼叫好蠢!這是偶像的笑法耶!」

  「可是真的很好笑嘛!我一定要放這張!」

  「別鬧了!會嚇跑歌迷…」

  「才怪,他們會很高興的!」



  走出水果店,翼指著不遠處的建築物。

  「喏!那是最後一站。」

  「有沒有搞錯!那是旅館耶!」

  「預約好了喲!你看,這是鑰匙……」

  翼把開門的磁片卡向瀧澤揮了揮:「走吧!我們去開房間!」



  走入旅館裡,瀧澤忍不住問了:「這樣不會很奇怪嗎?剛剛在街上,現在卻跑到高級旅館裡。」

  翼咧嘴笑了:「我也覺得怪怪的,不過旅館不是我訂的,是編集部訂的,他們怕我們拍到一半你要換衣服。」

  「咦?」

  「贊助廠商當然不會只給你身上這套,總是得拍一下。」

  「呵呵,原來你要交差呀…」

  「我不會拍交差的東西的。」翼看著自己的相方,表情有些認真:「來這裡也不錯,算是意外的收獲吧。」

  「是嗎?不是逞強吧?」

  「不是,」翼開始換底片:「我在拍很重要的東西呢!」



  也許拍得好不好真的不是那麼重要,這樣一個下午,瀧澤玩得很開心。

  看得出來,翼也興高采烈的。

  這樣就夠了吧…



  利用場景,衣服換了換,拍了幾張。工作人員也來會合了。

  「好吧!然後要做什麼?」瀧澤輕鬆地問。

  「平常在旅館做什麼,就做什麼囉?」

  瀧澤開始寬衣,脫掉上衣,換上浴袍。

  「你應該知道我會幹嘛的,你確定?」

  翼點點頭:「都可以。」

  笑了笑,瀧澤開心地撲上床去:「啊…好舒服……」

  最近趕拍特別劇,加上演唱會的千頭萬緒,好累。

  回頭看著翼:「真的沒關係?」

  翼笑得很燦爛:「沒問題啦!」他已經知道瀧澤想做什麼了。

  把臉埋進棉被堆裡,瀧澤滿足地閉上眼睛。

  「呵呵,辛苦你了。」

  湊近瀧澤的睡臉,翼輕輕地拍下最後兩張照片。



  甚至不到一分鐘就睡著了呢!

  真的累了吧?

  「好好休息吧!」



--


  「別叫醒他。」

  晚上的通告是八點,這之前讓他好好地睡吧!

  翼把一整天的照片都拿出來,坐在旅館的梳妝檯前,一張張地分開,挑了起來。

  「翼君?你現在就挑?」

  編輯很意外地問:「不等瀧澤嗎?」

  神祕地笑了笑:「不要。」

  「你不要?」編輯驚訝不已。

  她隨手翻了幾張,有些未免太模糊了。

  「應該是說不可以吧……」翼聳聳肩。



--


  我看得到的瀧澤秀明,別人看得到嗎?

  自然地對人微笑,自然地照顧人的那個傢伙。

  即使是那麼的閃亮,卻是個普通人呢!

  高興的時候會笑,生氣時會垮著臉。

  累的時候,偶爾也會彎腰駝背。

  發現新鮮的事時會興奮。

  遇到難過的事時,一臉悲傷的表情。

  生病時會痛。

  害怕時會臉色發青。


  沒有人發現吧?眾人眼中的超級巨星,其實是個普通人。


  那些光彩四射的照片,就交給雜誌社拍吧!

  我認識的瀧澤秀明,是個普通人。

  認真的普通人。

  認真地、努力地過每一天的普通人。


  所以,休息一下,好嗎?

  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天開始,就是個不能停下來休息的人呢!瀧澤秀明。

  當然一開始我也是有些嫉妒的。

  為什麼你總是能做到我們做不到的事呢?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才知道那是花了多少代價換來的。

  那絕不是外貌姣好就能達到的境界呀……


  以往總是在練習結束時看著你急急忙忙地跑通告。

  在一起以後,也幾乎全年無休呢!

  我還記得,剛認識那時候,好幾個下午,你一個人匆匆忙忙地躲進公園裡狼吞虎嚥搶時間的模樣。



  好糟糕的一個人哪。




  我想,把你錯過的一切還給你。

  一個悠閒的午后時光。

  花一點時間,不是因為節目攝影,單純為了快樂而遊戲。

  花一點時間,挑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為了高興才吃,而不是為了填飽肚子。

  花一點時間,等一碗麵,開開心心地扯開筷子。

  花一點時間,去體會水果的香味,那一瞬間小小的幸福。



  然後,給自己一點時間。

  好好的休息吧!



  這樣你才有力氣,和我一起走下去,不是嗎?




  翼把挑好的照片放在一邊,找出旅館的便條紙,支著頭,不甚通順地寫了起來。

  『不論什麼時候,如果你看到這本書能有一些感觸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呃啊…慘了…

  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寫呢……



  翼撥撥頭髮,看著身旁相方的睡臉。


  想說的話像山一樣高,但其實,好像也不用寫那麼多呢……


  一路一起走來的這個人哪……






  翼笑著提起筆。

  『ありがとう…今井翼』





FIN
 
--


  在預期我會喜歡TT下去的這段時間裡,我想我一定還是比較喜歡翼,但就在喜歡上今井翼之後,我發現自己絕對沒辦法討厭這個叫瀧澤秀明的人了。透過了翼,我才了解到他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個眾星拱月世紀末美少年,而是個總是努力得出人意料,溫柔得讓人驚訝不已的新世紀美青年。

  雖然好像老是在吐嘈相方,但仔細去聽,每一次每一次,翼總是不會忘記提到瀧澤的好,即使總是用鬧性子也似的方法去說^^0

  作為相方,翼是真心地喜歡這個人吧!

  前陣子有個勉強算得上朋友的龜放老是跟我提瀧澤鼻子的事,我知道她是太少聊KAME了,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跟我說龜打棒球的事情。

  其實那時我好想告訴她,不要再一直跟我講擔心瀧澤長相的事了,雖然瀧澤受傷令人心疼,但我並不那麼擔心這件事對他事業的影響。

  因為這個人不是帥在鼻子上。

  長相和瘋狂粉絲一樣,都是很暫時的東西。時間久了,也許長相會變,但有本事的人,能讓FANS看到比長相更多的東西。

  我覺得他是有本事的人,超過長相的東西已經太多,讓大家看見長相背後,支持他走下去的東西,總有一天,長相對他來說會一點也不重要。

  這樣的人老天會疼愛的,就像ONE故事裡的坎坷一樣,會有那天鎂光燈打下來,變成一段令人感動的故事,屆時回頭看,一定會讓人露出滿足的微笑的。



  我就先祈禱那時你能跟翼肩並肩,一起露出笑容,好嗎?瀧殿。

  翼說過了,「現在才剛開始!」你們的故事才剛揭開序幕呢!

  就從我們一致覺得會賣一百萬的打咩開始吧^^!


PS我知道撲上床那段會給人一些期待…不過那時到底發生什麼事,就請大家自行想像吧^^0不過在旅館是確定有工作人員了…= =我會期待的事還是先不要發生比較好^^0

PS2我可以感受到想寫得很多卻寫不出來的痛苦了,雖然這一本起來充滿感情,寫出來卻變成流水帳一本,我好像變成為了寫前言和後記才寫了文章一樣啊……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dchild
  • 大家都已經被瀧澤帥習慣了啦(笑)
    所以他吸引人的部分我覺得是除了外表之外的東西
    是哪部分我也說不太出來...不過我知道我喜歡瀧澤秀明這個人

    感覺他們學年曆的互拍部分是想呈現給歌迷看相方不同的一面
    (再順便炫燿自己跟對方距離有多近 哼哼)
    總之他們成功了~
    這次的學年曆除了大家很有感觸外,眼睛也好痛...

    我在無名只有浮過一次~笑XD
  • sleepyblue
  • 我記得你浮過耶^^

    歡迎再浮呀~~


    是說這兩個人閃死人了
    學年曆的部份更是擺明了狠閃
    尤其是後記的部份

    有時我會想
    以前我怎麼會害怕他們拆夥
    最近有時真的會被他們甜到整個傻眼的地步呀~~

    而且有慢慢醒過來知道要來搶我們的跡象了

    (以前他們真的對歌迷太客氣了啦~一直想對他們說:求求你們來搶我吧^^0)
  • sandy
  • 你好~打擾了^^
    很喜歡站長寫文的手法,淡淡的很平常生活,takki我也是透過翼才開始去注意TAKKI,只能說TAKKI的帥不是只有臉而已
    不知道自己想說的話站長看得懂嗎??(笑)
  • 我應該有看懂^^

    感謝你的留言唷^______^

    sleepyblue 於 2010/04/10 22: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