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學年曆很棒。

  我萌TT的時間很短,不足以對他們以前的學年曆品頭論足,不過我很喜歡他們相視而笑的感覺,也喜歡瀧殿兩個人出去玩總是自己拿東西的吐嘈,更喜歡第一次看到有人打撞球是瞄黃球還兩個都很認真的那種爆笑感。

  不過看到附錄的兩本寫真,我很感動,也許這兩本寫真裡的兩人沒有學年曆裡的帥,一本裡面某人完全不會笑,另一本很明顯有人不太會拍照。

  但真的很棒,真的很感動,真的覺得……

  「喜歡T&T真是太好了!」

  「這兩個人能一起出道真是太好了!」

  這篇不知道算不算同人文,僅僅是個人感想的延伸而已。

  但就因為是開滿花的個人感想,充滿了我個人粉紅化的噫測和幻想,所以不了解J禁意義,不能接受及LOVE LOVE不適者,就請不要點進來吧!


--


  我想,瀧澤秀明一定很喜歡今井翼。

  不知道是不是對情人那種粉紅的喜歡,但我知道他喜歡這個人。

  因為,看了ⅡⅧⅢ,我知道,他一直很認真地看著一路一起走來的,今井翼。


--


  三更半夜,瀧澤秀明在電腦螢幕前伸了伸懶腰,抬頭對上時鐘,正好是午夜三點。

  這正是那傢伙的就寢時間吧?

  我卻還得在這裡修「他的」照片。

  雖然是自願的工作,還真是讓人不甘心呢!

  哼!把他叫起來!

  瀧澤拿起手機,按了熱鍵,卻在接聽鈴聲響起前馬上按下OFF。


  他最近很忙吧?接下來馬上又要巡迴演唱了,還是讓他休息吧!

  希望他那頭鈴聲沒響。


  才放下手機,GET DOWN的音樂聲流洩出來。

  啊…還是吵醒他了?

  「喂?」瀧澤接起手機。

  「你變得這麼窮啊?」

  「啊?」

  翼劈頭就問,反而讓瀧澤呆了兩秒。

  「這種響一聲就掛掉的遊戲不是高中生玩的嗎?」

  「我在想會不會吵醒你。」

  「這種事不是應該在撥電話前想好的嗎?」

  「嘿嘿…對不起啦…吵到你了?」

  「沒有,我卡關了。」翼的聲音悶悶的。

  這麼多年了,還是沒有變,翼是一個情緒起伏容易閱讀的人。

  「快巡迴了,你不調作息,還半夜打電動?」

  「卡很久了,想快點解決,不然我睡不著。」

  「在玩什麼?」

  「九十九夜。」

  「你買新主機?」

  「對呀。」

  「我也想玩。」

  「那就來呀!」

  想炫耀吧?瀧澤聽出翼的聲音明顯地振奮起來。

  「我想去,可是照片還沒修完…」

  「修照片?」

  「你的照片啦!」

  「哦~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要好好修的意思呀!記得,要弄得很帥啊!」

  「唉…很難弄呀…」

  翼狐疑地問:「你嫌標的物不夠帥?」

  「是有一點。」

  「好…你等著。」

  「我等著?」

  「對啦!不要睡,認真修。」

  「那你呢?」

  「我要掛電話。」

  「咦?那你是叫我等什麼?」

  嘟…嘟…


  居然就這樣掛電話了?!

  瀧澤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大笑。看著電腦螢幕上的照片,只能嘆氣。

  拍照那天早上,瀧澤告訴翼不准笑。

  「咦?為什麼不能笑?」

  「不是說好了嗎?這次拍照兩個人一定要聽對方的話。」

  「所以我沒有說要笑只問你為什麼嘛…」

  「因為你笑只有我能看。」

  「噁心死了……你敷衍我!」翼的反應慢了半拍。

  「對呀!我在敷衍你唷!」

  「……」

  「如何?」瀧澤拉開了大大的笑容問。

  「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麼。」翼有點無奈地苦笑。


  為什麼叫翼不要笑,瀧澤自己也說不上來。這次的主題是叫他們拍出彼此眼中的相方,但即使找好場地,也安排好拍攝內容,瀧澤對自己想拍什麼,也一直覺得很模糊。

  在自己心裡,翼是一個不笑的人嗎?


  剛認識的時候,翼真的是不怎麼笑的人。

  練習時很認真,所以不會嘻皮笑臉的。

  休息時又很怕生,常常看他窩在一邊放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上節目時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怎麼回事,總是忘了搶鏡頭,在人群邊邊垮著一張臉。

  那時真是打從心裡覺得這是個很難搞定的傢伙呀!


  漸漸地就不說話了。


  隨著時間過去,瀧澤發現翼是會笑的。

  也許終於習慣了這樣的工作,開始面對鏡頭展開笑顏。

  發現了吧?那無邪的笑容威力十足。

  私下練習時,翼也開始和一些同儕聊天,那不時綻開的笑容,卻不是對著自己。


  從來沒有和翼衝突過,實際上也很難想像和他吵架的樣子,只是不知不覺眾人總是拿兩人來比較,於是見面時也無話可說,很快地,就變成互相無視的狀態了。

  兩個人都很努力,只是努力的方式不一樣。

  沒有吵架,只是互相無視。

  然而表面上的無視,卻無法讓瀧澤不注意他的一舉一動,那時與其說是喜歡,還不如說是少年倔強不服輸的心情作祟吧?

  雖然從來沒輸過,卻又總覺得沒贏過。


  即使後來兩人一起攜手在舞台上演出,剛開始時翼也是小心翼翼沒有笑容的。

  說起來也許自己叫翼不要笑,是因為潛意識中不對自己笑的翼其實佔了很大一部份吧?


  突然間門口對講機響了,瀧澤嚇了一跳,走到門口按下通話鈕。

  「翼?!」

  「嚇到了?我忘了帶別墅鑰匙,幫我開門吧?」

  「咦?現在快四點了…你…」

  「我不是叫你等著嗎?」

  瀧澤開了門,過沒兩分鐘,翼已經站在客廳裡。

  「這是什麼?」瀧澤指著翼的大揹包問。

  「你不是想玩玩看嗎?」翼吐吐舌頭。

  「主機?」

  「嗯。」

  「可是我在修照片。」

  「照片呀…」翼失笑出聲:「有這麼難嗎?我看看。」

  瀧澤用另一台筆電把放照片的資料夾叫出來,按下自動播放。

  「嗯…」一邊看著照片,翼若有其事地點頭,瀧澤看著他不懂裝懂的側臉,強忍住想要大笑的衝動。

  「如何?」

  「拍得很好呀!你在煩惱什麼?」翼不解地問。

  「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在海邊的翼,晴朗的無垠藍天下迎風展開雙手,白色襯衫飄揚的瞬間,就像他真正擁有了翅膀。

  「這已經超過雜誌照的水準了,你不要想太多。」翼對瀧展開笑顏:「拍得很帥,我很滿意。」

  沈吟了片刻:「可是,題目是拍出眼中的相方不是嗎?」

  邊說,瀧澤攤了攤手:「我覺得這不是你。」

  「喔…那,我是怎樣的人呢?」

  翼看著照片,偏著頭問。

  「說來慚愧,其實我到現在還想不出來。」

  實在忍不住,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拍你前也是想破頭。」

  「真的嗎?」

  「真的啦!覺得自己應該很了解你,可是真的要問我你是什麼樣的人,除了『就是瀧澤秀明那樣的人』之外,我還真想不出什麼答案來呢!」

  「所以…」

  「所以?」聳了聳肩,翼沒好氣地說:「有什麼好所以的,來玩吧!」

  沒等瀧澤答話,翼已經打開揹包,自顧自在電視機前忙了起來,手腳俐落地把遊樂器裝好。

  「來玩吧!」



--



  瀧澤醒來時天已經亮了,一口氣坐起來,身上蓋著的外套順勢滑落。

  啊…全身酸痛。

  從沙發上爬起來,原來,昨晚玩著玩著睡著了呀?

  翼呢?

  低頭一看,在地板上睡到縮成一團,手裡還抱著控制器不放。

  試著拍拍他:「翼,去我房間床上睡。」

  「嗯…」

  雖然是答應了,卻翻了個身又睡。

  「你喲……」

  瀧澤嘆了口氣,把外套蓋在他身上。

  咦?外套?

  這是翼的外套呢……

  抬頭看看電視螢幕,大大的一個FIN……

  「全破了呀……」


  以前曾經有一度,瀧澤覺得翼是個過份脆弱的人。

  很容易落淚,也很容易逃避。

  應該是個不會貫徹自己意志的人。

  實情卻是他一路撐過來了,而且總是在讓人猜不透的地方很頑固地堅持。

  比如說跳舞、比如說打電動……


  翼是什麼樣的人呢?

  看著他全然放鬆的睡臉,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變得對瀧澤毫無防備,一開始瀧澤覺得這人總是依賴著自己,卻在不知不覺間發現,其實是自己一直依賴著翼這份毫不保留的信賴。

  無論如何,都會陪在我身邊吧?

  沒有理由,就是有這種把握。尤其,當翼對自己綻開笑容的那一瞬間。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瀧澤喃喃地自言自語。

  照片,好像知道該怎麼弄了。

  外套大概不夠,瀧澤搬來棉被蓋在翼的身上,打電話跟經紀人確認了他今天上午沒有行程。

  坐在電腦前,螢幕上的翼望著遠方。

  瀧澤淺淺地微笑了。


--


  一開始,是在黑暗中,淡淡地發光的那個人。

  不引人注目,卻又讓人無法轉開視線。



  翼有一張略帶稚氣的臉,卻有一雙屬於成人的,粗糙的手。

  那是努力過的手。


  翼是個矛盾的人。

  看起來像夜晚安靜,但私底下卻是熱鬧的大白天。

  看起來像天空般自由,卻是一片善於包容的海洋。


  翼有點任性。

  明明是個浪漫的人,卻又老是想裝成酷酷的模樣。

  其實黑白分明的外表底下,藏著不知道怎麼表達的熱情。


  翼喜歡看著很遠的地方。

  以為他在發呆,卻是想得太遠。

  以為他在沈思時,卻又常常什麼都沒有在想。


  濛濛朧朧間,不笑的翼看起來,表情有點寂寞。


  把白天變成夜晚,把海洋和天空交換,讓他收起笑容。

  冰冷的鋼鐵和生機盎然的草地,石礫地上閃閃發亮的十字架。

  冷冷的表情浸泡在溫暖的黃色光輝裡。

  黑白的世界裡,面無表情的翼,手中握著鮮紅玫瑰。


  不懂的人可能永遠都搞不懂。

  看起來有點複雜的今井翼,其實就像玻璃水杯一般的透明。

  那些可愛的矛盾之處,那些令人發笑的逞強,還有藏在心中,不知道怎麼表現的溫暖。


  最後,我終於看見了。

  黑暗之中翼的臉。



  望著客廳地板上睡到流出口水來的相方,瀧澤暖暖地笑開了。

  好好睡吧,我長不大的相方。


--

  距離翼慘叫著沒有把遊戲存檔從瀧澤秀明家的地板上跳起來,還有三個小時吧……



FIN~



--



我想,瀧澤秀明是喜歡今井翼這個人的

剛開始我總覺得翼的那本拍得比較好
可是慢慢地從照片的處理中
好像看得到某些沒有說出來的話

我想瀧澤不是單純地想展示自己拍攝照片的技巧吧…

畫面總是冷冷的,然而拍的卻都是一些像徵熱情、堅強的東西
然後讓翼回到溫暖的黃色光線中
然後是黑白的翼,手執鮮豔的玫瑰
最後是沙礫中,閃閃發亮的鑽石項鍊

也許他想說的,是眼中的翼的兩面性也說不定

當然,這也可能只是我個人的妄想而已啦!(笑)

打咩的封面讓瀧澤來處理好嗎?
他比2U4U的那個後製強上太多了啊!


(本來想連另一篇也寫的,這篇卻不知不覺寫得太長,下篇找時間再說吧^^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紫魂
  • 喔……<br />
    話說我在看283本的時候,的確只是很單純的覺得很漂亮並<br />
    沒有想什麼:P<br />
    所以看了Blue的這篇文章,真的突然覺得思緒一下子運轉起<br />
    來…<br />
    這兩本寫真書看下來,截然不同的感覺<br />
    翼拍的很直接很令人覺得親切可喜,瀧澤拍的雖然很有視覺<br />
    上的美,可是翅膀的表情卻像拍雜誌一樣冷冰冰<br />
    我也曾經很納悶的…<br />
    不過看到翼向著大海張開手、在昏黃燈光的教堂中,卻有一<br />
    種微妙的和諧感<br />
    很難說出來的感覺呢……<br />
    看到這篇,忽然有一種釋然的感覺~~^^<br />
    <br />
    >>他比2U4U的那個後製強上太多了啊!<br />
    十萬個同意T^T<br />
    瀧澤你來做好了!!!!!
  • 易
  • 唉唷我都還沒看(忘了去訂學年曆的人)<br />
    看了文後好想看喔Q_Q<br />
    半夜2點是要去哪裡生學年曆=3=<br />
    <br />
    真羨慕大頭有生的、活蹦亂跳的可以抱(喂)
  • glico
  • 一張照片可以說一千個字<br />
    一千個人可以說一千種故事<br />
    我喜歡<br />
    Blue的看法 <br />
    好深刻 ^^<br />
    我要回家搭配283本看blue的文字 滾<br />
  • chiaoli
  • 啊~~~不要再說了啦>"<<br />
    我今年真的要買三本學年曆了啦(大泣)!!
  • awu
  • blue大...<br />
    看了你這篇 尤其是這段<br />
    『一開始,是在黑暗中,淡淡地發光的那個人。......』<br />
    我真的感動得好想哭<br />
    <br />
    blue把我感覺到但說不出所以然的東西<br />
    都說出來 打到我心坎裡了......<br />
    <br />
    能喜歡這兩個人 真的很好呢~
  • 小聖他媽...
  • 加油~<br />
    我覺得你快不用再復建了...<br />
    那我啥時可以快不用再送便當了呢?<br />
    <br />
    嗯...<br />
    壞消息...<br />
    我今年的演唱會的票...<br />
    一張都沒有中,<br />
    滿難過的...<br />
  • Indigoimai
  • 一開始看283本的時候,老實說,有點失望。<br />
    「不是說自己眼中的對方嗎?怎麼瀧澤拍出來的翼跟雜誌沒<br />
    兩樣,難道他沒有私底下的樣子嗎......」<br />
    在看了大大的文後,<br />
    有些頭緒了(?)吧。<br />
    翼的瀧澤就好理解多了,<br />
    他之前好像就一直很想做那種主題說......
  • Indigoimai
  • 對了,
    283本裡翼戴的十字架瀧澤也有戴過喔!
    就是在上一本學年曆的DM裡。
    換了新家,
    喬遷之喜(?)喔。
    就這樣(揮手)。
  • sleepyblue
  • TO 紫魂

    瀧澤拍出來的那本技術力真的超強
    開婚紗寫真店絕對沒問題
    拍得還比某些雜誌好呢!

    不過這篇文章最終還是我個人的妄想
    也許瀧澤在裡面放了更深的感情我沒看到也說不定哦^_____^

    拜託瀧殿你行行好
    要是年中真的出精選
    求你自己搞封面吧!!

    TO glico

    我有看到你寫那篇關於本的同人呢~
    寫得很好
    我看了之後
    也忍不住拿了學年曆出來再啃了一遍呀…

    TO 小樵

    買吧~買吧~

    真的很值得
    雖然外觀感覺小了些
    但裡面三本份量都很足
    而且閃光閃死人
    有好幾張都又甜又帥到破表…

    像夫妻牽著孩子等巴士,老公拿東西
    或是小倆口甜甜蜜蜜地下廚,老婆做飯老公切菜
    還有傳說中敗了十六支護脣膏的週末家庭購物(就算是護脣膏,吃太多也不好滴~瀧殿…)←主詞怪怪的?_?
    拉噗拉噗地在夜空下共飲美酒…
    (以上評語混合個人妄想…但圖可是真的有^^0)

    寫真裡還有翼拍瀧殿在床上滾來滾去(天地良心,這句我一點粉也沒有下)
    瀧殿則拍了海邊展翅的小翼…

    總之,我是在推銷沒錯啦^^

    就當美術館的名畫集那樣敗下去也行~很有收藏價值滴!(怪比喻^^0)

    買吧~買吧~~


    TO awu

    好久不見~PTT上小板主辛苦了^^
    最近很少在MSN上遇到呢~

    其實看完這本學年曆
    加上兩人最近的表現
    真的令人覺得喜歡TT真是太好了啊~~

    TO 小聖他媽

    我幫你一起祈禱你老公他們開大場吧…
    (還有我MSN更新後丟出去訊息大家都收不到,明早我再去公司試一試吧= =)

    你倫敦回來後我CALL你好了,我們去吃甜不辣~"~

    TO Indigoimai

    文裡的內容只是我的妄想啦^^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
    瀧殿真的超級認真地處理翼的那一本
    不管是策畫和內容都很精緻嚴謹

    這剛好可以看到兩個人不同的面相吧^^
    表現關愛(我是指友愛唷^^粉的就大家自己想像吧!)的方式完全不同
    但努力處理照片的瀧
    和硬是拍了上千張照片的翼
    都是很認真地想讓大家看到自己珍惜的相方吧!

    還有~

    那個十字架的八卦我喜歡^^

    第二個定情物嗎?_?
    (不知道原來的那個項鍊最後翼有沒有失而復得呢^^?)
  • tsubasa330
  • Blue大大,看了你的文後,有種莫名的感動,之前看瀧翼文會專注某些部分(我是色胚),可是看了你的文才發現,只是那種很簡單的喜歡。
    當初在看學年曆的時候,也沒有想那麼多,所以看瀧澤拍照片‧‧‧有點看不懂。
    這篇文,就像是註解一樣。
    請繼續為我們寫出這樣的好文,謝謝。
      
    看起來像夜晚安靜,但私底下卻是熱鬧的大白天。

      看起來像天空般自由,卻是一片善於包容的海洋


    很喜歡這兩句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