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翼翔(翼翔唷^^會被雷飛的千萬別點進來),短篇,粉紅有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文名是這首歌,因為朋友看過後覺得沒聽過歌會有點淡
所以還是放上來了
其實有看ms sp的人應該都有聽過
是seamo的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



    他日再相逢



  越看著你,就越覺得你的好。

  在車陣中,翼看著瀧澤專注於路況的側臉,在心中無聲的說。

  逆光有些陰暗的剪影,瀧澤的鼻樑、瀧澤的下巴,那種特有熟悉的角度。

  隱約看得見那含笑的微蹺嘴角。

  眼睫長得像扇子。


  不過翼最喜歡的,是那雙眼睛綻放的光芒。

  有點強硬,卻有更多的柔和。

  如果眼神說明一個人的本性,也許是有點堅毅的柔情吧……。

  令人心疼的,堅強和溫柔。



  這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告訴當事人,當事人太體貼或太臭屁時都不行。

  如果兩者兼具就更不可以了。

  「幹嘛?我臉上有東西?」

  翼聞聲竊笑。

  「喂…今井先生。」

  「呵呵,沒什麼啦。」翼失笑出聲。

  「為什麼你開車卻是我在看路?小心點啦!」

  「啊!」

  「啊?」

  「我忘記了……。」翼不小心把心裡面的說出口。

  「你忘記了?!」

  「平常都是你在開,我一時不習慣嘛。」

  「拜託你一定要習慣,我們兩個掛了你要經紀人上台開演唱會嗎?」

  明明正在被指責,翼卻忍俊不住,他不小心想像那個畫面,經紀人頂著中年特有的「一整塊腹肌」,裸上身穿著自己設計的有點緊身的低腰牛仔褲,在瀧澤設計的超豪華舞台上載歌載舞地唱HO!SUMMER!

  瀧澤一臉快要脫力的表情:「天哪…我拜託你不要想像那個畫面……啊……」

  「哈哈哈!來不及了吧!」

  「哈哈哈!」

  要別人別想,自己卻跟著想,這個人平常明明一臉認真的模樣,私下總有些意外的脫線。

  這一面,只有我看得到呢!

  「呵呵!」

  「哈哈!看路啦…」

  翼一邊笑,一邊把目光轉回路面,似乎不遠處有事故,整條路塞得滿滿的。

  「你知道嗎?」

  瀧澤好像知道翼想轉移話題,只含糊地哼了一聲當做回應。

  「網路新聞說呀…Micorosoft的工程師,同團隊的人不可以全部搭同一架飛機。」

  「咦?為什麼?」

  「因為全團都在飛機上,飛機掉下來全死光了,程式碼就沒有人看得懂了呀!」

  「……。」

  「咦?不好笑嗎?」

  「如果這是轉移話題的話還滿失敗的。」

  「真的嗎?」

  翼很認真地看著瀧澤問。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看路啦!」

  硬是把翼的臉轉向路面,剛好車陣開始有點緩緩移動的跡象。

  「嗯,好在還會動。」

  「迴光返照。」

  果然,移動了一小段路,再度動彈不得。

  不能看著瀧澤,看車窗外總行吧?

  翼向人行道望去,沈默了。

  原宿的街道,翼曾經很熟悉。


  那時還沒有辦法開車,翼和那個人練習過後總是快步走過這條街道,到距離事務所一站距離外的下一站去撘車。

  沒什麼理由,只因為原宿的街道很熱鬧,而今井翼和櫻井翔很年輕。

  太年輕。

  嗯,就是這麼單純。


  這算精神出軌嗎?

  身旁坐著瀧澤呢!

  這麼棒的一個人。

  翼看看瀧澤,他也望著車窗外,若有所思。

  即使一點點也不行,不可以傷害這個人。翼知道,瀧澤不是那麼堅強的人,他只是試著不再傷害任何人。

  一直沒有做錯事,卻很奇怪地一直承受著指責的眼光,只因為瀧澤知道忍耐著承受下來,才能讓一切持續下去。

  這是個很奇怪的世界,不做錯事,不代表事情不會出錯,照著規矩來,不代表不會遭受懲罰。

  把想要的東西弄到手了才四處嚷嚷著嫌棄,叫著我沒做錯事罰別人不應該罰我的傢伙們,多半都是些不成熟的小鬼。

  自己和瀧澤不早就是成年人了嗎?

  瀧澤承擔了多少事情?

  最清楚的人,不就是自己嗎?


  試著轉移氣氛,翼開了廣播。



  今まで見た事ない 泣き顔を見て

  至今從未看過 你哭泣的臉

  僕は君の手を 握ってた

  我握緊你的手

  この手を離せば もう逢えないよ

  只要放開你的手 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君と笑顔で別れたいから言う

  想要笑著與你告別 我只好說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會再相見吧 會再見的吧……




  那是最後一天了,前晚翼撥了電話給翔。

  「明天,會去事務所吧?」

  「嗯,有些簽約的細節還沒談好,要補充商量一下。你要練舞?」

  「當然,那明天一起回去吧?」

  翔猶豫了。

  「翔……」

  感覺到了,自己在逼迫著他。

  「嗯,我知道了,我們明天下午老時間、老地方見。」

  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長久以來的默契吧?翼聽出翔聲音裡的動搖。

  翔是個體貼的人,所以不會說出那種「你乾脆在電話裡說個清楚吧!」之類的話。

  因為顧及了翼的心情,這種不露痕跡的溫柔。

  這一點,翔總是做得很好,做得太好。

  傷害他似乎就變成比較容易的事了。

  掛下電話,翼將臉埋進雙手中。


  あの時の2人輝いてた この恋は永遠と思ってた

  曾以為那時在彼此間閃耀的戀情就是永遠

  僕のとなりには君がもういない 君のとなりには僕はもう...

  如今我的身邊已沒有你 你的身邊也已經不是我


  原本以為會是個下雨的日子的,卻出乎意料的是個讓人覺得過度爽朗的大晴天。

  翼坐在事務所附近巷子裡的秋千上晃著。

  年紀越大,盪秋千就越來越是件白費力氣的事。

  那不是因為秋千壞了或變得不有趣。

  而是自己的腿變長了。

  腿越長,就得舉得越高。

  單純的樂趣,越來越辛苦,越來,越不容易……

  翼從公園樹叢掩映間看見翔遠遠跑來,卻在公園邊猶豫了。


  不想讓對方等,卻也不想走過來。


  翼能了解這種心情,因為十分鐘前,當翼準時到達公園時,也做了一模一樣的事。

  見了面,儀式就開始了。

  而開始了,就結束了。



  君の前では強く優しく 頼られたかったよ まさしく

  想在你的面前顯得堅強而溫柔,想要看起來值得依賴

  負けず嫌い 強がる芝居 最後の最後も素直になれない

  不服輸 只好逞強地演著戲 直到最後也難以坦率

  あなたの言葉に涙し あなたを言葉で励まし

  因為你的話而流淚 也被你的話鼓勵著

  言葉の魔法はもうすぐ いい思い出となって消え去る

  只是這些言語的的魔法 也將化做美好的回憶散去



  「翼!」

  還是,那麼溫柔的笑臉。

  翼知道自己笑起來是好看的,但翔的笑容有著不同的溫度,翼覺得那是一種從胸口掏出來的,全部塞進你心口的笑。

  大概是因為如此心口隱隱地有些作痛。

  「走吧!」

  在思考之前,翼下意識地握住了翔的手,發現這件事是因為翔輕輕地顫抖了一下。

  「嗯,走吧。」

  翔抿抿唇對翼點了頭。

  熟悉的街道,下午四點,還不是原宿最擁擠的時候。

  兩人無言地穿越人群,向車站走去。

  下午四點,翼還記得那時看了手錶。

  大概一個小時吧,平常走這段路。

  下午五點,已經預告了截止時間。

  這段戀情的截止時間。

  這是這場戀愛的最後一個小時。



  そして傷つけた事は謝らない

  然後不會為了傷害的事而道歉

  でもありがとう これ以上は言えない

  但謝謝你 除此之外難以言喻

  目的地なんてなかった たどり着いたの あなたの優しさ

  沒有終點 最後抵達的 是你的溫柔



  經過常常光顧的可麗餅店,翼多望了一眼,翔停下腳步。

  「去買吧!外帶,配杯咖啡。」

  翼有點意外地看著翔。

  翔知道的,翼知道。

  他知道為什麼會有今天這個約。

  曾經他們是不需要約定的。

  練完了舞,練完了歌,先離開教室的人就自己去公園等著。

  那裡人少,去盪秋千,邊等,剛好。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盪秋千變成越來越吃力的事。

  終於在翼覺得不適合時,今天來了。

  出道了以後,就不是在這裡練舞了,就不是在這裡練歌了。

  工作不同了,一切都會改變。

  好久沒見,翼知道自己的心漸漸地傾斜,眼神開始追著另一個人,看見了他的堅強,他的可愛,他的善良,他的委屈。

  但翼也記得,眼前這個人的溫柔。

  「像以前一樣吧,翼。」翔的笑顏裡,不知道為什麼參雜了一點悲哀:「就像每天一樣,好嗎?」

  「嗯,今天輪到我請客。」

  「嗯。」翔下定決心也似緩緩地點頭。



  君はそんなに強くない 悲しみ我慢してるのかい?

  其實你沒有那麼堅強 能忍受得了悲傷嗎?

  泣いてもいいよ 僕も泣くから 今日だけは許してよ神様

  哭泣也無所謂 我會陪你哭的 只有今天,神哪,請允許我如此吧!



  邊吃,邊走,兩個人肩並肩,經過那些逛過的店家。

  「啊!那件外套。」

  翼停下腳步。

  「打折了…說得好準。」翔吃驚地望著店面櫥窗裡那件紅色外套。

  「我就說吧,可以下手囉!」

  兩人走進店裡,翔從架子上取下外套比劃著。早就試穿過了,很好看。

  換季時經過時兩人一眼看中這件外套,穿在翔的身上一定好看,卻是新到貨,價格讓人不敢恭維,翼叫翔等一等。

  「你自己一換季就狂買,居然叫我等一等?」

  「這價錢原價你受得了嗎?」

  基本上是多了一個零。

  翼說翔的尺碼一般人不會買,又不是要穿上節目的,撐到打折應該還會在。

  「除非我要穿,不然沒人跟你搶的啦!」

  兩個人都瘦得可以,理由應該是為了上電視好看,然而太沈重的工作和練習量,即使不忌口似乎也總是胖不起來。

  翔買下外套,直接穿回去。

  「好看嗎?」

  「嗯,很好看唷!」

  走出店外,吹來的風,已經有點暖。

  「可是快春天了呢!」

  「這件應該撐個兩季沒問題吧?」

  「是啊……」

  翼抬頭看著天空,卻意外發現枯萎的樹梢,幾顆早春的櫻花花苞,已經愉愉探出頭來。

  翔拉緊外套的立領,掩蓋了半張臉的表情。


  いろんな人に愛されて 常にあなたは眩しくて

  被許多人所愛的你 總是令人目眩

  だから嫉妬し ケンカし 涙し

  所以嫉妬 爭執 流淚

  これからはもう それも出来ない

  這些今後都不會再發生了

  お互い違う人好きになって お互い違う人生歩んで

  彼此都會愛上另一個人 踏上不同的人生旅途

  僕はとっても幸せでした(私もとっても幸せでした)

  我已經很幸福了(我也很幸福)



  「你在新團體裡應該沒問題吧?都是些熟人了。」

  笑了笑,翔回答:「嗯,不過有種老樣子的感覺,完全沒有什麼要適應的問題,反而有點奇怪。」

  「那不是很好嗎?和大家都有默契了,工作起來很順手。」翼想了想,裡面的成員大部份都合作過,而且還不是一兩次,對翔來說應該得心應手。

  「就是太順手了反而奇怪,有點沒有實感,也許年底看到存摺會比較有感覺吧。」

  「說得也是,談合約時小心點,一簽都是十年的唷。」

  「嗯。」翔沈吟了一會兒:「最近還好嗎?和瀧澤一起,還習慣吧?」

  翔稀鬆平常地問,就像在問翼今天吃過午飯沒一樣。

  就是因為太自然,反而讓人感覺到其中的掙扎。

  回報翔的心意,自己也該自然一點。翼也很平常地回答了。

  「他呀,很意外的是個很好的人呢!」

  「嗯,我也這樣想,真的太好了。」

  翔的回答一點也不勉強,翼看著他自然微笑的側臉,突然覺得眼眶一陣酸楚。

  「翼。」

  「嗯?」

  「要撐到最後唷!」

  別過頭,翼忍住了淚水:「我知道。」

  「啊!遊樂場,我們去拍貼紙!你看,有新機器!」

  

  いつか心からいなくなるかも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從心中消去

  だからしたいよ 素晴らしい過去に

  所以才想像這樣 把美好的過去

  この恋を未来に誇れます 涙まみれ笑顔でめくる明日

  這段戀情向未來的自己炫耀 笑中帶淚的明天

  そしてまずこの場で別れ わかってる きっと逢う事ないって...

  就此分別吧! 我知道 不會再相逢了……

  だから言います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所以我說了 改天再見吧!

  僕なりのサヨナラの言葉よ

  用自己的方式向你道別



  抱著從夾娃娃機中取得的戰利品,一邊討論今天玩遊戲的戰績,兩人步出遊樂場。

  站在車場前小小的廣場,用來道別,原宿站真的太窄小了。

  「到了呢。」

  「嗯,到了。」

  翔掏出口袋裡的照相貼紙,車站的鐘敲響了五點。

  貼紙的一半,交給了翼。

  「拍得很好看,你這個POSE真不錯。」翼看著貼紙,不著邊際的說。

  猶豫得很蠢哪……。即使心裡在一開口時就發現,出口的話還是得說完。

  「下個月拍雜誌,你可以跟……」翔改了口:「你可以試試看。」

  翼很了解,翔不是想諷刺什麼,而是怕傷害了翼的心。

  因為他很明白翼的無奈。

  即使想要逞強下去,兩人也終舊是漸行漸遠的命運。翼還沒出道,但已經不是幫已出道的自己伴舞的那種身份,兩人在工作上的交錯會越來越少,硬要見面也很可能招來不必要的誤會。

  雖然那明明是正確的誤會,對翼對翔來說都是危險。

  最近的翼很不安,到底能不能出道這個問題越來越困擾他,踏出自己的一步翔已經不可能是翼的答案。

  而翼,翔知道,心已經遠了。

  那是個好人,沒問題的。

  一開始翔也不喜歡瀧澤,可是随著年歲成長,摒除了幼稚的成見,他看見了部份翼看見的東西,翔也清楚,隨著時間流逝,翼看見得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放不下。

  自己已經踏上該走的路,而且,走得很穩。

  「翔……」

  「到這裡,就好。」

  「是嗎?」翼逃避也似地,就是無法看著翔的表情。

  「你沒問題的,翼。」翔拉起翼的手。



  気持ちは割り切れないよ 簡単に

  下定決心並不是那麼簡單

  反対にその思いを大切にすればいい

  反過來好好珍惜這段回憶就好

  整理が出来るまで 思えばいい

  我想直到能好好整理心情就好

  会えなくて 側に居なくても

  即使無法相見 即使不在身邊

  思うだけ 忘れない事だけ...

  只要能夠回憶 只要永誌不忘…



  翼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紙袋。

  「你會把貼紙拿去貼吧?要不要看看,有沒有你缺的?」

  翔有些驚訝:「你都沒用?」

  苦笑著翼聳聳肩:「不知道該貼哪裡好?」

  「手機呢?」

  「褪色就很醜了。」

  「那就換一張。」翔搖搖頭:「不會少的,我會算好。」

  「你會留底?」

  「嗯,絕對,絕對,不會把最後一張用掉。」

  「這樣啊。」翼抬起頭,不知何時,天空已經怖滿了紅霞:「今天真的個好天氣呢!」

  「是呀。」翔也抬起頭,輕輕地張開手,迎接都市向晚微溫的風。

  「看來就是這樣了。」

  「嗯,就是這樣了。」

  翔的聲音有點哽咽。



  あなたと過ごした大切な日々

  與你共渡寶貴的每一天

  この僕を優しく包んでくれた

  溫柔地包圍著我

  でも明日からは もう逢えないよ

  但從明天開始 我們不會再相見

  君と生まれ変わっても必ず

  如果與你還有來生 一定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會再相逢


  「謝謝你,我很榮幸,今井翼。」

  翔笑著伸出手。

  「我也是,謝謝你,櫻井翔。」

  翼握住那隻手,卻覺得這微薄的接觸傳遞不了複雜的心緒。

  就在此時,翔撲進翼的懷裡。

  「謝謝你,這些日子,真的很快樂。」

  泣不成聲,翼也無法回答,因為眼淚一樣模糊了眼眶。

  也許某種程度上,翼感覺到自己和翔的相似,那種熱情及冷漠間不能互相適應難以自我調和的部份,所以他明白,即使是這麼疼痛的告別,他和自己一樣,總有一天會沒事的。
  
  「你先飛了,要飛得高一點,讓我很難追,知道嗎?」

  「嗯……。」翔抱得翼更緊一點:「你會追上來的吧?要快一點……」

  翼已經難以答話了,他只能點頭。

  跟翔在一起,對翼來說,就像呼吸一樣的自然。

  只要眼神交換,就輕易地理解對方的心意。

  不需要約束,很輕易地有了彼此的韻律。

  傷心流淚時,不會有多餘的安慰,而是擁抱和陪伴。

  就因為相似,所以很清楚彼此的感覺。

  為什麼不知道何時開始,這些已經變得不夠?

  為什麼自己變得貪心了?為什麼要得更多?

  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是在變?為什麼展翅的翔看起來好耀眼?


  為什麼愛是比較值,而不是絕對值呢?


  翼一時忍耐著不去擁抱瀧澤因為心傷而顫抖的肩膀,卻沒辦法阻止心向他的心靠近。

  不能責怪翔越跑越遠,那不是他自願的。

  只是就這麼巧,一切就是這樣了。

  「我們沒辦法一起出道的。」

  翔早就這麼說過。

  「太相像了,在一起太令人安心,反而沒什麼火花。」

  那時翼就無法反駁這句話了,只是沒想到應驗得這麼快。

  是不是有點僥倖,翼知道自己的心已經在懸崖邊,只差那麼一步,他就會跌落瀧澤那一方了。

  其實翔也明白,兩人間屬於愛情的部份已經隨著時間經過漸漸淡去。

  愛情換友情,也許貴了些呢……。

  「拜託你千萬不要祝我幸福。」

  翼破涕為笑:「好吧…那的確滿俗氣的。」

  翔也笑了:「謝謝,那,祝你幸福。」

  「喂!你犯規耶。」又哭又笑的擁抱。

  「我也會幸福的。」

  翼點點頭,也許這是最後的默契了,兩人同時,輕輕地,鬆開了手。

  「那麼,改天再見。」

  「嗯,改天…再見。」



  今まで見た事ない 泣き顔を見て

  至今從未看過 你哭泣的臉

  僕は君の手を 握ってた

  我握緊你的手

  この手を離せば もう逢えないよ

  只要放開你的手 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君と笑顔で別れたいから言う

  想要笑著與你告別 我只好說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

  會再相見吧 會再見的吧……



  下次再相見,會是什麼情景呢?

  那時的翼想過,倒是沒想到,原來會變成今天這種光景。

  今井翼和ARASHI的櫻井翔?

  差一點就變成這樣了。

  T&T的今井翼和ARASHI的櫻井翔,這樣,順耳多了。



  翼看看身邊那個人,累了吧?似乎睡著了。

  甩甩頭提醒自己,他要保護這個人,因為他也很好地被這個人保護著。

  那麼先決條件,開玩笑歸開玩笑,其他一點點也不行,絕對不讓他傷心。

  就算是回憶,也不該在他身邊想起來。



  「在想翔?」

  翼嚇了一大跳,觸電也似地看著以為已經睡著的相方。

  「我……」

  「以前我很羨慕。」瀧澤伸了伸懶腰,坐直了背:「有時回去的路上,會看你們一路玩回車站去。」

  「嗯,那時都是一起回去的。」

  「還好不是現在,不然我會嫉妬死的吧?」

  「搞不好我會這麼做唷!上個月錄影還有見到翔。」

  「你不會做的。」瀧澤縱容地笑了,看著翼臉上硬是裝成一本正經的表情:「我相信你。」

  嘆了口氣,翼洩氣地仰仰頭:「唉,你都這麼說了……」

  「翔最近還好吧?」

  「很好,只是忙了點。」

  「那就好。」

  翼不經意地說:「你知道嗎?分手那天翔哭了。」

  沒頭沒腦這一句,才出口翼就後悔了,他沒有別的意思……

  「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哭的。」

  翼呆了呆:「會嗎?」

  瀧澤淡淡的說:「這還用說,如果要把你拱手讓人,我也會哭的。」

  看著自己的相方,翼有些驚訝。

  「不過你會哭得更慘吧?」瀧澤對翼眨了眨右眼:「如果要離開我的話。」

  「可惡!我本來還有點感動的!」

  「本來就這樣呀!」

  「啊!我生氣了!」

  「別這樣…看路…看路啦!」



  下午五點,在這個地球上的某一天,太陽用相似的角度照射地球時,一段戀情結束了,那最後的一個小時,至今沒有被遺忘,一如往常,在這條街道,現在依舊人來人往。



  幸福也在。



  悲しい別れがあるから 楽しい時笑えるよな

  有悲傷離別的存在 一如快樂時會有歡笑

  逃げ出さず現実を受け止めた

  逃不出現實的掌握

  もちろん君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深信不疑的是 遇見你真好

FIN

--


這篇文是聽著SEAMO的マタアイマショウ時心血來潮寫的

因為我對嵐家的少爺們真的比較不熟

所以臨時做功課補強一下翔的資料

可是還是不太能掌握他的性格^^0

真是個謎一般的人物呀orz



マタアイマショウ這首歌其實剛聽時不覺得很棒

可是仔細去聽歌詞後,隱隱約約發現歌詞好溫柔

後來過年電視播放mssp時看到中文字幕

感動到快掉淚了……

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聽聽看

很棒的一首歌唷!

(還有,因為歌詞本的翻譯沒有想像中通順,另外還少了最後一段,所以我自己來了,不過自己翻當然不會比歌詞本的專業翻譯好,請大家包涵加減看囉^^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潛水人浮上來
  • Blue大新年快樂!<br />
    過年回來在ptt上面看到有貼新文章,<br />
    驚喜地跑過來看~哇哇哇不知不覺更新了這麼多![樂]<br />
    <br />
    青春時光單純的戀情感覺起來真是甜美<br />
    [雖然因為是很少見的配對所以接收不良了好一陣子=w=a]<br />
    現在想要好好守護對方的心情也很簡單動人!<br />
    <br />
    Blue筆下單篇的TT文都給我振奮人心的感覺耶[笑]<br />
    會想要跟著努力……怎麼說呢,就是被筆下的那兩個人激勵<br />
    到,覺得\\\"嘩哈吸收完文章的能量後我也要加油!\\\"之類<br />
    的[太<br />
    詭異的形容了請見諒…]<br />
    <br />
    今年Blue大也請加油囉!<br />
    <br />
    ISHA
  • sleepyblue
  • <br />
    謝謝ISHA^^<br />
    <br />
    這個配對我寫起來也怪怪的…<br />
    因為不習慣但又不希望讓翔看起來像來跑龍套<br />
    所以惡補了一下嵐家的資料<br />
    <br />
    但後來還是發現有描述得不像的地方啦^^0<br />
    <br />
    春節放假所以我就猛更新了<br />
    不過開工後大概又會懶回去^^0<br />
    很感謝你的鼓勵<br />
    也歡迎你常常來坐坐聊聊^_____^
  • まい
  • 哈囉~我原本是在無名那邊留言的
    後來才注意到原來搬家了說XD
    所以我又把留言貼來這裡一次^^;;;

    很少看BL文的我,不知道為甚麼被一開始這篇的簡介
    給吸引到(笑)因為翼翔是有些瀧翼人的雷呢!很好奇哈
    哈,因為我剛好有一個同學也是翼翔派的(雖然他同時是瀧
    翼派XD)
    跟這手歌搭起來真的好棒!歌詞比我想樣中的要長耶,每一
    句都好揪心哪~而且你寫的內容也好符合,真是強者,你會
    害我愛上BL文耶XDDD
    我最喜歡中間寫到盪鞦韆那邊,長大了,腳長了,反而藥用
    更大的力氣去享受單純的童趣啊~
    還有講到翔的笑容是整個掏出來塞進你的心,描寫的真的很
    棒啊!翔的笑容就是給人這樣的感覺,好像強迫你要接受溫
    暖的太陽一樣(笑)
    還有這個:「你先飛了,要飛得高一點,讓我很難追,知道
    嗎?」
    快樣噴淚T____T翼和翔都是要飛的啊XDDD
    Jr.時期的「糾葛」很感傷,不過出道團之後的羈絆也很感
    動,(糟糕,我又不小心認真了)真是的!喜老爺跟狠心
    (笑)這樣搞其實讓跨控更有看頭說~想到現在若手三組其
    實也是這樣啊,不知道硬生生拆散了多少佳偶(暗)啊
    XDDD
    不好意思初次來就廢話一堆,真的覺得很好看!
  • sleepyblue
  • 謝謝留言^^

    我最近越來越欣賞翔了

    上次看到有放在說

    翼翔這個組合的感覺就像岩井俊二的電影

    突然覺得真的有這種調調

    淡淡的、溫溫的,讓人很舒服的感覺


    也許哪天再來個臨時組合也會不錯唷^^

    (那時還可以和瀧殿跟三宅前輩的肯德基一起宣傳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