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番外

浩KIME
遠藤KIME

不過什麼壞事都沒做啦XD



--



  『如果現在馬上就要死了,你想對誰說什麼話?』





  不管下午工作是什麼,早上我一定都有事情該做。

  嗯,得去復健才行。

  所以再怎麼起不來,還是要乖乖起床。

  所以一定要起床。

  所以……

  所以,就再睡五分鐘好了……。



  「起來!別再睡了!你不是七點半要到復健中心嗎?」



  嗯……?

  「姬……?」

  「……。」

  突然安靜了,我想起來,昨天晚上我好像錯過了末班車,所以睡在PAPA家……。

  我張開眼睛,PAPA坐在床邊,背對著我,半轉過身來。

  「早安,PAPA。」

  「早安呀,王子樣。」

  PAPA的笑法是那種男子漢的笑法。

  就是那種漫畫書裡『啊!一切交給我吧!』的笑法。

  這種笑很令人安心,也很適合早上,尤其是晴天。雖然跟我昨晚夢到的那張臉不太一樣,不過,同樣地讓人想要耍賴。於是,我把臉埋在棉被堆裡。

  PAPA啊!你一個禮拜有洗一次棉被套嗎?薰得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感覺到有一隻厚實的手覆蓋我的頭。

  「……辛苦你啦!柳。」



  PAPA說早上有通告,所以我們一起出門搭車。

  這是他的體貼法,我想是昨天晚上我在他家門口的樓梯上摔一跤,把他嚇了一跳。

  我真的是因為沒看到台階才會被絆倒的,這種事每天都會發生呀!但是他緊張兮兮地,明明我撞到膝蓋,卻拼命問我頭痛不痛。完完全全就是個PAPA嘛!

  這種時候趕通告的藝人大概只有要錄NHK晨間兒童體操的人吧?這可不是PAPA會做的事。

  「PAPA,我昨天晚上怎麼啦?怎麼會去睡你的床?」

  「還說咧?晚上我睡得好好的,你跑過來汪汪叫,還張嘴咬我,然後把我踢下床……」

  「咦?真的嗎?是很帥氣的踢嗎?」

  「喂喂喂……帥不帥氣不是重點吧?」

  「嘿嘿嘿。」

  「什麼嘿嘿,跟你聊天聊到一半,你就突然斷電了,我只好把你扛上床自己去睡沙發啦!唉,扛人是沒什麼,可是扛上我的床的要是個美女該多好。」

  「哦哦!辛苦你囉!PAPA。」

  「你呀,拜託你多吃點,我老家養的狼犬搞不好比你還重。」

  「是,遵命!」

  明明說要趕通告的,到了我要下車的車站,PAPA居然也跟下來。

  「啊!我想起來了,通告沒那麼早。」

  如果不接受他的好意反而會讓他擔心,他陪著我一路走到復健中心門口,確認我真的整個人都好好的,才跟我BYE-BYE。

  「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給我,知道嗎?」

  我正要點頭,卻有個人走過來了。

  「柳先生,打擾你一下。」

  那個人全身晒得很黑,留著一頭好像燙壞的黑人辮子頭,身穿鮮黃色連帽寬鬆上衣,配上垮褲,顏色亮到十公里外都可以看見他,腳下是PUMA最近出的限量鞋,啊!我想起來了,YUYA前陣子跟我說他很想要這雙……。

  憑穿著看不出來這個人是做什麼的,不過我不覺得他是我的粉絲。

  「請問您是哪位?」

  PAPA插進來問。

  「啊!我太失禮了,我忘了自我介給……」

  看來他不像外表那麼兇的樣子,他有點慌亂地掏弄肚子前的口袋,掏出一本黑色小本子,上面竟然寫著警視廳……。



  「這本可以借我看嗎?」

  「可以,當然可以。」

  五分鐘後,我們三個人出現在健身中心的休息室裡,在那個個性和打扮完全不合的警察先生跟PAPA兩個人拼命跟對方掬躬向對方說對不起和沒關係不要介意的同時,我第一次摸到真正的警察證照耶!

  感覺跟道具不太一樣,沈甸甸地很有重量感。

  「警察!不要動!」

  兩個忙著掬躬的男人不約而同地看著我。

  「……。」

  「我一直很想這樣說說看……」

  「哈哈哈哈……。」



  「平常是不會像你那樣說的啦!」

  警察淺野先生這樣說,他摸摸那頭不自然的辮子尷尬地笑了笑。

  「你的氣色比十個月前好很多。」

  「咦?我們見過嗎?」

  「呃,你大概不記得了,雖然那時有跟你打過招呼,你好像還在半昏迷狀態吧。」

  「啊,不好意思,真是失禮了。」

  「不會不會。」

  「其實今天來是有事想麻煩柳君。是有關於車禍的案子……。」

  「柳還在復健,希望你不要做負擔太高的要求。」

  「不會的,森山先生,我只是想問幾個問題而已。事實上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因為當初他的家人為了保護他,並不是十分與警方配合,當然這不是責怪的意思,我們也知道家屬的心情一定很……」

  我想這可能不是淺野先生該負責的事情,不是因為他看起來像一隻菜鳥,而是他一直很可憐地想拜託我,卻又怕傷害我似地拼命辯解。

  只可惜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大忙。

  「可以呀,你會請我吃豬排飯嗎?」

  「笨蛋,那是做壞事的人才有得吃的啦!」

  PAPA本來想打我的頭,手快拍到時卻縮回來,改拍我的肩膀,看他的表情一副不過癮的樣子。

  「電視都是這樣演的。」

  「其實我們就算抓到嫌犯也不見得會……,啊,不過你要吃也是可以……。」

  淺野先生笑得更加尷尬,臉都脹紅了。

  「我會幫你的,可是,當時發生的事情,我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

  淺野先生點點頭:「就是這個部份,我想你現在應該很清楚日本的法律,就算我們抓到了犯人,如果沒有人出來指認的話也……」

  「所以你們逮到那傢伙了嗎?」

  PAPA急著問。

  警察先生看著我,好不容易才點點頭。

  「事實上,柳先生的家人並不希望我告訴你這件事……。」

  「沒有用的。」

  很遺憾。

  「我不記得,對不起。」

  「我知道,其實,我查了那天你手機號碼的通聯紀錄。純粹只是碰碰運氣,因為出事後,你拿出手機……。」

  「喂!小柳,你該不會邊講手機邊過馬路……」

  「我怎麼知……」

  「那是不可能的,事發時如果拿著手機的話,一方面不可能手機不被撞飛,另一方面,手機的撥號鍵上,有帶著血跡的指紋。」

  「……是出事後才撥出去的……」

  「是的,森山先生。」

  PAPA看著我:「你有印象嗎?」

  沒有。

  我只能搖搖頭。

  淺野先生拿出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印了一堆字。

  「用紅筆圈起來的這個號碼,你有印象嗎?」

  我接過紙來,還沒有看,我突然有一種感覺,我不用看,也能知道那是誰的號碼……。

  
TBC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