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提到覺得我比較適合寫開水文。其實呀……



  喵的哩!我也這麼覺得耶~"~

  虐加H寫起來好痛苦,我怎麼也想不出來瀧澤用腳踩小翼的樣子>"<(那你還寫?)

  我算圖像思考型的人吧…

  寫東西時會先想那個畫面看起來是怎樣的,有時還會自己先演一演…(當然是在自己房間裡把門關上才敢做這種事啦^^0)

  像消失的昨日戀人裡翼哭倒大馬路那段,我就自己在房間裡發瘋過^^0(啊…我說出來了~"~)看到我做這種事的人一定很想送我去精神科吧…

  虐H我想不出畫面來,簡單地說,就是在堆文字,所以現在文的方向拉回來,暫時不把H當重點了,不然恐怕一輩子寫不完。

  說到寫不完,這篇才是真正的寫不完…

  這篇算是我第一篇還是第二篇真正當小說寫的瀧翼文吧?(之前第一篇瀧翼文就是一堆人包括我自己都看不太懂的那篇,但那不算小說…吧?)可是當我把翼寫倒,出了一個意外。因為原本安排是要讓翼爬起來失憶的,沒想到那時常逛的論壇出了一篇TIME,「爆好看」的啦…,我原本就喜歡科幻題材,所以很對胃口,可是那篇裡正好翼也把事情忘光光,我就進退維谷了。

  寫也不是,不寫也不是。其實我有試著改過方向,可是寫出來的東西感覺不倫不類,我反而不敢貼。

  結果今天發現這篇我連這裡也沒上。本意是想讓文快點沈掉,就不用接了。

  看來算盤打得再精也沒用^^0今天又被挖出來一次,那就貼過來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看我掛掉小翼的,原本是打算在另一篇這麼做吧…可是這篇似乎也很適合……

  猶豫中~"~0


--


  瀧澤秀明趕到醫院時已經是半夜一點多了。

  急診室的玻璃門外記者擠得滿滿的,鎂光燈此起彼落,問題像潮水般湧來。
  
瀧澤抿著嘴,他是個天生的明星,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上次被這樣圍起來,是宣佈出道消息的時候吧?
  
  新聞登得很大,他還記得翼在事務所大門口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模樣。

  「高興嗎?」瀧澤問。

  翼沒有回答,滿意地笑開了,然後點點頭。



  人多到讓他無法再多走一步了,瀧澤站在人群當中,默默地看著那明明不遠卻擠不進去的大門。一直到眾人開始發現主角的靜默,那沸騰般的嘈雜才熄了火似地漸漸平息。

  「對不起,我要進去。」

  瀧澤聽見自己的聲音,沙啞地像沙漠中帶起的一陣風。

  人們自動讓開了一條路。

--

  加護病房的光線,透過窗戶落進已經熄燈的長廊,瀧澤看見那長廊盡頭的光亮,知道他在那裡。

  現在在瀧澤眼前的,是主治醫師、瀧與翼的經紀人瀨上、自己的經紀人及川,還有翼的雙親,他的姐姐和姐夫正在趕來的路上。

  「剛剛送過來時內出血的情形很嚴重,現在情況還不穩定,還有撞擊的力道很大,有腦震盪的情形,有沒有後遺症需要再觀察一下。」

  翼的母親發出一聲淒厲的哭喊,就跪倒在地泣不成聲了,翼的父親抱著她默默流淚,嘴著安慰著的話語卻那麼地不確定。瀨上除了負責瀧與翼的事務外,也是針對翼的經紀人,相處久了吧,終於忍不住哭到說不出話來,就連及川都眼泛淚光。


  瀧澤卻流不出眼淚。


  恍恍忽忽地他覺得一切都不真實,就像一場很離譜的夢境,他和翼很久沒有見面了,不是因為鬧脾氣什麼的,單純就是各忙各的。現在他還是覺得翼只是在忙自己的事,不是出了莫名其妙的車禍,不是躺在加護病房裡不省人事,也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下一分鐘他就會傳來簡訊,好久沒見面你現在在幹什麼?


  然後他要回覆他「三更半夜你覺得除了睡覺能幹嘛?」


  是啊,我不睡覺在這裡幹嘛?

  拋下呼天搶地的哭聲,不著邊際的安慰語句,瀧澤往長廊的盡頭,光明所在之處走去。

  瀧澤的腳步聲回盪在冰冷長廊裡,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知道翼躺在最後一間,或許因為那是最明亮的一扇窗吧?

  只要有翼在的地方,似乎陽光都會強烈起來,一開始瀧澤並不喜歡那種感覺。

  他對自己的事業有企圖心,而這個看起來黝黑瘦小的同事,卻總是用他自己從容的那一套完成工作。翼不只一次提起自己很佩服瀧澤的條件和努力,瀧澤卻不願意承認自己酸在心裡。

  只要他一笑,整個房間就亮了起來。

  明明心中很清楚,在這個競爭的環境裡只會笑不努力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可是瀧澤還是忍不住反感,當自己辛辛苦苦地工作,小心翼翼地拓展人際關係時,這傢伙不可思議地用微笑去突破人的心防,履試不爽。

  「你怎麼能這樣笑?」

  瀧澤那時一直想問,卻又覺得這個問題蠢得可以。


  等他知道那個笑容背後躲著什麼樣的心緖時,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我覺得好累。」

  黑暗的長廊裡,翼的聲音就像在耳邊響起。

  那是他們出道前的某場演唱會,身為主角的兩個人忙得天昏地暗,排練到半夜才準備回家。

  當工作人員散得差不多了,瀧澤也已經揹起包包準備回去好好睡個覺時,翼開口了。

  「這麼晚了,當然會累。」瀧澤笑了笑:「回去好好睡。」

  「不是…這種累…」

  空空的樂屋裡,只剩他們兩個人。

  「怎麼回事?翼?」

  「我搞不懂…我搞不懂自己到底在忙什麼。」

  瀧澤把包包放下來。

  其實他心中沒有答案,只是突然地他發現翼在對人生的思考上似乎比自己快上一點。

  和年齡大小一歲半歲無關,那隱隱約約的迷惘,最近也在瀧澤心中浮現,但對翼來說,卻早已經泛濫成災了。

  「接下來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會這樣過一輩子嗎?」

  午夜夢迴,翼沒辦法跳脫這個問題。

  現在看來,他可能可以擁有一切,但這一切又多麼地不肯定?

  也許有人覺得他和瀧澤一樣,擁有才能享有比較好的待遇,可是瀧澤和翼很清楚,一切有根本上的不同。

  瀧澤有感覺到,在不久之前的日子裡,翼被冷凍過,那不是因為翼真的做錯什麼,而是事務所覺得他和瀧澤不般配罷了。

  翼不是會爭這種事情的人,更何況演藝圈哪裡有什麼公不公平?誰起來了誰落下了,全都看運氣。有著純粹的性格,不代表翼不懂得人情世故,他選擇默默
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事實也證明,他處理得很好。

  可是突然有一天,翼不再是單純的小孩了,當他發現自己的價值一度是被是否能匹配他人來決定,是被運氣高低來決定,甚至是以搶奪他人的機會來決定時,衡量的基準就消失了,而翼也變得不知所措……


  明天會怎樣呢?翼離開高中後,全心都投注在工作上了,然而這和在大公司工作不一樣,可能也許大概會有機會,保障未來的確率卻低得可憐。翼和瀧澤的人生,至今有絕大部份都投注在同一個地方,他們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習慣了工作忙碌,習慣了感情半真空,如果有一天這些都不見了,瀧澤秀明還是瀧澤秀明嗎?今井翼又還是今井翼嗎?

  「我搞不懂自己在忙什麼?」

  舞台前面,那些人說愛我。

  可是他們會愛我多久?

  如果有一天他們不愛我了…


  或者說一定會有那麼一天,他們不再愛我。


  瀧澤給不出答案,自己的情況和翼有微妙的不同。

  瀧澤和翼,也許現在是事務所眼中最好的兩個選擇,可是瀧澤的立場很明確,他主導Jr,要擔心的只有接下來誰要站在自己身邊。

  然而翼呢?他和瀧澤在個性上就已經不同,翼一直很努力地往上爬,可是本質上他不是個有攻擊性的人,於是一切變得分外辛苦。將來會和誰在一起?能夠出道嗎?並不是那麼肯定,可是他的少年時期已經全部燃燒在這裡了,錯過了正常的上下課、錯過社團、也不可能偷修戀愛學分,翼突然醒了,發現自己付出了很重的代價,這一把賭得很大。

  瑟縮在牆角的翼,是那麼地不安和迷惘,越努力就越自我厭惡,那盈眶的熱淚打動瀧澤內心脆弱的某一點。

  他走過去坐在翼的身邊,輕輕地環著他的肩膀,卻不知如何安慰。
就因為知道他費了多大工夫,點點滴滴看在眼裡,才能體會翼的不安,他收攏攬著翼的臂彎,一開始翼忍著,卻在貼到瀧澤的胸膛那一刻撤防,眼淚不住滴落。


  第一個擁抱…是這個吧?


  瀧澤輕輕地嘆了口氣,長廊上的黑暗,只看得見不遠處的加護病房。

  那裡,有個重要的人,在等著我。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釵嫂
  • 都不想…囧<br />
    <br />
    原來這篇翅膀只有要失憶…當初還真擔心blue把翅膀寫死<br />
    了。自己實在不適合這種生生死死的題材,因為太容易融<br />
    入、很會哭…=\\\"=a<br />
    <br />
    但是還是不要翅膀死掉…囧<br />
    <br />
    死哪一個都不好>\\\"<<br />
    <br />
    死了翅膀、瀧澤很可憐。<br />
    死了瀧澤、翅膀很可憐。<br />
    所以我還是喜歡他們甜甜蜜蜜地在一起耍笨就好了…<br />
    <br />
    「Time」那篇我記憶中好像也沒有寫完…?
  • sleepyblue
  • time沒新章的樣子^^0<br />
    不過我沒資格嫌人家挖坑就是了…<br />
    <br />
    很喜歡那篇文章<br />
    多久我都願意等滴~^^<br />
    <br />
    至於要不要拿小翼怎麼樣<br />
    這篇沒預定<br />
    因為計劃趕不上變化<br />
    我還想不太出來怎麼寫= =<br />
    <br />
    混在虐文中間,有時真忍不住會想讓瀧殿性格大變衝進去把<br />
    小翼搖起來^^0<br />
    (危險動作,請勿模仿……對方可是腦震盪…^^0)
  • LeW
  • 我可不可以举手说我很想看这篇的下文???不会真的就此<br />
    成坑了吧?是说我真的很喜欢这篇里对两只的定位啊 T _ T
  • sleepyblue
  • 我儘量^^0<br />
    <br />
    不是故意不接的<br />
    是接不起來呀……<br />
    <br />
    希望靈感的小精靈快點飛到我的書桌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