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有一篇還沒填(只有「一篇」嗎= =?)
可是悲文寫太久
整個人都跟著憂鬱起來
這樣不太好…

放假兩天
先甜一下嘛^^

不過還是很開水啦…



--

    TOGETHER ~SIDE TAKIZAWA~


  「便當!便當!」

  翼從舞台上奔下來,直直往後台樂屋門口的長桌子跑去。

  「喂喂喂…」

  燈光師苦笑著對瀧澤說:「你相方這樣不行吧!餓了好幾十年的樣子呀!」

  久違的瀧與翼演唱會即將展開,瀧澤和翼沒有什麼敘舊的餘裕,他們忙著把通告全部排開,先和主要工作人員討論過整場演唱會的大略流程,把所有需要處理的事表列出來,該交給其他人做的事都開始進行,接下來就是表演實際內容的部份了。

  今天安排負責伴舞的Jr們過來,曲目早就定好,舞雖然還在排,走位和人員的配置還是趁著大家陷入年底趕場惡夢前先確定下來比較好。

  要論經驗瀧澤無疑是精通演唱會安排的高手,該做什麼,什麼能安排什麼要先捨棄,加上預算,一切問題通過他的手上,就像變魔術般全都不是問題了。不過這兩年翼獨立作戰的機會也暴增,看著相方衝往後台的身影,瀧澤笑開了。

  處理事情的方法,兩個人有極顯著的不同。

  原本早上在又緊張又無聊間掙扎的小Jr們看到前輩都這麼興奮地奔向飯盒的懷抱,突然也覺得那便當似乎像是什麼人間美味,全都跟著翼跑向後台,就連年紀比較長的Jr們,也感染了搶便當的氣氛,笑鬧著跑過去。

  就一個便當而已,漫長的排練、走位安排,似乎也變成一件有趣的事。

  這個人哪…

  沒有什麼理由,瀧澤就是很清楚他在想什麼。

  好吧!瀧澤努了努嘴。

  「等一下!有什麼便當?!別搶我的份唷!」

  燈光師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原本四平八穩地在討論事情的瀧澤向後台跑去。

--

  「看!是照燒雞腿飯盒!你看~你看~」

  起跑得晚的瀧澤,端著手上的薑汁豬肉飯盒,看著相方在炫耀手中的雞腿。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把翼衝向後台這件事情過度美好化了。為什麼他有種感覺,翼是看準今天有照燒雞腿才沒命地衝?

  一般來說這麼大陣仗的表演都會叫外燴,大家有時間自己到休息室拿東西吃。因為今天僅僅是排練,加上瀧澤希望Jr們對這場表演能提起幹勁,今天叫的餐盒還是東京有名的餐廳外送的,結果激勵效果對自己這個愛吃的相方反而好非常多呀!

  瀧澤沒有待在休息室吃飯,選擇到舞台旁和Jr們一起吃,當他發現翼也在這裡時,驚訝之餘,心裡其實很高興。

  不太一樣了,翼。

  在自己拼命努力進步的同時,那個人也不曾停下腳步啊!

  瀧澤偷偷在心裡檢討自己是不是隨著年齡增長,想法開始過度浪漫,不過以往的翼總是有那麼一點點個人主義的味道。他會在後台吃飯,偶爾出來問候一下小Jr們。這沒有什麼對錯,前輩們總是這麼做,後來出道的後輩們也如此。只是瀧澤總覺得這樣不夠,如果要讓一起工作的人把事做好,就必須讓他們覺得這不僅僅是工作,而是一起完成一項作品,這個作品不是瀧澤或翼個人的成品,是所有參與演出的人的努力成果。

  即使再累,只要場地允許,瀧澤總會想辦法盡量和工作人員一起行動,包括吃飯這種小事,他不勉強翼,除了因為這是他個人的想法外,也因為他很了解翼的性格。

  這個笑瞇瞇的傢伙其實比誰都彆扭,認識得不夠久絕對不會知道。

  不,也許跟認識得久不久也沒什麼直接關係…他對自己才是分外地任性不客氣吧?

  不要說曾經和翼搭檔過的翔,只怕十年前的自己,都難以想像翼是這樣的一個人。

  這樣的翼,是只專屬於瀧澤秀明一個人的翼,而且是現在的瀧澤秀明。

  這樣也不錯,不是嗎?

  「喂喂喂!該不會這個其實很好吃?」翼盯著他的便當直看:「怎麼吃得眉開眼笑…」

  瀧澤把便當遞過去:「你吃吃看呀!」

  「我不會分你的。」翼半認真地保護自己的餐盒,浸在黑亮的照燒醬汁裡,烤得焦香油亮、上面還有清香的白芝麻的雞腿,完整地躺在吃到一半的飯盒裡。

  「吃啦!」瀧澤大笑著夾了好大一片豬肉塞到翼的便當裡。

--

  確認自己的便當的確比較好吃的翼,跑到舞台中間找好久不見的秋山閒聊,瀧澤向坐得比較遠,年紀最小的那群Jr招招手,示意他們過來一起坐。

  期期艾艾地擠成一堆,從後台走道向這裡的小Jr們,給瀧澤一種小動物的錯覺,其中幾個看起來真的太小,搞不好不到十歲吧?最近事務所的方針似乎越來越大膽,這麼小的年紀,站在舞台上面對上萬的觀眾,似乎過度刺激了吧?

  十幾歲開始安排大型演唱會的瀧澤完全忘記自己更讓人驚訝這件事,感嘆著這些小孩的不容易。

  「自我介紹一下吧?啊!」瀧澤表情誇張地叫了一聲:「我忘了說。我叫瀧澤秀明啦!」

  瀧澤一句話,逗得小朋友們笑出聲。誰不認得這個近乎神話般的前輩呢?

  年紀小雖然很容易害怕,不過一旦破除了心防,天真的個性往往也比較放得開,小Jr們也開始和這個溫柔得像哥哥般的前輩笑鬧起來。

  「我叫中山要,最崇拜的人是瀧澤前輩,希望以後能一直幫前輩伴舞。」

  瀧澤看著那個叫中山的小Jr,在這群孩子之中,他無疑是比較早熟的一個,那種充滿企圖和上進心的眼神,總讓他覺得似曾相識。

  到底是誰呢?想不起來。

  瀧澤覺得他把自己繃得太緊了,不過這種時候,即使叫他放鬆一點也沒有用吧?想提醒他還在被容許天真的年紀,看看四週的情況,卻也的確是不能天真的世界了。

  瀧澤摸摸他的頭:「謝謝你啦!以後也要麻煩你囉!小要。」

  小要認真地點頭,繼而露出的笑容完美到讓瀧澤都覺得有點目眩。

  看來是個有前途的孩子,過沒多久,老頭子應該會要瀧澤特別照顧他吧?

  小要的身邊,坐著一個個頭很小的少年,不自覺地往中山的背後躲,眼看自我介紹就要輪到他,瀧澤卻覺得下一秒他就要逃了。

  「別緊張,你叫什麼名字?」溫和鼓勵的笑浮上瀧澤工整的面容,他特別把聲音放輕,因為那孩子簡直抖得像隻剛出生的小貓。

  「瀧川…浩。」他嚅嚅地說。

  「小浩,」瀧澤搖搖頭:「不吃紅蘿蔔長不大唷!」

  瀧澤前輩在看我的便當!

  小浩聞言,立刻把便當裡所有的紅蘿蔔塞進嘴裡,然後皺著小臉一副很難吞下去的表情。

  「哇!」瀧澤在心裡警告自己千萬不能當場狂笑,會傷了這孩子的心哪…:「好厲害!」

  看起來這個小朋友是真的很討厭紅蘿蔔,塞得滿嘴他快哭出來了,瀧澤覺得有轉移注意力的必要。

  「咦?這個是ipod nano吧?」

  瀧澤指著小要脖子上掛著的白色MP3問。

  小要點點頭,結結巴巴地開始說明,這是姐姐送的禮物,那天他不敢到甄選會場面試,姐姐拿出這個來當交換條件……

  過幾年,他可能就會說,這是姐姐用來誘拐他進傑尼斯的禮物了吧?瀧澤對於自己心裡很沒良心的OS感到無可奈何,比起某人被背包一個拐進來,被nano誘拐至少聽起來有質感得多…

  「哦,這樣呀!你用來聽什麼?」

  「TO…TOBASE…姐姐錄的……」

  如果自己是小浩應該會回答:「我在聽前輩的歌。」

  瀧澤看著眼前誠實的小孩,突然覺得很有親近感,這會是個好相處的孩子,只不過…在這個地方……

  沒有人會來保護他的。

  也許過沒多久,連消息也沒有,就像瀧澤認識的許多人一樣,受過傷後,他會無聲無息地離開這裡,去過另一個也許也很燦爛的人生吧?

  也許…

  「TOBASE?哦,這個禮拜我沒有聽耶!翼說了些什麼?」瀧澤裝作附耳過去要聽祕密的樣子:「沒說我壞話吧?」

  「沒…沒有…」

  小浩猛搖頭。

  「翼君都在說剛君的事吧?」

  不知道哪個小Jr說了:「我也有聽!」

  「那不重要吧。」小要急忙說:「最近翼前輩很少和瀧澤前輩一起工作呀!」

  小浩仿彿聽懂了中山要的意思,連忙點頭:「對呀對呀!」

  那個中山的小鬼,該不會是怕自己受傷了吧?瀧澤對於自己突然被小鬼保護一事感到不可思議,忍不住覺得這一幕有點過度幽默了。

  「你們在說什麼?」

  翼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把秋山逗得落慌而逃,又神清氣爽精神振作地跑回來一屁股坐在瀧澤旁邊。

  「TO…」

  小浩和小要幾乎同時把那個不識相的小Jr整張臉給揉壞了,兩個人不約而同啪一聲地摀住那個小鬼的嘴巴。

  「沒有,沒什麼!我和瀧川在講…在講瀧澤前輩最近很少和翼前輩一起工作啦!」

  瀧澤實在很想笑,他有種剛剛吃下去的飯菜全被笑意搞得在肚裡翻滾的感覺,和小鬼們吃飯實在有點傷身,也許他該考慮改掉這個習慣才對。

  「對呀!對呀!翼好冷淡,真寂寞。」

  翼看著瀧澤,瞇起眼睛,用一種沒得商量的口吻:「就算這樣,雞腿還是我的。」

  「好啦!你今天怎麼這麼執著於這隻雞腿啦?!」

  「翼前輩…」

  「啊!小浩!好久不見!」小翼發現縮在中山旁邊的浩,忍不住開心地摸了摸他的頭:「舞有好好練嗎?」

  「嗯,有。」小浩用力點頭。

  「要跳給我看。」

  「接下來你會看到膩。」

  瀧澤苦笑:「演唱會結束前他會一直跳。」

  「說得也是。」

  翼也跟著笑出聲:「小浩,想說什麼?」

  看著小浩欲言又止,翼主動詢問了。

  「翼前輩不太一樣…。」

  「不一樣?」

  翼注意到中山很警戒地看著小浩,一副就是怕他說錯話的樣子,忍不住拍了拍小要的肩膀一下,給了他一個寫著「沒關係」的笑容。

  小要似乎看懂了,紅著臉低下頭去。

  「翼前輩好開心……」

  「哦…是這樣呀!因為有這個啊!」

  翼夾起便當裡的雞腿:「聞起來很香吧?這家店這個最有名了,要不要咬一口?」

  「喂喂喂!等一下,他可以咬一口,為什麼我不行?」瀧澤露出一臉委屈的表情。

  「嗯…為什麼呢?」翼居然很認真地開始想原因了。

  畢竟是小孩子,大概是看不太出來翼是在開玩笑吧?中山連忙想轉移話題:「那個,前輩為什麼不先吃掉?」

  「這個?雞腿嗎?」

  「嗯,既然很喜歡的話。」

  「喜歡的東西,當然要留到最後再享受呀!」翼露出調皮的笑容,確認自己話也似地說:「嗯,海鮮例外啦。」

  「啊!秋山居然敢回來!」

  翼連忙站起來:「我先失陪囉!」

--

  因為真的很好吃,大家的飯盒很快就清空了,除了顧著和Jr們講話的瀧澤和翼。

  小Jr們留下來清理大家留下的便當盒,瀧澤看著他們收拾,順便把飯扒進嘴裡。

  就像怕被什麼人發現似地,小浩鬼鬼崇崇地靠過來。

  「前…前輩…」

  「嗯?有什麼事嗎?」

  這個孩子沒有中山那麼顯眼的外型和氣質,一雙大得誇張的眼睛卻讓人有種想要保護他的欲望,瀧澤心中暗想這應該是他被選進來的原因,一方面不自禁把回答的語氣放柔了。

  「那個…翼…前輩……」

  「嗯,翼怎麼了?」

  小浩深吸一口氣:「翼前輩很喜歡瀧澤前輩的。」

  說出來了!

  就像這樣想著似地,瀧川鬆了一口氣,小肩膀似乎也不抖得那麼厲害,瀧澤終於笑出聲來。

  「我知道呀!他最喜歡我了吧!」瀧澤就像在說「吃完飯要吃甜點」一般,稀鬆平常地立刻回答。

  「咦?」

  「他這樣跟你說嗎?」

  小浩楞楞地點點頭。

  「你知道為什麼嗎?」

  換成搖搖頭…傻傻地。

  「因為我是照燒雞腿。」

  瀧澤把飯全塞進嘴裡,把飯盒交給小浩。

  逗弄後輩真好玩,自己的個性越來越差了也說不定。

--

  中山正在收拾地上的空紙杯,剛好看到翼從秋山背後一把拉住他。

  「等等等等!我要問你事情啦!」

  秋山很無奈:「好吧!你說吧!」

  「最近你都和瀧澤一起工作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最近還好吧?該不會又躲在後台吃泡麵……」

  小浩正好走過來想找小要問些事情,卻看到他望著翼前輩和秋山前輩出神。

  「小要?」

  其實小浩很少看中山笑,不是指他很少露出笑臉,只是他總隱隱約約覺得,那笑容不是發自內心的。

  小要卻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怎麼…回事啊?」

  一時之間,中山也忘了自己不太喜歡這個膽小的同僚:「反正,你不用擔心前輩啦!」

  「咦?」

--

  翼蹲在舞台邊吃便當,小Jr們在舞台邊邊,有的興奮地跑來跑去,有幾個年紀比較大的就在坐席上休息聊天。

  「你這樣不行。」

  瀧澤在他身邊坐下來:「胃又痛了怎麼辦?總要有個限度。」

  「嗯…我知道。」翼夾起咬過兩口的雞腿很自然地送到瀧澤面前。

  後者也很自然地咬了一口。

  「辛苦你了。」

  「什麼呀?」嘴裡還嚼著雞腿肉,瀧澤有點口齒不清的問。

  「一直都是,最近我感觸很深。」

  「太誇張了啦!」笑意盈滿瀧澤的臉,他發現相方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是很認真地看著他,耳根不禁紅了:「我說你啊…」

  「嗯?」

  「這句話…是我該說的吧。」

  「感觸很深?」

  「辛苦你了。」

  翼笑了,笑得很開心:「味道怎樣?」

  「很好吃。」

  「下次一起去店裡吃吧?一定更好吃。」

  「先別說這個,快去樂屋休息一下吧!你最近不是很忙嗎?」

  「我才不要,去樂屋搞不好更累。」

  「什麼話…」



fin




--


我想把現在的Jr拉進來寫的
可是…很慚愧
就算我叫得出幾個小Jr的名字
平常沒有好好用功他們的事
性格一直抓不準
所以這篇裡出現的小要和小浩
都是虛構人物
因為我是個大懶人
其實他們在「SOLO ~SIDE TSUBASA~」裡也出場過了…

沒辦法,想名字很累人^^0而且性格也保留下來,比較好寫啦(←總之就是懶^^0)

--


附贈
超迷你番外:


  「中山,為什麼在樂屋休息會比較累?」

  「你很煩耶瀧川!」

  「可是翼前輩說去樂屋會很累,瀧澤前輩不會讓他睡…為什麼?不讓他睡呢!」

  「哎唷你真的很煩耶!」

  「為什麼…」

  「你小心我示範給你看!」

  「咦?是很危險的事嗎…」

  「……」


(ps番外純屬虛構= =這不是我的風格,但…這是我的惡趣味…^^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