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都沒人覺得不見的是…嗎?

那…我就繼續寫^^

還有,我真的真的很想把上篇重寫呀…









--


  翼在電視台門口揮了揮手,那人走出來了。

  「好慢。」

  一邊說,翼把車門敞開。

  「走吧!去上次那間店。」

  上次和他經過那間日本料理店時,驚嘆於店內低調有點後現代風格,卻又不失日本風味的裝潢,翼很想進去,可是第二天一早兩人有通告,不得不先回去。

  車子平穩地開在馬路上,已經過了上班時間,東京的交通還算順暢。

  「你呀!怎麼老是穿成這樣。」

  翼沒好氣地抱怨著:「不要老是穿得金光閃閃的嘛!你看記者要追多容易?」

  指指窗外,幾輛車追著跟拍,翼無奈地笑:「連甩都甩不掉。」




  「今天我請客。」

  翼得意地笑著:「接了新戲,好好吃一頓吧。」

  進到店裡,毫不考慮地點了高級會席料理。

  「如何?我也不小氣吧?不過剛剛店員說料理的量很多,怕我們吃不完呢!」

  「真是太低估我們啦!」


  午餐的料理味道很好,翼要開車,只小酌了兩杯,剩下的全交給另一位解決囉!

  「接下來去哪裡…嗯,去代官山逛逛吧?」



  「這件你穿不錯,不過不要配那雙鞋啦!」翼笑得好開心。

  「那這件怎麼樣?」挑了一件黑色的外套,最近這種深色系穿得比較多。

  「這件呢?」拿了幾件在對方身上比劃著,兩人討價還價,最後翼贏了,買黑外套。

  結帳時翼偷瞄了一下,唉…還依依不捨地在看櫥窗裡那件燙金紅T恤…好吧。

  這個人的品味啊…

  「那件還有貨嗎?」故意壓了聲音問。

  「有啊!現在特價。」

  「那,M號的,也帶一件!」

  給他個驚喜吧!



  因為不是假日,下午的代官山有點冷清,雖然少了圍觀的人群,不過故意要跟的人卻少不了,翼發現遠遠看著他們的人越來越多,配上今早就緊追不放的記者,有點氣悶。

  「這樣真沒意思,去你那裡吧!」

  拿著大包小包,上車。

  車往海邊開去,途中在便利商店裡買了些零食,邊聊邊兜風,倒也頗愜意。

  打開窗戶,風吹亂他的髮絲,翼趁著路上車少,偷偷瞄了一眼。

  真的很美。

  一直,我都和這樣的一個人在一起呢!

  真的,很幸福。

  淡淡的,笑容浮現在翼的臉上,他偷偷的希望那容易得意的傢伙不要發現。


--



  因為搬到很遠的地方,翼開了兩個半小時的車,到海邊。

  到的時候,早逝的冬陽已經斜掛在海平線,雲霞纏繞著遠天,牽繫著染紅了一整面天空,滿滿地溢到了海面上。

  天氣冷得像要結冰,吹來的風反而不寒冷了,翼站在那面海的斜坡上,仰著頭。

  那風是微暖的,環繞著,繚繞著,就像某人的懷抱。

  「到了。」輕聲的,翼溫柔地說。

  
  我愛的人,住在面海的地方。

  翼面對著他,緩緩地坐下來。

  閉上眼睛,任那雙溫暖的手撫著他的臉頰,撥亂他的頭髮。

  那聲音無聲地唱著歌,是他倆熟悉的旋律。

  他真的聽見了!



  即使唱歌的人,沈睡於此。

  「我很想你。」

  翼微笑著說。

  「不過,似乎沒那麼想你了。」


--


  一開始很可怕。

  一走到街上,滿滿的,滿街都是你。

  房間裡也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全部…全部…,你充斥在每個角落,每個瞬間。

  我發現街上每個人都像你,有時是眼神,有時是聲音,有時是一個小動作,一聲嘆息或一陣輕笑。

  累積、累積,那些已經早該忘記的事,你一消失,就變得那麼鮮明。

  十二歲見面時,正是櫻花飄零的季節、某個夏天,我們在海邊拍MV、秋天的電視特輯,你吃壞肚子、某年冬天你拱我去挑戰滑翔翼;我們去過那個公園拍照;在那間餐廳裡接受訪問;趕戲不及時闖過那盞紅綠燈;在那個街角大吵過一架;有回經過這條街,你打電話給我;某次出外景曾爬過那座山;這是常常一起工作的電視台;小時候每回練舞,總會在這個車站看見你等車;那間便利商店的熱咖啡是你的最愛;上次你說這台販賣機會吃零錢……

  沒有地方可去。

  天下沒有今井翼容身之處了,滿滿地、滿滿地…你充滿我身邊每個角落。

  在那裡你曾說過某句話,在那裡你對我笑了,你在那裡生氣過,努力過,激動過,傷心過。

  恨過,愛過……

  那天你約了我。

  「明晚跨年結束就能休息了,後天一起出去晃晃如何?好幾年沒時間初詣了。」

  我好高興。出道以後,我們一直很忙,一開始忙著找回往日聲勢,後來忙著爭一口氣,新人上來了,我們又忙著抵抗潮流。

  年末的工作量就像戰爭一般,現在有了一線希望,忍耐,只要努力到後天,我們可以在一起。

  去吃頓好的、喝喝酒、然後去海邊,晚上人少了,我們去參拜。

  你興奮地計劃著,明明我們都三天沒睡了,卻那樣地迫不及待。

  在一起一整天,然後一起去,許下一個願望。

  可是跨年晚會那天,你沒有來排練。

  我知道第二天早上你還有通告,那是挪不掉的,你得先去排演。

  但是四點了、五點了、六點了…十一點要開始的晚會,為什麼你還是沒來?

  十點,連開完演唱會的前輩們都過來,就在剛哥哥忍不住問我時,經紀人出現了。

  「翼,你來一下。」

  車子載著我,越過年末熱鬧的城市,我們熟悉的東京,去醫院。

  跟你道別。

  你睡著了,竟然比我先休息了。

  這也難怪,演唱會、賀年節目、宣傳、打歌、雜誌、新戲。

  早就累了。


  我想拉拉你的手。

  那年演唱會,你先來牽我的。

  你先打電話給我的。

  你先對我笑的。

  你先說,我們一起跑吧…

  好冰…好冰…



--


  翼拿出袋子裡的襯衫,把包裝打開。

  「你穿這個顏色,真的很好看。」

  對著空氣,翼把襯衫攤開,在不存在的人身上比照著。

  「比我穿好看。」

  笑著搖搖頭:「送你的,還嫌?」

  翼把剛剛買的衣服也拿出來。

  「這個也是送你的。」

  黑外套。

  「跟襯衫剛好配成一套。還有還有…」

  翼露出調皮的笑容:「你看!」

  紅色的T恤。

  「拜託你了,只要在家裡穿。」

  然後是酒。

  「我得開車回去,酒給你喝。」

  當個明星,要守規矩。

  翼拿出紙杯,把茶倒進自己的杯子裡,把啤酒倒進另一個杯子裡。

  「我新學會的下酒菜,很好吃哦!」

  用筷子夾起的下酒菜,翼舉起手想餵誰。手一鬆,掉在地上。


--


  那個跨年晚會,只能照常進行。

  瀧與翼的部份,請讓翼一個人表演。

  因為是組曲,到了開演前三十分鐘,根本不可能抽掉。

  經紀人擔心地看著我,我卻沒什麼感覺。

  不像真的,剛剛只是一場夢而已吧?

  他們告訴我你死掉了,然後帶我去看一個不理我的,長得像你的人,就這樣想把我打發掉了?

  那只是一場夢。

  「小翼,今天要一個人唱嗎?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消息還來不及宣佈,剛哥哥好心地來問我:「別賭氣,瀧澤很忙沒法來吧?一個人唱太寂寞的話,下次見面再討回來就好啦!」

  即使知情的人想阻止,也不知道從何阻止起吧?

  我笑了出來。

  真的很好笑,如果要再見面,說來也是很容易吧?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唱,謝謝。」

  看我笑,剛君也安心了,不過接下來,他會內疚吧?

  不是他的錯,可是他就是這種人,我看見經紀人向他和光一走去,隨著每一句他話語,剛君看著我,漸漸變了臉色。

  先是驚訝、再是難過、然後是擔心、緊張…

  輪到我上台了,不要,不要來安慰我。

  因為你沒有去哪裡,你只是一時來不了,你沒有離開我。

  我站在舞台上,台下滿滿的觀眾,手上拿著各式各樣的扇子。

  那是我們熟悉的情境,即使人再多,也該習以為常。

  在人群之中,有你的名字,我看見你的名字。

  音樂聲開始,是夢物語。

  我唱你的歌詞,也唱我的歌詞,唱著…唱著…

  輪到你了。

  為什麼沒有聲音?

  為什麼你沒有站在我身邊?

  為什麼……?



  不會只有今天,而是以後、永遠…都會是這個樣子了。

  你不在那裡…你不在那裡…你不在………

  音樂聲尷尬地中止了,台下滿滿是不解的鼓燥聲。

  在叫,在喊,你的名字、我的名字、你的名字……

  你不會回來了。

  我相信了,其實我相信了。

  摀著耳朵我不願聽。



  「閉嘴!閉嘴!」

  原來我早就淚流滿面。

  抓著麥克風架我想站好,可是卻毫無招架之力的跪下來。

  不知道怎麼辦,我不知道怎麼辦。

  只能哭…聲嘶力竭的哭。



  今井翼瘋了。

  第二天報紙的頭條,我沒有看。

  我想這句話,應該會夾在頭條之中,你的新聞裡面吧?

  那天第一次,我去電視台門口,載已經不在的你。

  也許那天看來很落魄吧?

  當然也可能之後看起來也很糟。

  我自言自語的模樣,就直接上了新聞。

  是個瘋子。



--



  翼輕輕地啍著兩人唱過的曲子。

  這些歌明明唱得很煩的,一遍又一遍,不知道要重覆多少次。

  可是還是和那個人一起唱,比較好聽。

  現在一年要開兩次演唱會,年中一輪,是翼魂。

  年底只有一場,也是翼魂。

  年底那場,翼違反自己的習性,儘量地,拼命地華麗,變魔術、吊鋼絲,想得出來的花樣,都玩。

  歌迷也清楚他在做什麼,一年比一年,這場唯一的演唱會,人越來越多,場地越來越大。

  唱完,翼會趕去跨年,然後明天放假。


  翼哼著曲子,拿出打火機。

  先試白襯衫吧?

  點火。

  棉加麻,純粹的質料,很快就燒起來了。

  「你還記得嗎?赤西那個炎舞城的笑話。」

  「我聽了很生氣呀!沒想到你居然覺得很好笑。」

  「其實你比我更讓人擔心哪…你從來不知道。」

  翼聽見不遠處傳來的驚呼聲。

  「真煩,每年都跟。」

  對方沒開鎂光燈了,可是快門的聲音咔嚓咔嚓地響不停。

  「就算跑也沒用,反正最後我們一定要來這裡,那些傢伙守株待兔…」

  翼咋咋舌:「真煩,對吧?」

  風呼呼地吹著。

  是啊…是啊…


--


  「翼,你開開門…」

  是剛哥哥的聲音。

  我不想開門。

  剛卻自己把門打開了。

  是啊…關了一個月,原來我沒鎖門。

  「你……」

  很恐怖吧?

  我知道,又髒、又亂、就像個廢墟一樣。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動。

  「小翼!」

  大概我看起來,也跟這間房間沒兩樣吧?

  剛哥哥真的疼我。

  即使我爛成這樣了,他也一句話都不嫌。

  「起來!到我那裡去。」拉著我的手,他一邊說,一邊流下眼淚。

  我只能搖頭。

  我不想說話。

  我不想應酬。

  我不想,我甚至連去想,都不想了。

  我甚至連一個人也不想了。

  我希望沒有人。

  沒有任何人。

  沒有我自己。

  「小翼,別這樣,我照顧你。」剛難過地哭了。

  然後,另一個人也來了。

  「放開他。」

  「光一……」

  「剛,放手。」

  「我不要。」

  「放開!」

  啪啦!

  光一把一大堆報紙丟在我面前。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他在我家門口撿來的。

  一個月,足以讓記者失去耐性走個精光,卻不足已消耗掉送報生的耐心哪……

  「看完,每一份都看。」

  「光一!」

  剛急著把那些報紙搬離我的面前,每一份上面,都有你的名字,隨著日期的推移,越來越小。

  「剛,別收,讓他看。」

  「光一,你不明白,不是每個人都能跟你一樣……」

  「他得跟我一樣才行。」

  光一把剛手中的報紙搶回來,蹲在我面前全塞在我手上。

  「你看清楚,你正在一手催毀你努力的一切!」

  那又怎樣。

  「你連他的份也要一起敗個精光嗎?」

  我低頭看,那報上斗大的標題。

  『瀧澤秀明識人不明

  和精神病患共事十餘年…』

  瀧澤秀明真可憐,他愛上沒能力的神經病,事實上他笨得連對方是個沒能力的傻子也分不清,撿了垃圾當寶。

  他賠了大好時機,賠了燦爛青春,拖著一個只懂著靠著他的男人,成了一個笑話。

  其實他跟今井翼的友情都只是笑話,今井翼一開始就對瀧澤懷著異樣感情,他要脅瀧澤和他組團,瀧澤出意外後,今井就崩潰了。

  真好笑…那個人…那個人是可以要脅的嗎?

  笑話,他會給你好看的。

  那個不認輸的人。

  「你可以繼續爛在這裡,今井翼。」光一的聲音很冷:「反正照這樣下去,再過個一年半載,全世界都會把你們忘記。」

  「包括他。」

  光一把今天的報紙摔在我臉上,那上面你的照片,只剩下好小一角。

  「光一!」

  剛生氣了,幾乎就要一拳揮過去,卻在看見光一的表情時停下來。

  後來我聽剛哥哥說,光一在哭。

  真可惜,那時我除了你,什麼都看不見。


  「小翼。」

  隔了一天,剛來找我,我正在整理客廳。

  體力整個沒有了,光把地上的報紙收拾起來,就喘得頭昏眼花。

  我想接下來要休息一下,再把自己洗乾淨吧……

  剛看著我,苦笑。

  「你坐,別起來招呼我。」

  好,我坐。

  如果不想想事情,聽話,就是唯一的選擇了。

  「小翼,把這個背起來。」

  剛把一本書塞在我手上,我低頭一看,是一份劇本。

  「這是光一的新戲,他本來不接的。」

  我低頭一看,劇名很諷刺。

  『消失的昨日戀人』

  「光一跟製作單位說好了,讓你演戲裡的反派,他就接。」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連站都站不穩了,要怎麼演?

  「我翻了一下,戲份很重。」

  剛看著我:「翼,演吧。」

  「還沒有結束嗎?瀧與翼?」

  「沒有,還沒有結束,沒有。」

  原來,還沒有結束。


--



  翼把黑外套也拿出來,燒了。

  然後是紅色T恤。

  點火前他苦笑:「我實在很不想給你這件衣服。」

  「不過你很喜歡吧……。」

  隨著火光,扭曲、焦黑…一片片變成灰燼,一吹風,輕飄飄地隨之飄零,落入海裡。

  遠了,遠了。

  第一年翼來這裡,記者跟著,第二天報紙上小小一角,今井翼瘋了。

  「其實我沒有正常過。」翼對著那個人說:「這點你最清楚。」



  『消失的昨日戀人』演得很辛苦。

  在戲裡不斷為難著光一,又愛、又恨、又嫉妒。

  用盡力氣,費盡心機。

  他是愛情的賭徒,不惜玉石俱焚。

  到最後,一切都失去了,所愛的,所恨的,全都不在了。

  那一幕,下著傾盆大雨的夜裡,翼一個人衝到大馬路中央,想死,卻連一台車也沒有。

  「回來!回來!你怎麼可以丟下我!快回來啊!」

  他憤怒的哭喊著,空空的街道沒有回音,只有雨一直下。

  「回來!回來!」翼跪下來,不甘心地搥著地面,鮮血流滿了雙手,再被雨沖去,變得蒼白。

  「回來!你快回來!你是我的!別走!」

  翼瘋狂地叫著,他受傷了,導演應該喊卡,卻沒有人說得出口。

  台詞已經說完了,翼還繼續著!

  「回來…回來……」哭號變成了抽泣,翼抱著頭伏在地面上…顫抖著。

  過了好久,安靜下來了,他抬起頭,望向天空。

  伸出的手,抖個不停,就像遙遠的彼方,有人向他張開雙臂。

  「……帶我走。」


  淚還在流,翼,微笑了。


--


  一部戲扭轉了翼的人生。

  他拿走那年所有的配角獎,旋風似地掃走所有報刊的版面,走在街上,到處都是他的招牌。

  翼開始瘋狂地,辛勤地工作。

  今井翼不再是那個微笑的翼了。

  他的形象冷酷,充滿心機,卻是一種危險的魅力。

  從頭開始學,上節目時,他的應答如流充滿個性,可以連著三季接著戲約,再演電影,出席各種活動、代言。

  就像換了一個人,來演『今井翼』一樣。

  「剛君很擔心我。」

  翼再把酒倒進對面滿滿的紙杯裡,酒杯裡的酒不曾減少,溢了出來。

  「其實我很清楚,你不在了。」

  第一年,翼來這裡,是個瘋子。

  第二年,翼變成重友誼的熱血相方,又上了頭條。

  第三年,第四年…隨著翼的名氣越來越大,各種華麗的讚詞配合著夢幻虛象起舞,每年的今天,變成記者年頭最重要的日子,他們要跟,看一個巨星如何重情重義。

  「如果你在,我不用這個樣子。」

  「你知道嗎?跟你在一起的那些時候,才是我最好的日子。」

  翼一邊說:「真糟,還是忍不住。」

  眼淚停不下來。

  「最近我很少想你了,光想,就怕。」

  街上不再全是那個人的身影了,變成某個場景,某個特定時間,某個關鍵字。

  「我怕你被別人忘記,會不會我先忘記你?」

  翼胡亂抹抹眼淚,姿勢很笨拙,就像一瞬間,又變回那個什麼都不會的今井翼。

  「明年來這裡,我不會哭了…。」

  「呵呵…雖然,去年我好像也這麼說。」

  夕陽已經完全落下,星光取代了落日餘暉,在遠天眨著眼睛。

  翼打了個噴涕,急忙找件外套披上。

  「我好好地,努力地照顧自己。」

  「就像你照顧我一樣。」

  風呼呼地吹著,就是回答。

  「我會過得更好的,我要讓你看,如果你在,我們會有多好。」

  風還是吹…

  「那麼,今天的約會就是這樣子了,我玩得很高興。」

  「明年…再見吧……」



  聽見了,聽見了…

  那遙遠的風聲……



FIN
--


我本來不是要寫這種東西的
可是寫結婚五次,那個日生劇場的笑話時
我突然想到如果…真的…
那會是怎樣的情景

居然宰了某人
想拉我去掄牆就掄吧!
心疼牆的
請下手輕些……


寫到最後
我很激動
所以文章變得很混亂
故事的條理也很散
希望看過這篇的人不會變得以後看到我的文就跳過啊^^0

我平常不是這樣寫文的人啦…

其實寫到最後
我…很想哭…

希望到我大去之前
這兩隻都健健康康,好好地活著。^^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TING
  • Q口Q<br />
    我也看過類似的光剛文<br />
    一樣的讓人 Q口Q
  • sleepyblue
  • 我想看……<br />
    <br />
    可是我怕哭~"~0<br />
    <br />
    其實寫完再看一次<br />
    居然我飆淚了<br />
    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自戀狂<br />
    看自己的文會噴淚…<br />
    <br />
    不敢再寫這種了= =<br />
    (尤其是寫完時剛好朋友把光一的CD拿來給我,我配著下弦<br />
    月聽時整個人抽空…)
  • son
  • 布鲁啊......<br />
    人家要甜文喇~~~~~<br />
    你看我讨文都讨到bo上了啦........<br />
    <br />
    ps那个TSUBASA我算是看懂了........
  • TING
  • 我在麵包論壇看的(關站了)<br />
    我來去問前輩是誰的文<br />
    再找來給不錄看<br />
    一篇是三部曲呢 (兩個人輪流B*消音)<br />
    其中一部真是Q口Q<br />
    一篇是跟不錄一樣用其中一個人的角度寫的<br />
    我去找(豪氣)
  • sleepyblue
  • TO SON<br />
    <br />
    甜…<br />
    可是還有番外…<br />
    <br />
    其實本來是沒番外的啦^^<br />
    只是我發現自己埋了山下那個伏筆<br />
    居然忘了拿出來用<br />
    <br />
    單獨拿出來有點多餘<br />
    正在想怎麼寫…<br />
    <br />
    甜的悲文可以嗎?(小聲說^^0)<br />
    <br />
    TO 親愛的TING~<br />
    <br />
    要看~要看~(猛舉手)<br />
    可是我可能會飆淚~"~0<br />
    <br />
    自從豔鳥君用兩張專輯收服我的耳朵後<br />
    (其實還要加上之前KK版的事啦^^0)<br />
    我就一直在騎牆了…<br />
    現在光一居然直接命中我日本劍客控的弱點……<br />
    <br />
    好吧…反正為這些人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0<br />
    只是看你的描述<br />
    那篇文鐵定催淚~~~我好備好面紙等著滴…<br />
    (最近P2是怎麼了嗎?總覺得有點小冷清…好寂寞呢~"~)<br />
  • TING
  • 那我去找(希望找的到)<br />
    P2那邊 我的解釋是<br />
    SOLO太多了拉Q口Q<br />
    你也知道主構成是LL派XD<br />
    還有 真不知道該不該說<br />
    大家都在爬牆(默)<br />
    <br />
    我跟相方還在關八的旋渦中 不想爬出來<br />
    你家相方依然在挑戰光一詛咒萌准一吧XD<br />
    YUTI 尤佳力 桃子 好像都很忙@@<br />
    <br />
    不過十週年要到了<br />
    到時會天天爆的拉XD
  • son
  • 不路.....<br />
    每次伱寫的甜文或者開水文...<br />
    我都看得想哭....<br />
    雖說是看得很舒服...<br />
    但總覺得有淡淡的悲傷...<br />
    所以...<br />
    我覺得伱是悲情繫的寫手....<br />
    自問是糾結型的...<br />
    吶....<br />
    結束暸這篇請好好的甜下去吧.....<br />
    話說我看見伱在我bo上的畱言暸...<br />
    domo..<br />
    最近好喜歡逛伱的bo...<br />
    期待看新的文~~<br />
    我啊...在這蹲好暸......
  • REN
  • 可以說嗎?<br />
    看完後最被撼動的情節.......<br />
    <br />
    是光一的眼淚......<br />
    <br />
    話說翼都變成這個樣子 了<br />
    一直回想的竟然是光一的眼淚?!<br />
    回家懺悔......<br />
    <br />
    今後也會常來這待的人+1 ^_^<br />
    看到之前Blue回應的留言<br />
    Blue真的觀察入微!<br />
    我的ID通常前面會加Tackey啦!<br />
    不過是不偏不倚的瀧翼放唷!
  • sleepyblue
  • TO TING<br />
    <br />
    剛剛登進去P2看到你的信啦^^<br />
    謝謝你囉~(抱)<br />
    我要去找面紙來啃文了…<br />
    <br />
    應該…不會…太悲吧?(抖)<br />
    <br />
    只是覺得P2突然冷了<br />
    有點小寂寞<br />
    不過我不是請假的人嗎^^0怎麼三天兩頭還是往P2跑…<br />
    <br />
    <br />
    TO SON<br />
    <br />
    謝謝你來捧場^^<br />
    你的BLOG看起來內容好豐富<br />
    可惜廣東話我沒法全部看懂…<br />
    (是廣東話吧?_?)<br />
    所以只能半猜半看<br />
    不過感覺得到滿滿的瀧翼愛唷^^<br />
    倒是翼境上看到你的某篇文…<br />
    其實也滿虐讀者的呀^^0(我在坑裡等著哩…)<br />
    <br />
    話說回來,我那篇番外還沒寫就被歸到完文區去了<br />
    該不會是版主在暗示我不要再出悲文了吧(狂笑ING)<br />
    <br />
    <br />
    TO REN<br />
    <br />
    謝謝你來捧場^^<br />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br />
    <br />
    每次出文都是讓剛掉眼淚<br />
    可是最近我覺得<br />
    其實會流淚的人才是真正堅強的人<br />
    沒有柔弱之處<br />
    就沒有所謂的堅強<br />
    所以那裡才故意把光一弄哭^^0<br />
    <br />
    自己回頭看寫完的文時<br />
    心裡很疑惑地在想<br />
    這篇不是瀧翼文嗎?<br />
    怎麼從頭到尾只有光一有帥到…<br />
    (剛和翼都沒有什麼帥的戲份,瀧澤根本只有風聲出場…還有<br />
    原本拿來當伏筆,結果寫下篇時被我完全忘記的山P,更<br />
    慘,僅名字出場一次= =)
  • nici
  • 被感動到勒……真的……<br />
    那個,山p的戲分我稍微orz一下,可憐的山p同學……
  • sleepyblue
  • 謝謝^^番外進行中…<br />
    <br />
    不過…因為種種因素<br />
    山P又要被我落下了= =<br />
    <br />
    對不起呀~山P^^0<br />
    也對不起呀nici<br />
    <br />
    以後也請多來坐坐唷^^0<br />
  • falls894
  • <br />
    先前實在是我誤會了<br />
    我還以為是Blue偷懶呢,都不更新<br />
    可是為什麼我每次進來首頁都是停在9/3那篇呢XD<br />
    <br />
    欣賞了傳說中某人被Blue幹掉的大作<br />
    我不得不承認,當我看到翼去醫院看到某人時<br />
    我幾乎要哭了<br />
    這種場面真的太震撼了啦XD<br />
    <br />
    然後事情的發生,居然還是在跨年控倒數前<br />
    一直看到kk被告知時的表情<br />
    只可以說,好有戲劇張力喔<br />
    真是有你的<br />
    <br />
    小吐槽一下<br />
    我覺得「消失的昨日戀人」應該是山P啦<br />
    他莫名的出現,又奇妙的不知所終 (呵呵)<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