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有粉紅
很粉紅
雖然什麼都沒做
(或者說什麼都「還」沒做啦^^0)

不好此道者小心勿入唷^^…









    結婚五次


  翼笑叉了氣,在one的會場座席第一排,咳個不停。

  一邊咳,翼還是忍不住一邊笑。

  台上的瀧澤看著,有點擔心。


--


  「喂喂喂!來說清楚一點,我比你短命就算了,為什麼要娶五個老婆?」

  下了戲的樂屋裡,翼可不管瀧澤脫到一半,故意擺著臉色問。

  這筆帳翼會來討的,這點瀧澤當然不會沒算到,還不如說,根本就是安排好等著他來算帳的。瀧澤雖然有種惡作劇成功的快感,不過剛剛翼咳到臉色發白的模樣,不知為何讓他有點緊張起來。

  仔細看看,翼整個人又瘦了一圈,前陣子養得有點圓的下巴又尖了起來,兩頰也沒什麼肉。

  眼圈黑黑的,現在臉色也不好。

  「瀧澤~你有沒有在聽啊?!」

  發現相方心不在焉,翼著嘴真有點生氣了。

  瀧澤打著赤膊,走到翼旁邊,拉著他的手臂讓他站起來。

  果然,手臂也變細了。

  瀧澤臉上浮現了不高興的表情,輕輕一帶,翼便撲進他的懷裡。

  「瀧澤…這樣太誇張了啦!雖然最近很忙好幾天沒見到面,可是等下我還得趕車。」

  沒有回答,瀧澤的雙手環過翼的腰。瘦了…果然……。瀧澤把臉埋在翼的肩膀和頸項之間,臉上有點刺刺的感覺。

  是呀…最近翼的頭髮又長了些呢……

  不忙,瀧澤就會覺得很慌,這是他的個性。

  一忙,卻又見不到,這個人。

  翼原本該推開瀧澤的。開玩笑,現在還在巡迴中,要是今天大戰三回合,明天他連站都不要想站,更別說唱歌跳舞了。

  可是翼發現,這只是個單純的擁抱罷了。

  暖暖的,緊緊的,抱著滿懷。

  想想那句「翼!你這個渾蛋!」要在日生劇場被叫多少次,翼的少年心性就忍不住發作起來,興起反將瀧澤一軍的念頭。

  「瀧澤,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前兩天抽空去醫院檢查。」

  翼在瀧澤的耳邊輕聲地說著。

  瀧澤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然後?沒事吧?太累了嗎?」

  沈吟了一會兒:「本來,應該是要讓經紀人商量好再告訴你的。」

  翼的手臂輕輕地環在瀧澤的背後:「也許,我不能一直陪在你身邊了……」

  沒有反應?

  有些出乎翼的預料,瀧澤只是繼續抱著他,連動都沒有動。半响,才乾澀地說:「你再說一遍……」

  原來是沒聽清楚?唉…我還以為沒反應咧,帶著惡作劇的快感,翼開口道:「我說可能…我…」



  不對。

  發現了。

  翼沒有再接下去。

  真的不可思議。

  從來,他就沒有聽過……




  瀧澤的哭泣聲。


  很細微,如果沒有仔細聽,根本聽不出來……




    有點顫抖、有點壓抑,如果不是在翼的耳邊,論他怎麼聽也聽不清楚的。

  也許這個玩笑不好笑……?

  「瀧澤?」

  「翼……」

  翼開始慌了,怎麼辦怎麼辦?

  從來就是翼在飆淚,瀧澤嘲笑一頓然後安慰他。這是翼習慣的模式了…

  如果此時哈哈大笑也許就能跳脫尷尬的情境,但對於瀧澤的反應,翼卻覺得心窩被糾得緊緊的。

  忍不住抱著瀧澤,更緊一些。

  「我開玩笑的,瀧澤,我開玩笑的。」

  翼輕輕地說。

  原來,對這個人來說,翼先走一步的笑話其實並不好笑。


--


  結果任在場觀眾怎麼叫,最後還是只有瀧澤出現了。

  「不好意思,翼還有行程所以先離開啦!」

  瀧澤一邊說,一邊氣呼呼地瞄著後台的方向,一轉過頭還得對著觀眾們展露笑臉。

  就在剛剛,不到十分鐘前。

  「你說…什麼?」

  「因為醫生說我很健康,所以演唱會又要加場了啦!十月初大概也見不到面了。」

  「喔…」

  「喔是什麼?你哭了對吧?」

  瀧澤把翼拉開,突然把他推到沙發上,然後整個人撲上去。

  「瀧澤?」

  「你幾天沒睡了?」

  「你也知道最近通告趕,也才一兩天啦…」

  「哦~一兩天啊?」瀧澤臉上雖然在笑,不過逆著光翼還是發現了…

  眼裡殘餘的淚光後面,是有點冒著火的眼神…。

  「那你居然不睡覺跑來?看來你是不夠累睡不著?看我讓你更累一點!」

  「喂!不行啦瀧澤!明天真的……」

  「呃…」

  背後突然傳來第三者的聲音,瀧澤機警地轉過頭去,是一個伴舞的小Jr,大概被眼前瀧和翼的「打鬧」嚇了一跳,小小的臉蛋整個通紅。

  「什麼事?」瀧澤轉頭,前輩式笑容立刻回到臉上。

  「那個…舞台…舞台燈光師在問…在問下一場…是不是…是不是要把…燈光換一下…觀眾席也……」

  「我知道了,請幫我告訴他,等散好場場地空了我會去找他商量。」

  「嗯…可是……」

  「可是?」

  「觀眾席大家都還沒走…一直…一直在叫前輩們……」

  瀧澤聽得見,從觀眾席來的呼喚聲,看來得和翼再出去謝一幕才能有個了結了。

  「喂,翼…」

  雙手還被瀧澤壓著,翼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發出細小均勻的鼻息聲。

  居然……

  果然還是累了。瀧澤苦笑著想,這麼累也有心情玩騙人的把戲?

  「我出去謝幕就好了。」

  瀧澤對小朋友說,離去前帶上門,一回頭,正好瞥到翼那毫無防備的睡臉。


--


  通告的事當然不是說著玩的,瀧澤回來時翼已經被經紀人搖醒,揉著還很疲累的眼睛準備要走了。

  「瀧澤…剛剛…」

  「你知道為什麼你會結婚五次嗎?」

  瀧澤無視於翼先開口,直接插了話。

  「為什麼?」

  「因為那五個對象裡面,沒有一個是我。」

  翼傻傻地看著他。

  「所以繼續活下去的話,大概會一直結婚結個不停吧。」

  「喔…是…這樣啊?」

  「嗯,滿難笑喔?」

  「有一點。」

  「那下次就不要說那種不好笑的笑話。」

  翼笑了,點點頭。

  「不過,其實比你早走也好。」

  「為什麼?」

  「否則我傷心得哭了,誰來安慰我?」



  看著翼揮手道別的身影,自己也是兩輪黑眼圈的瀧澤嘆了口氣:「至少多睡一點。」

  「路上小心。」



fin~
--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hole
  • XD<br />
    <br />
    大頭,你肯定是累壞了。<br />
    <br />
    這篇好像沒貼好?<br />
    我是先在論壇上看到這篇的。<br />
    <br />
    好甜~~~~(亂笑滾動)
  • sleepyblue
  • 謝謝殘大呀^^<br />
    <br />
    我恍神了啦^^0<br />
    這篇早上起來突然覺得想寫<br />
    一邊寫一邊穿衣服化妝整理文件<br />
    還讓我遲到三分鐘= =<br />
    <br />
    所以早上來不及貼過來…^^0<br />
    <br />
    晚上回來人又整個笨掉了~"~0<br />
    <br />
    你真的很厲害<br />
    其實人累的時候真的很容易哭<br />
    可是似乎沒人看出來…<br />
    (結果瀧殿的個性在這篇裡就變得怪怪的了orz)<br />
    <br />
    這篇當然要甜^^<br />
    本來九一一就該出來的…可是腦袋一直是空的<br />
    結果還是兩位在one裡相親相愛<br />
    加上宣佈專輯加con<br />
    才讓我稍微醒過來呀^^0<br />
    <br />
    年底我們tt放應該會幸福些了^^流口水流了半年,瀧翼年只等<br />
    到一張單曲就太可憐了~"~…
  • chiaoli
  • 好甜啊(轉)<br />
    糖果然是吃不膩的(笑)<br />
    我好喜歡結婚五次的那個解釋ˇˇˇ<br />
    blue真聰明(抱)<br />
    我會好好記得的
  • sleepyblue
  • 可是在別的論壇有人看不懂^^0<br />
    還問我為什麼翼不和瀧在一起然後結五次婚會早死…<br />
    <br />
    嗯…這我該怎麼回答呢?_?(苦笑)<br />
    <br />
    只能說我文寫得不清不楚,伏筆埋得太不明顯就算了<br />
    連明著寫的都讓人看不懂呀~"~0<br />
    (看來我還欠修練^^0)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