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來,一開始我也許只是想依偎著你入眠罷了。

  可是我不像你那麼容易滿足。一些生活上的小小片段,一點點在旁人眼中的不足為奇的小小驚喜,就能讓你快樂上整整一天。

  我沒有辦法,就像你說過的,我總是想得太多,沒有辦法走一步算一步地前進,更沒有辦法像你那樣衝動地付出熱情。感情對你來說,是化學式,一公克加上一公克,出現的也許是光和熱,對我來說卻是數學題,一加一就只會等於二,得與失都在符號間那麼明顯。

  

  於是,夜已經深了,你睡了。

  在睡神的國度裡,你不若以往悠遊。皺著眉頭,似乎每個呼吸都必須去認真執行。

  不太舒服吧,我想,你在勉強自己。

  幫你披上一件外套,會不會也給別人太多想像的空間呢?

  頭靠著頭睡在一起,是不是就能做同一個夢?



  「搞了半天,王子樣原來在姬樣的城池裡呀!」

  榮治恍然大悟地拍拍頭表示理解:「一直都沒接到他的電話,我還在擔心那個友人居所流浪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哩!」

  有一天,為了上廣播節目宣傳新歌,我在電台巧遇了剛下節目的榮治。

  他說在你的網頁上看見你留在我家,感覺到放心多了。

  「前兩天我跟直也碰面,他也在擔心小柳到哪去了。我們本來都商量好,乾脆一三五讓他住直也那,二四六讓他留在我家,星期天就把他送去驚嚇部長大人好了。」

  這本來就是句玩笑話,我卻情不自禁地認了真。

  「他留在我這就可以了。」語氣違背了我的本意,聽起來想必不像在開玩笑,因為榮治看著我呆了一下。

  「對我來說,小柳就像是弟弟。」

  也許是我沈默不語,他考慮了一下,又說:「姬,你跟小柳都很努力。」

  「榮治……。」

  「有些事情,跨越了那條線,就會變得很危險。」

  雖然平時喜歡跟你在一起胡鬧,跟我們相較之下,榮治一直都是比較成熟的。他沒有多提這件事,我們天南地北地閒聊了一下,相約有空大家聚聚後就分手了。

  我被迫去想之前沒想過……,不,是故意不去想的問題。我們的工作一直都沐浴在鎂光燈下,現在也許還不明顯,但我感覺得到,你跟我都一直在走上坡路。

  終有那麼一天,你我的一言一行會被抽絲剝繭地拆開來檢視,到了那時,我能像你一般光明磊落嗎?

  我承認我心虛了。

  於是我們有了第一次爭執。

  「那種事情沒有必要寫出來吧!」

  「如果不照實寫還算是日記嗎?」

  「重點不是這裡,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粉絲看了會有什麼感覺?」

  「我不明白,我在TUTI家、在PAPA家、在MAMA家都是這樣寫的呀!」

  「是啊!我前天在姬家裡、我昨天也在姬家裡、我今天也……。」

  你終於變了臉色:「我沒有這樣寫。」

  「是啊!你沒有!」

  榮治說出了重點,我們都很努力。

  「……我住在這裡是不好的事情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衝出去,關上門,把你留在那裡,卻不敢在離開門口半步。

  我怕,過了十分鐘後,你會拎著行李走出這扇門。

  可是我也不能進去。

  什麼都沒發生,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只在想像的階段而已,我們應該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起住在男生宿舍裡。

  每天早上,我在你的懷抱中醒來,我會享受你熟睡中滿足的微笑。每天晚上,我回到亮著燈的房間裡,你告訴我今天去練舞了,去事務所見到了誰,吃著我做的飯菜,一起分享那些亂七八糟的笑話。

  我還想要多一點,但是,另一個我,充滿事業心的那個我偷偷地警告著。

  這樣就夠了!這樣已經太多了!

  你沒有什麼好心虛的,害怕的人是我,因為我腦海裡想的,超出你我實際能擁有的太多太多。我害怕每個人都像榮治,就光憑那三言兩語,就透視我心中不堪的寂寞,我籍口那份寂寞是你的!

  在事情偏離軌道前,我應該讓你走。

  十分鐘後,你出來了。

  我沒有開門燈,你背著房裡的光線,黑暗之中,我看不清楚你的表情。

  可是你看得到我的。

  「姬……」

  你放開了行李。

  你走過來了。

  你抱著我。

  「別哭,我不會寫了,我不會再寫了,別哭。」

  你必須離開,已經衍生出太多我不能控制的東西了。

  你一定要離開!

  「別走,拜託……。」

  我聽到我的聲音這麼說。

  「不會,姬,別哭,我不走了,我不走了……。」

  把臉埋在你的懷中,我聽見你的心跳得好快,你一定也知道了吧。我們正在做錯事,做錯的事情,走錯的路。

  但是你仍然緊緊地抱著我。

  「別哭,對不起,別哭……,我不會再寫了……。」



  那天夜裡,你抱著我,我們卻都睜著眼睛到天亮。我想你跟我一樣在懷疑,有一些想做卻不該做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讓他發生。

  夢想很大,我們不能肯定自己能讓它實現卻沒有犧牲。

  在我的床上,你似乎永遠都在沈眠,只有這天早上,你仍然張著那雙明亮的眼睛。

  「早安。」我說。

  「早安。」你說。

  我想起身,你卻緊緊地抱著我。

  然後,來了。

  一個青澀的吻,落在我的脣上。

  我的腦筋一片空白。

  一個吻,一個、再一個。

  當我清醒時,我發現自己正在回吻你。

  明明知道是錯的……

  如果被發現了……

  這是不對的事……

  我不想……再去想了……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