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沒對別人說過這句話,也很少聽到別人這樣對我說,所以剛剛接到電話時,我楞住了。

一星期中難得有空檔,上完課和同事吃完飯,我抱著筆電跑到速食店裡,想做翻譯想寫點東西,都好。

總之我想空一點點自己的時間,做一些想做而不是必須做的事。

然後我接到那通電話。

對方是我的前同學,畢業後算不常聯絡的朋友。他去國外唸書,我在台北工作,幾年後他回來了,在大公司裡當主管,我還是個小職員。

雖然中間同學聚過一兩次,我們飯局間也曾聊過,不過生活環境的差矩越來越大。他聊台北哪裡有好的bar好的夜店高檔餐廳,我聊遊戲聊動漫聊日劇。

「你怎麼還是這樣?」

有時我覺得和他們很疏離,大學時我過得忙碌,早上上班晚上上課,班上課業之外的活動幾乎都沒參加,說得到話的人始終就是那幾個。當時還有共同的話題,但正式出社會後,他們全都往前跑,變成成熟的社會人了,好像只有我長不大,每天在工作裡燃燒殆盡之餘,還是打電動看書看動漫看日劇……。

某種意義上來說,遊戲研發的人看起來多半都比實際年齡年輕,是因為一些部份始終沒有正式社會化吧?

但也因為這樣,我們可以說的話也越來越少了。

前年他結婚,去吃喜宴時我還是包了高於行情的紅包,我想相識多年,大包一點應該的,結果那天晚上他居然打電話來,把我嚇一大跳,還以為是有人去鬧洞房叫他打電話給手機裡有電話的女孩子。

「你不是結婚了嗎?今天晚上當然要嘿嘿嘿呀!」我還這樣調侃他。

他只是笑。

其實沒有那麼熟了,後來。打開MSN有時會看到他的ID亮起來,看到ID熄掉,然後又亮。我知道他上班了,他下班了,他回家了。他大概也只能這樣看著我的ID變化。回想起來也許該婉惜,我仍然覺得他是我的朋友,只是生活圈子差異越來越大,已經沒什麼話題上的交集。

去年我聽說他離婚,這消息在朋友間傳來傳去,會被反覆提起的原因是他明明娶了一個有錢的老婆,離婚時還是被大敲一筆。他們住台北市數一數二昂貴的地區,房子卻歸妻子,他只好急忙找房子,好在他每個月的薪水聽說是我的兩倍以上,不至於太過悲慘。

知道這件事的那天,我看著MSN上的ID亮了一整天,想敲他卻又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那時我也陷在低潮裡,兩個正在自憐的人只會拖著彼此向深淵前進,清醒的岸上人才是真正的救贖。

他的ID不像我的表情豐富,我早上可能很開心地在ID上開玩笑,中午在抱怨主管,晚上開花。他永遠只亮著他的英文名字,就像他現在的身份地位和氣質,也許就是跟我不在一個水平上,我不知道怎麼開啟話題,只能盯著ID嘆氣。


然後,就是今天了。

我在吵嚷的速食店裡接到他的電話。

他說他好愛我。

我嚇傻了,我們不是這種關係。

他大笑著說,他去上某種我沒聽過名字的心靈成長課程,然後要他們打給所有他不表白會有所遺憾的人,大聲地說他愛對方。

「我是第幾個?」我覺得很有趣,忍不住問他。

「第九個,很前面吧!」他說:「不過總共有三十幾個。」

想像每個人跟我一樣驚恐的模樣,我笑了:「天哪,你會被當成笑A,拜託萬一名單裡有跟你工作有關係的人,千萬別打給他,你會失業。」

「我已經失業了。」

「你說什麼?」

「我離職了。」

「……。」換我說不出話來。

「別擔心,我有存款啦!」

問他為什麼,他只是一逕顧著笑,我叫他不要亂上什麼心靈課程,人會變得怪怪的,這種例子非常多,他不置可否。閒聊了幾句,我們一如往常快速耗盡微薄的話題,識相地互道再見。

「等一下!」在我掛掉電話前,他叫住我,竟然又說了一遍。

「我好愛你。」

「夠了啦!很不蘇湖耶~」我說。

掛掉電話,我覺得怪怪的,想敲其他同學問看看,但我少數有聯絡的幾個人都不在線上,只好打電話給一個不是那麼熟,但以前和他走得滿近的男同學。

他接電話的聲音很奇怪,就像剛哭過一樣。

「你不知道嗎?他肝癌所以離職了……」

我聽見電話另一端哽咽的聲音:「他剛剛打電話來……」

「說他很愛你嗎?」




打電話給別的朋友,有人說他發現得太晚了,有人說他們公司一知道他生病就叫他走人,有人說他不打算治療。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發生好多好多事,而這些部份我全部都錯過,一瞬間全部湧上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連看個日劇也會哭得稀哩嘩啦的我,卻一滴眼淚也掉不出來。

我想哭,我想撥電話給他,但我都做不到。

他接電話時我該說什麼?

我覺得很可惜,我覺得很遺憾,或是對不起?

或是他希望我對他說「我也愛你」?




如果是我,也許我沒有這樣的勇氣,打這樣的電話。一如往常,他還是比任何人都勇敢,也比任何人都更重感情。

為什麼是他?他還年輕,他甚至還小我一歲。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世界?想死的死不了,想活的卻又不讓他好好活下去?



幹……我還是哭出來了。



PS 抱歉我罵髒話。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gmokio
  • 能理解你的感受, 我估计我和BLUE的年龄应该差不多,我身边的同学和同事, 有的已经离婚了, 有的得了癌症去世了(是以前的上司,才刚刚四十岁,他的女儿才小学), 另一个前同事做了很大的手术. 过去总觉得这样的事情离自己还很遥远,居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真的很难接受.

    PS: 我今年发现自己长白头发了, 吓人.

    再PS:连一直被嘲笑单身到底的83都表示想寻觅另一半了, 吓人.
  • 你說得很對^^"

    其實我們都知道人世無常,只是面對時,感覺才真正地刻骨銘心,謝謝你的回覆^^~

    sleepyblue 於 2010/06/14 01:08 回覆

  • Indigo
  • 那快點和他說些妳內心真正想對他說的話吧,他會想聽的(我猜啦)
  • 後來我們有再見面,不過大家都不好意思說太多。

    不過他跟我約半年後再見一次面^^"我跟他說我很開心……

    sleepyblue 於 2010/06/14 01:10 回覆

  • judy
  • 我想這文你可能只願掛幾天,所以,我想留言
    肝癌並非絕症,我學姐父親被醫生宣判只剩幾個月卻多活了好幾年,所以,不要放棄,要樂觀...
    我想,雖然我們不認識,但看著你的文,我也好想說,我好愛你...那種是一種同一國的同胞愛...
    所以快點回訊息給他吧...
    你也要堅強哦...變的我好擔心你了哩...
  • 我後來有跟他再見面了,雖然什麼話我都不好意思講^^"

    他想搬去花蓮住,我們大概猜得到他可能想輕鬆一點,不過他也跟我約好了半年再見,我相信會的……

    爬了一下自己的網誌,我最近真是個灰暗的人,讓大家擔心真的很不好意思。

    感謝你^^(抱)

    sleepyblue 於 2010/06/14 0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