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短文

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如不了解何謂J禁或無法接受此類題材者請勿繼續閱讀。

其實照預定來的話今天應該是夏日的盡頭的終篇,但因為本人厚顏開天窗,總長生日會剛好寫得很悲傷。

所以今天先切過來貼短文……硬要甜就是了^^

恭賀殿下壽誕~




--



天亮了。

雖然閉著眼睛,翼還是知道,因為陽光透過眼皮,是暖暖的橙橘色。

拉緊被窩、動動身體,腦袋好像還不太清楚,不過沒關係,已經可以休息這件事情還沒忘記。好累哦~要多睡一點。

白天比晚上溫暖了些,翼把頭伸出膨鬆的被窩外,睡著睡著,雙唇便微微張開,然後一股涼涼甜甜的香草氣息,便溜進嘴巴裡。

好香,好甜……有點像做夢呢!翼輕輕地揚起嘴角,漾了一臉幸福的笑意,雖然一時之間有一點害怕,但旋即想起昨晚自己睡在誰的懷抱裡,便開開心心地張開嘴了。

冰淇淋吃在嘴裡冰冰涼涼的腦袋好像醒了一點,但還是不想起來,所以翼索性不張開眼睛。

昨天做了什麼呢?翼回想著,眼皮前的光亮有時被擋住、有時又亮起,顯然有人在測試他是裝睡還是吃完繼續睡,所以他決定都不要動。

香奈兒千秋樂後,大夥兒聚餐慶祝,喝完第二攤要去第三攤時,翼推說明天有活動要趕回東京,先離開了。

雖然帶著醉意,翼還記得自己上了新幹線,在車上迷迷糊糊地睡到東京車站,然後因為有些醉過頭,找洗手間吐。吐完清醒一點後,出車站叫計程車。

然後呢?

翼張開嘴巴,想了一個月的冰淇淋又自動送了進來……啊……真是人間天國。

然後因為他忘了帶鑰匙,不想按鈴叫瀧澤起床上廁所,所以打算坐在高級公寓門口等天亮。但管理員出來了,大概太常看到他,很直接地就按下瀧澤家的電鈴。

然後呢?

長得非常帥但穿著大T恤,看來還沒有睡意的義經大人出現,向管理員非常有禮貌地道謝後,把「掛」在管理員身上的他領走,掛到自己身上。

嗯嗯……是這樣沒錯。

香草冰淇淋再來一口。

然後應該是進到屋子裡了。啊!對了他吵著要洗手,於是有人幫自己洗……全身?

咦是這樣嗎?

記憶有點模糊,但好像是這樣。因為很想睡了,好像頭髮莫名其妙就乾了,衣服也自動就穿好,乾乾爽爽地躺在好舒服的床上。

翼忍不住嘿嘿地乾笑兩聲,剛好又吃到一口冰淇淋。

因為有遇見義經大人嘛。

那傢伙現在應該是一臉「看你什麼時候要張開眼睛」的樣子,苦笑端著一杯冰在旁邊,害我眼前的陽光缺一角吧?!

多享受一下。

然後呢?

糟糕……因為太累,好像有點想不起來。

對了,他有點粗糙的手,開始滑過我的背……。

接著是攬住腰。

吞下口中奶香濃郁的冰品,翼輕啟雙唇。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口乾舌燥。

明明正在吃冰。

聽說蛋白質吃太多,身體會開始需要水,所以本來就會渴。


但是後來……怎麼好像沒有後來?


又一口冰送進嘴裡,雖然甜甜的是幸福的滋味,怎麼味道又有一點哀怨?

翼又吃了一口,突然想起來。


啊……


再張開嘴,送進來的不是冰淇淋。其實料得到,是滿懷那男人的氣息。

熟悉的香水味,呼氣輕輕噴在臉上,嘴唇好柔軟。

就連唾液的味道也很熟悉,昨晚好像也有這樣。


可是呢………


翼張開眼睛,那張帥臉果然有點可憐兮兮。

「嗯。」

多吻一點好了。

好不容易有點空檔……

「冰……」

「等下再吃。」

瀧澤揉亂了自己的頭髮。

「可是……會融化。」

「我買冰山給你。」

「你說的……」哦字還沒出來,又被吃進對方嘴裡。

累積了一夜的怨氣,索求果然有些激烈,全身氣息都要抽乾了,瀧澤才放開他。

「我……」

「祝我生日快樂。」

連回話的機會都不給,再吻。

「可是……」

「祝我生日快樂。」

又一個。



一邊吻,翼科科地笑了。

「祝我……」

「祝你生日快樂。」

翼從被窩裡伸出手,抱住那個人,緊緊的。





END




--


恭祝大人二十八壽誕,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XD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