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

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如不了解何謂J禁,或無法接受此類題材,請勿繼續閱讀,感謝。






--


「瀧澤,我們失業了耶。」

雖然語氣故作輕鬆,不過表情倒是來不及藏好的沈重。店家把酒送上桌,翼開頭就先乾了一杯。

「杯子很小,但這種酒後勁強。」瀧澤拿起杯子啜了一口,今天大概只能喝這杯了。

「應該要乾杯的。」

「那你打算怎麼回去?」

「……。」

「對不起。」

突如其來的道歉果然讓翼楞了一下:「怎麼了?」

瀧澤嘆了口氣:「我沒跟你說。」

「哦,我是嚇了很大一跳。」

翼沒多說什麼,又倒了一杯,沉默像漸漸漲起的潮水淹沒了兩人。

如果要談,可以談的話應該堆得比山還要高吧?但這種時候說什麼也沒有閒聊的氣氛,更別提談事務所的事情,於是兩人默默地等著菜上桌,默默地把料理塞裡嘴裡,翼默默地又倒了幾杯。

一般人心情不好也許會食不下嚥,但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就這樣一口接一口機械式地把一桌好酒好菜給掃完,如果和平常有什麼不一樣,大概就是兩人從頭到尾一語不發。

最後翼開口了。

「去你家,好嗎?」

「嗯。」

開車回家的路上兩人亦是沈默,瀧澤偶爾看著助手席上的翼,他張大眼睛看著車窗外,一點表情也沒有,不知道在看些什麼。只有那黃色的路燈隨著車速增減,在他臉上一明一滅。

翼張望著,就像在期待著什麼一樣。

但最終到了家門口,卻只聽見他的嘆息。

「在找什麼嗎?」

沒有回答。規避傷口的侷促填充在兩人間,翼只是催促著他快點開門,然後就在門開啟的瞬間,毫不猶豫地撲進他的懷抱裡。

「這麼主動?」瀧澤笑了。

「不高興嗎?」翼直視他的眼睛,不給瀧澤答話的機會,又狠狠地吻了過去。

就像較勁似的,瀧澤的舌頭大膽地直探翼的口中,渴求氣息的深吻,果然還是一如預料的薄荷味……。

真不愧是翼,到底是哪裡抓到刷牙的空檔?

瀧澤忍不住笑意,一口氣息直接渡到了翼的嘴裡,翼也忍不住笑出聲,稍微推開他。

「笑什麼啦!」

額頭頂著額頭,瀧澤一把攬住翼,把兩人之前的距離貼回來:「笑你愛乾淨。」

鼻子不小心碰了鼻子,兩人為了閃開,玩笑也似地擺了幾次頭想錯開,卻老是剛好選擇相反的方向……

「我們的默契真糟糕。」瀧澤索性直接將翼推進房間裡。

「永遠都對不上,也許也是種默契也說不定。」翼說著,直接抱住瀧澤,用力一扯,兩人馬上往床上倒。

對於今晚翼意外的積極,瀧澤有些意外,然而這樣熱烈的夜晚,太掃興的話絕對不應該。越吻越深、難捨難分,瀧澤感覺到翼的長腿甚至纏上了自己的腰,兩人甚至連衣服來不及脫下。

手伸進彼此的衣襟裡,有種慾火焚身的焦急感。

也許是積壓在胸口太長久太沈重的壓力一瞬間找到了出口,瀧澤發現自己連一秒都沒辦法再忍耐下去,一把用力扯開了翼的襯衫。

翼笑了。


看過翼許許多多的表情,那其實是個表情豐富的人,但他從來沒看他這樣笑過。

如果說是不快樂,也許更該說是有種絕望的悲傷。那是瀧澤預期今天應該會看見卻遲遲沒有發現的表情。

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

「你忍不住了對吧?」轉眼間已經是自己熟笑的笑容,翼露出他古靈精怪的神情,言語卻充滿誘惑:「難道你還想再等下去?」

耳邊有如摳搔著人心的問句,輕輕吐出如蘭氣息,任何一個身心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再忍耐下去。

於是這明明該是個絕望的夜,卻漸漸地燃起了熊熊烈火,在那彷復注視著兩人,從天頂落下的蛟潔月光下。


交纏、啃蝕、擁抱。


瘋狂地索求彼此,倦極了便相擁而眠。

如果少了現實的不美好,也許,這會是個完美的夜晚也說不定。


--


所以當陽光射進屋裡,在地板上畫出了斜斜的格子圖,瀧澤輕輕地睜開眼睛伸手卻沒有摸到枕邊人時,他也沒有想太多。

一夜的狂亂還在腦海裡沈浮,也許只是一如往常,早上醒來,有工作的人自己先離去。




就這樣,瀧澤秀明得知今井翼失蹤的消息時,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TBC~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nary
  • ...翼好像作了什麼決定...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迴音)
  • 感謝捧場^^

    雖然明天月底,應該會把這篇接到完XD

    謝謝你~~~

    sleepyblue 於 2010/03/29 2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