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短文

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如不了解何謂J禁,或無法接受此類題材者,請勿繼續閱讀,感謝!

今早寫完不滿意,剛剛又改了一下才貼,好家在來得及^^




--




瀧澤怒氣沖沖地掛掉電話,逕奔廚房倒了一杯冰水喝掉。

平常要和今井翼這個人吵架非常不容易,他是拐著彎生悶氣的類型,自己是氣起來不理人的類型,所以幾乎沒有正面衝突過。

不過這次會不會太過份了點?叫他不要戲一演完飛車回來是聽不懂嗎?

慶功宴想當然爾一定是到半夜,到時新幹線停駛,最後還不是得開車回來?

最好是一滴酒都沒沾!如果為了要回來不能喝,自己也玩得不開心吧?生日又不是只生這一年,隔天回來晚上十二點前不就剛剛好嗎?

反正重點根本不是在怎麼慶祝………

重點是人好好的回來讓我看到吧?!

雖然他固執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但講道理怎麼說都說不聽真的會有種火大感。



一大杯冰水灌下去,瀧澤的火氣也消了一半。雖然明天就是自己的二十八歲生日,但還是有工作,不早睡也不行……。

馬的,就叫你不用衝回來!

躺在床上,瀧澤眼睛睜得大大的,雖然房間一片漆黑,但心情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畢竟平常自己也不是習慣大吼大叫的人,更何況對象還是翼……。

他應該也嚇了一大跳。

瀧澤從床上起身,不想開房間的燈光,索性只開床頭燈,燈一亮,一個黑色盒子出現在眼前。

平常不容易注意到,但因為光線範圍裡就只有這包煙,想不看見都不行。


放了快一個月,已經開封的菸盒裡,菸恐怕已經微微受潮。瀧澤看著硬盒上綠色的圖案和黑色的盒子,突然覺得這款煙配上今井翼,還真是一點也不奇怪。

打開盒子,裡面只抽過兩根,八成是離開那天早上忘了帶走。

瀧澤點了一根,點上火的那瞬間,冰涼的薄荷氣息隨著吸氣的動作衝進口腔裡。

並不嗆人,只是非常的涼,涼到有點誇張了。

想起翼每每點起煙,那注視著煙氣有點迷濛的眼神,任誰也想不到,他抽進嘴裡的,是這麼讓人清醒的氣息吧?


……一個怪人。

瀧澤回憶起初見面時,自己對這個人的感想。

他真的很奇怪,明明很緊張,跳舞時卻揮灑自如。

明明心情不好,卻總是一副好寶寶的樣子笑臉迎人。

明明很疼痛,卻只是躲起來自己舔傷口。

只有高興的時候,會直率地告訴你,他很開心。


如果有煙癮,其實突然改抽別的牌子,鐵定會不習慣的,但瀧澤忍不住又吸了一口,長長地出了一道白煙。

風吹來了,會飄向那個人的方向嗎?

翼吸煙時總是這樣,深吸一口,長長地吐出來,緊張的表情會漸漸和緩,緊繃的身體也會略為放鬆。

好像把一切都交給了煙,輕飄飄地向遠天散去。


只是那樣的放鬆,背後原來是如此的清醒。



也許,我不該太擔心。

那涼煙特有的清涼香氣,在微寒的初春有種特別的情調,就像翼的笑容,繚繞、繚繞。




讓我,早點見到你吧……

捻熄了煙又再點了一根,瀧澤秀明端麗的臉上,浮現了淡淡的微笑。



END


--


明天應該也是晚上更,真的很不好意思<(_ _)>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nary
  • 就算因為擔心而嘴硬,還是很誠實嘛(謎XD)
  • 身體是老實的嗎XD

    sleepyblue 於 2010/03/26 0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