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短文

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如不了解何謂J禁或無法接受此類題材,請勿繼續閱讀,感謝。






--


旅行之中,比起寫信、打電話,翼更喜歡寫明信片。

走在街上,比起閒晃多了一種目的,但那不是刻意,而是一種感覺。

「啊!就是你了!」的感覺。

代表了這個旅程,象徵自己身處的此刻,然後在背面記錄自己的心情。

收件人多半是自己,所以翼並不急著寄出,讓明信片躺在旅館的桌上,甚至也曾留到旅行的最後一天。有一點點像日記,不過書寫時又有一種感覺,仿彿正在對未來的自己說話。

回到日本看時,也別有一種滋味。

最好是自己投郵,不過不是機場裡現代化的郵局櫃檯,而是街上某一個,在當地人眼中再平常不過的郵筒,找不到的話,交付旅館櫃檯的感覺也不賴。

對方笑著答應的表情,自己將思念託付予人的心情,就當作是一場流浪的尾聲吧。

好像有點浪漫過頭了……

即使寄給別人,明信片不用回信,因為回了也沒有用,自己已經離開這個地方,前往下一個都市,少了對回音的引頸期待,多了一份灑脫和自由。


偶爾也會為某人多買個一兩張。


--


所以這次也一樣,當翼回到半個月沒開啟過的公寓門前將郵箱打開時,已經有一堆旅行的回憶先一步回來等在裡面,他開開心心地拿著一整疊回到房間裡,放下行李洗完手,甚至還沒打開行李箱就興奮不已地開始一一翻看。

第一天到得太晚,差點沒車進市區,第二天去拍攝照片,參觀景點……

一張張翻下去,翼也開始記起旅行中的點滴,一路翻到第五張前,翼苦笑了一下。

生平第三次丟行李,印象中自己很哀怨地寫滿兩張旅館送的明信片,然後連灌了兩杯酒,就倒在床上模模糊糊地睡了。

可是一翻開來,卻是旅館對面文具店賣的風景明信片?!

「啊!」



瀧澤

我現在在馬德里,今天天氣很好,中午找到一間很棒的新館子,味道很棒!現在正要移動到老師那裡。

一切都很順利……




「這張在這裡,那我哀號的那兩張……」翼喃喃自語。


糗了!


--


硬著頭皮打電話,電話那端的人響不到一聲就接了。

『你回來了嗎?』

「回來了啦。」翼苦笑:「我還想手機一開會被灌爆……」

『我看到你更新WEB了。』

「我寄錯名信片了。抱歉……」

『如果你沒把行李找回來,打算怎麼辦?』

「用信用卡撐完,然後回家啊。」

瀧澤沈默了一下:『嗯,那就好。』

「等等,你很擔心?」

『我哪有……』

「嘿嘿,我聽得出來,你很擔心耶!」

『……你要我把名信片內容唸給你聽嗎?』

咦?

每天都寫,寫了半個月,講真的一時半刻還真想不起來:「我寫了什麼?」

翼聽見翻找東西的沙沙聲,瀧澤開關抽屜顯然也很用力。

『給笨蛋今井翼,為什麼又忘記吊牌了呢?這下行李又不知道飛去哪個國家,我現在好餓,可是不敢去買東西,因為小店根本不.收.信.用.卡,萬一錢花太快,會不會最後連馬德里都沒辦法離開了?』

「呃……嘿嘿嘿。」翼乾笑兩聲。

『肚子好餓喔~好想洗澡喔~可是沒衣服可以換,為什麼晚上會這麼冷,沒外套根本出不去呀!』

「嘿嘿……。」因為下台階好像被自己徹底地抽走了,只好繼續笑。

『我好想打電話給瀧澤,可是那個笨.蛋萬一直接飛過來怎麼辦?』

「……。」

『所以算了,睡個覺,也許明天行李就會自己回來了吧。』

「……。」

瀧澤清清嗓子:『你真鎮定。』

「嗯,我不是故意罵你笨蛋的。」

『你這個笨蛋。』

「蛤?」

『我拜託你下次趁身上還有錢時一定要馬上打電話回來!』瀧澤很難得地有點控制不住音量:『好歹會有笨.蛋飛過去救你!』

接下來是一片沈默,翼自知理虧……

「……瀧澤。」

『什麼事?!』

「你生氣囉?」

『……。』



雖然說沒有人喜歡被別人發脾氣,尤其對方還是自己的相方。

但不可否認,被擔心的感覺,其實很不錯……。



「對不起,下次我會小心的。」翼老老實實地道歉。

『……。』

雖然瀧澤沒說話,不過翼聽見他嘆氣的聲音。

好險,這樣大概沒事了……



「我下次……不會寄錯張的啦……。」

『……今井翼!』



END


--


差一分鐘就過了今天了!!


不過明早該怎麼辦= =


我真的斷炊了Orz


希望今晚能夢到些什麼吧^^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nary
  • 這篇超超超超超甜的呢
    今天真是很好的一天,實驗勉強還算順利,看到LF更新,還看到甜文
    雖然不知道那算不算梗,不然你把某人最近更新的雖然下雨加下雪還硬是懶得撐傘當作梗好了XD
  • 謝謝啦^^

    接下來我可能要把坑找出來清一清……(不然馬上要斷炊了^^0)

    不過這個梗我會去找人捏一下滴^^

    sleepyblue 於 2010/03/18 08: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