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瀧翼,這個月(如果我撐得到一整個月的話)的文都會很短。

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不了解何謂J禁或無法接受者請勿繼續閱讀,感謝!





--


瀧澤秀明,是個早熟而理智的男人………吧?

最近連自己都沒辦法在句子後面打上肯定的句點,主要是因為煩惱的來源實在太可怕。

比如說,今晚煩惱走進房間。


他的心情很好,開心地啍著歌,在房裡忙活繞來繞去的,正在依顏色調換衣櫃裡服裝排列的順序。

「嗯……顏色分好後,用牌子開頭排序好了……。」

是說衣服哪有多到要用圖書館的方式去排列呢?正想出言嘲笑一下正在傷腦筋的男人時,從電腦桌前回頭一看,那傢伙正征征地盯著衣櫃,半响也沒動一下。

「喂……」

正待開口,瀧澤突然聽到一句細微的歌聲。


「衣服好漂亮~」

這是什麼歌?

「漂亮好衣服~」

聽都沒聽過?

「好衣服~~~~漂亮~~~~~」

蛤……。

「漂亮~~~~衣服~~~~~~~~~好~~~~~~~~~!」

瀧澤嘆了口無聲的氣,歌迷們應該很辛苦吧……?

正這樣想時,情況有變了。

「肚子~~好餓~~~~」

「我~~~~~肚子餓~」

今井翼繼續唱著:「生魚片就好~~~請給我~~~生~~魚~~片~~~~~!」

就像料到有人會走出來,今井翼適時地回頭,衝著他笑。

「好啦!」



工作回來的晚上……

「我想睡覺~~讓我~~睡~~~~」

開車時搖頭晃腦……

「咖哩飯~~咖哩~麵~~咖哩麵~~包~~」

練習前一邊拉筋一邊唱……

「西班牙~西班牙~~嘿!」


每次他在唱,瀧澤秀明就有種近乎想反抗的心情,卻又像討海人聽見蛇髮女的歌聲一樣,再怎麼想逃都變成會乖乖照辦。


不過,這種習慣,其實也不見得是壞事,尤其是一固執起來非得分個勝負的兩個人。

比如像上次兩人為了團體單曲的事,小小地起了一段爭執,那時翼一氣之下便叫了一句「我要洗澡!」



瀧澤大概想像得到,翼在淋浴間裡爬梳著自己的髮絲,任溫暖的水將他包圍,然後輕輕地開始唱了。



「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把一切~~送給你~~~~~~」

果然……

「無論如何~~~我~~~~愛~~~~~你~~~~~~~~~」

坐在房間裡,瀧澤聽著那亂七八糟的曲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笨蛋。」


好吧!這樣是已經不氣了,可是接下來怎麼收拾呢?





那有如蠟筆在塗鴨般的怪曲子又再度冒了出來。

「好餓~好餓~洗完澡好餓~~~~~~~~我想要跟~猛男去吃飯~~~~~~~」





END

--




太想睡,有點語無論次了,明早來修。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KI
  • 洗澡時想跟猛男吃飯,真令人害羞>///<
  • 猛男最近黑頭髮,看起來很可口唷XD

    sleepyblue 於 2010/03/06 12: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