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聽起來肯定有點蠢,為什麼開心這種事情需要練習?

因為我發現開心這種感覺跟彈鋼琴一樣,三個月以上沒彈手就笨了,兩年沒彈大概功力就掉了八成。

所以最近在練習。


首先是回家不應酬。

這樣說很奇怪,也許真的是年紀到了,我開始感覺到自己的面具不管出門在外還是在家裡都一樣戴著,沒有喘息的地方。害怕惹人生氣是從小到大教育灌輸的習慣,然而越來越令人覺得透不過氣。

讓我決定回家不應酬的引子是一塊雞排,那天一如往常加班加到晚上十點才回家,因為事情多加上忘了訂晚飯,索性回家再吃。雖然午夜的雞排對身材是不道德的,我決定慰勞辛苦整天的自己一下。

可是當我到家時,遇到正在看電視的老媽。

「哇~你帶了什麼?」一如往常她開始始撒嬌:「我要吃~」

把手上的雞排拿給她,她理所當然挑有肉的那幾塊都吃掉了。

其實她沒有惡意,因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是小孩,她是母親,孝順是理所當然,甚至會變成這樣也都是我自願的。

事實上我也得意過,和她之間也許比別的母親與孩子間沒有距離。

她是個很讓人得意的母親,國小懇親會她一定是最漂亮的媽媽,她去過許多國家,到結婚後也魅力十足,至今始終有男人追求她。

只是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好委屈,那是從下午開始,在無聊的會議桌前,在枯橾反覆的公事中期待的一塊雞排,那也是我的晚餐,忙了一天好累,騎車回家的路上我餓得想咬機車手把了。

我裝可愛的母親如願得到雞排,她一向都吃有肉那一半,吃完開開心心地去睡覺,坐在客廳裡,我放了翅膀的DVD,因為太晚會吵到家人,只能關靜音,看他無聲的載歌載舞。

好餓。

啃完幾塊骨頭,居然哭出來。

揉揉眼睛,想看清楚畫面上的今井翼,然後又笑了。

實在太蠢了,一個肥女為了半塊雞排半夜大哭,蠢得可笑。


所以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時……

「這是我的晚餐。」

這樣跟老媽說時,她呆了一下。

她應該很意外,與其說她不體貼,不如說她的個性本來就不會想到我夠不夠或想不想吃這件事,國小時我曾經帶過一整年的水餃便當,真的是整整一年,每天十顆,連口味都沒變過,甚至到最後暑假前膩得一口也吃不下去了,整個完整地拿回家時,她也完全沒有感覺。

「天氣熱嘛。」她把便當裡的水餃倒掉,便當盒洗完,放新的水餃進去。

最後是她離家出走,後來我知道她借這個名號衝了歐洲自助旅行,無奈的老爸開始每天給我便當錢,水餃地獄才告結束。

當國小三年級的我中午吃到便當時,不記得有沒有偷偷感動一下。雖然沒有家人每天帶便當讓我被班上男同學笑過一兩次,不過當我用午餐省下來的錢買到巨大版的鬥片(一種國小男生很愛玩的玩具,用手指撥動有陽刻圖案的塑膠片,壓在別人的塑膠片上就算勝利),打敗了所有人時,那些話也很快就消失了。

小時候的水餃,長大的雞排,食物引起的怨氣還真強大。整件事都很可笑,那不過是一塊雞排,可是那天當我吃掉一整塊時,居然又哭出來。

我開始學著說不,加班加到半夜很累時拒絕跑腿,可能引發爭吵的話,我也開始拒絕當父母的傳聲筒,我選擇不嚴重的事情拒絕,或是把用錢可擺平的事乾脆地用錢擺平,不管他們的叨唸。這一切並不是說不要就能解決的,當父母發現他們曾有的自由與權利被我的自私所剝奪時,一個開始算我從小到大多不會賺,另一個開始天天身體不舒服。

我好像曾經試過逃出這種輪迴,那時太小失敗了,今天會變成一個餓了一整晚只能啃骨頭的胖OL全是自己造成的,所以這次我告訴自己非得挺下去。人和人的來往向來都是一種習慣,再這樣習於屈服,就又得像個變態狂一樣半夜咬著棉被看沒有聲音的今井翼唱歌跳舞,活像要吃了他一樣。

剛開始拒絕對方時很恐怖,每當拒絕時,對方的表情會先失望,然後有點生氣,最後又接受,他們的眉毛會告訴我一切,眼神也會訴說他們的不滿,那些細微的表情感覺像細細的針,刺不死人卻令人難受。

可是當我開始選擇性地說「不」時,世界好像更開闊了一點。

因為我開始保護我自己。

如果這樣的行為被翻譯成「自私」我也認了,至少我確保了那塊雞排。


接著,我開始無視我的未來。

如果有人讀到這裡,也許會更覺得莫名其妙了吧?

我不想太遠的事了。

我也不去想我的付出有沒有收獲,我的才能有沒有人看到,我是否持續地成長沒有落於人後。

我不想了。

現在我只會想「公司又不是沒給我錢。」。

也許有點悲哀,但到了這個年紀,早該認清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事,不是努力了就會有報酬,不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也不是善良的女孩最後可以當公主。職場本就是戰場,如果不想當將軍,又何必強出頭?

最近我試著享受忙碌,做起文件一如以往的龜毛,不過主管看不看不關我的事,上司是不是把文件標上他的名字,也不關我的事。

看著完成的文件我很得意,能做這麼完整、有條理、資料齊全又排版美觀的文件出來,我應該得意一下當做給自己的獎勵。以前忙起來,除了檢查有沒有錯誤,從來不會以欣賞的角度看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從來沒發現自己做的文件有多美觀,也沒察覺自己多擅於使用各種文書軟體,以前我只在乎主管認為我的文件寫得如何?他們覺得這個點子可以用嗎?會不會這個提案過不了?

關我鳥事。

我盡全力做了,在規定的時間內盡所有的能力做我可以做到的事,事實上我也還是在加班。

但只要我滿意,就算過關了。

接下來如果有人不高興,要改就改都隨你,「反正公司又不是沒有給我錢。」。

上班的時間,加班的時間,我都會拿到薪水,如果公司就是要花這些錢在一些沒有建設性的事情上,我就去做,反正最後我會拿到我的薪水,我也確定自己有能力把事情弄得更好。

該說的建議當然會說出來,不接受是你們的事,反正這不是我的損失,是小組的、是公司的。

我會拿到錢。

我要用這些錢做更多想做的事,所以給我錢就好,不要叫我去犯法,其他都可以。

不用別人的眼光、別人的標準來評定自己,不代表自己就會退步,一直參不透這點就始終只能被公司的制度和上司的視角所玩弄。

說真的,從高中開始工作到現在,我從來沒好好評斷一下自己的工作成果,總是目光如豆地在看哪裡還不夠好、哪裡有缺失、哪裡輸給了別人。壓力越來越大,我討厭自己,我的粗心大意和無能讓事情總是無法完美達成,那些討厭的部份我想全部切掉、丟掉,我不要看到!

可是有光就有影,人是不可能全然美善地活下去的,少了陰影那一塊,光明也不復存在。

升不了官也無所謂,問心無愧,就很開心。


最後,我想要更好一點。

這點和上面說的事情沒有衝突,因為現在為自己評分的人,是我自己。

不會的事情太多了,我想多學會一點,想要多成長一點。我希望自己會說日文,希望自己能寫出好的小說和劇本,也想試試看學西班牙舞。

我希望自已能勇敢堅強一點,希望自己不再半途而廢。

眼界必須更開闊,雖然很忙,什麼事情都想多接觸一點。

因為我快悶死了,同一個工作待這麼多年簡直難以想像,然而經濟所需一定要繼續下去,那至少每次停下來看看自己時,都應該要更加一些分數才對。

即使只是一場加班後的午夜場電影,或是睡前五分鐘的閱讀,我不要再停在原地。

我不要再面對WORD腦袋全空,閉上眼只想早點入睡。

快點回來吧!那個一邊寫小說一邊在房間裡演戲的我!抱著棉被大叫「你不要死!!」把老媽嚇得半死的我!

快點回來!我要變回來!要讓自己再成長一點!

再前進一點,再多踏出一步,為了我自己。



說了一堆大話,我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今年上半年瘋狂的補習,上英日文、上劇本課、上C++,還有一大堆的講座。在腦袋裡知道自己該振作前,我的本能就已經知道了。

只是我過得很痛苦,因為再怎麼努力,別人給的評價也不見得會等價上昇,這是社會,不是學校,不是學得好、做得好,就一定會有報酬,人們的言行和態度,還參雜了名利和權勢的考量,不只是我四周的人,我也一樣。

所以不管了,我要開心一點。

給了自己一個很自私的小小目標,也許算這前半生的小小獎賞,我終於死皮賴臉地拖到這個歲數了。

這次我希望能做到,要努力,為了自己。


嗯,開心最重要。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ice
  • ^_^~
  • ?_?

    ……


    ^_________________^

    sleepyblue 於 2009/10/27 23:47 回覆

  • 悄悄話
  • judy
  • 昨天第一次和同學聊家事才發現她的所有努力都是自己得來的,不像我...
    跟你相反,自小我母親就一直勸我說:不,字不要講太快
    我的習慣是先拒絕,如果重要別人會再要求,我再考慮
    我帶過快六年的便當打開來只吃一片香腸就帶回家給我娘處理的壞小孩
    所以,或許我應該早點交朋友,就知道自己的好命...或許,我會有點成就
    現在在公司我仍改不了習慣,做不來的我會當場明講,讓老闆有後路,因為我討厭時間到了才開天窗
    寫太多了,
    講:"不"吧,人生只有一次,人命只有一條,不要太委屈自己
    不過要小心,不要觸到老闆的雷...不然會跟薪水過不去
  • 謝謝你^^~

    我會慢慢地努力求進步滴~

    sleepyblue 於 2009/10/27 23:53 回覆

  • kit
  • OL你這篇讓我大有啟發
    相信明年後半的你能美夢成真
    到時候一起去學佛朗明哥吧^^b
  • 謝謝你^^

    希望到時我們能在那裡見面囉XD

    sleepyblue 於 2009/10/27 2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