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想寫的東西不知道該怎麼集結成文

條列式地記一下^^0


1.十二歲到七十一歲的大地真央

有一陣子沒看舞台劇了,事實上以前雖然看得多,幾乎都是我娘死拖硬拉去看的……基本上很遺憾的我沒有遺傳到她的有氣質,像古典樂之類的東西她拼命硬塞給我,最後我卻沒愛上莫札特XD

因為剛好有看到木村先生的當季日劇,所以我對大地姐姐的年輕魔法雖然驚豔,倒也還是把奇蹟的一部份功勞算在化妝品和斧頭店的頭上。所以二十日我在二階看到十二歲的大地姐姐飛奔而出時小小的反彈,總覺得有點OVER了。

二十一日開始我的位子都在一階,午場時坐在第四排,照理說遠看就有驚嚇感,近看應該感覺更微妙,卻沒想到這次坐得近,才更發現她的演出實在是給人看門道的。一些少女的小動作自是不在話下,即使是別人在說台詞時,她身體自然的動作也像個小女孩。

因為二十日看過整齣,我知道最後她會以七十一歲的身份唱終幕前最後一首歌,那蒼老的印象不只來自於音調,甚至是斷句、發音、語氣,感覺得出來是經過千錘百鍊才能達到的境界。同一個人在三個小時以內,唱出各種年齡層不同的聲音表現,特徵分明到讓我相信即使不看畫面只聽聲音,也能輕易區分出年齡差別。

事實上連講話也是,小女孩拔高的聲線、少女情竇初開小女兒心情的嘰嘰喳喳、青年時代的銳利、受到打擊的虛弱、中年的自信自傲、老年的蒼桑感。

連謝幕都是功夫,每一場不管我坐哪裡,總覺得謝幕時有和她神線交錯,全場那麼多人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大地小姐的日劇演出沒有那麼吸引我,但舞台劇是她的主場,再讓我多看幾場,搞不好我會衝去加入FAN CLUB也不定!太神奇了!大地真央!


2.為什麼是今井翼?

從這部戲演員公佈後,我想就有不少人覺得男主角的年齡似乎太誇張了。

坦白說我也這樣想XD(逃)

不是說這個年齡演不好,光從結果論上來講,我想應該算是好到有如中了頭獎一般。當初看之前也曾想過,這會不會只是一個兩方客群上利益交換的機會,但看了戲之後,才發現亞瑟的角色也許非得由翼這個年齡層的人來演不可。

亞瑟在香奈兒年輕時便離世了,此後香奈兒的歲數仍會增長,亞瑟卻永遠留在死去的那一年。戲的後半段亞瑟.坎貝爾的亡靈出現時,香奈兒已經不像當年他伸出手幫助她的時候,是連成本都搞不清楚的少女,而是個事業有成,卻又失去了事業的女人,我們可以看得到香奈兒如同女王般的氣質,對照著她記憶中的心靈依靠,是留在過去的亞瑟。

今井翼年輕的面容反而令人更加感受到故事蒼涼的那一面,也讓人體會到香奈兒堅強外表下的女人心。她回憶中的亞瑟仍是時時對她展開寬容笑顏的有為青年,當四週的人開始用敬重、崇拜甚至有些畏懼的態度面對她時,亞瑟卻一如往常以自信且令人安心的保護者姿態出現在瑞士旅館裡。

已死的人不會說話,二幕以後的亞瑟是香奈兒心中的那個人,在她的原點等待著,對她伸出手、露出溫柔笑容的青年。如果是升把拔他們來演當然也不會有違和感,但就因為是那麼年輕的今井翼,我們對亞瑟的消失更加婉惜,也更能感受到香奈兒的內心世界,以及她對亞瑟的懷念。

所以,搞不好根本是故意的?


3.身為放的驕傲

因為是大地姐姐主役的場子,表演也是非常正統的舞台,除了日本人會在場地中吃便當這點讓人有些啼笑皆非外,我把看這齣戲的心態調整成去戲劇院或新舞台看舞台劇。

既然真的這麼正式,當然不會期待翅膀做出什麼可以讓我們尖叫或大笑的舉動,或脫口說出什麼八卦,事實上他入戲的程度我想就算硬逼他搞笑他也只能講出二十世紀初的笑話來。

於是這次觀劇附贈的贈品就不是翼的MC,而是中場休息時間。

翼的好表現我當然一點點貢獻都沒有,可是這幾天的中場我真的得意死了。從年輕人到長者,本來是放的話不用說,不時都有人在誇他,大部份都對他的聲音感到驚豔,也有人說他演技好得出乎想像。二十日我還看到一群明顯不可能是來看他的歐巴桑翻開場刊,中場休息時間七嘴八舌地誇起來,直說沒想到傑尼斯有這種孩子,天生就是舞台演員的料,如果能專職當個舞台劇演員該多好!

雖然後來她們開始摸場刊裡翼的臉頰時我抖了一下XD

當然也有人誇獎他看來就是個端正的青年,和家裡孫子在迷的???????(名字當然不能說XD)相比簡直天壤之別,但讚詞幾乎都不會只針對外貌。除了其中一場和ONE坐一起外,另外三場我都是一個人進去看,中場休息時間真是讓人好害羞(←明明不是自己被誇XD),無聊的我一直扮演一個偷聽者,就算不想去洗手間我也會去排隊,那裡聊的人最多,我真沒想到聽見偶像被誇我會這麼開心,感覺就像自己支持的球隊拿到總冠軍一樣!

最戀態的是歐巴桑我還在洗手間的隔間裡傻笑,因為有個阿姨說她真希望有這種小孩,我好想出去跟她握手(喂喂~洗手間使用中還沒洗手呢= =)。

二十二日那天我看完自己此行的最後一場,在電車上聽到一對男女在聊天,女方應該是寶塚支持者,卻不停地誇獎翼,我心裡還在想男方一定很不是滋味,沒想到下車前他說了一句話。

「沒想到傑尼斯也有這種厲害的人。」

雖然我對於他對J家的成見有意見,但連青年男性也這樣誇,我想翅膀如果知道了應該會高興得笑瞇眼吧!

這幾天很忙碌充實,不過我始終覺得走路有風,身為TT放讓我好得意!


4.到處有汪汪!

因為汪汪馬上要上演了,日本鬧區現在有很多的機會一抬頭,就發現帥到不行的總長正注視著自己。

住的旅館附近車站裡有,然後因為看鏡頭的關係,就有種被兩個帥哥盯著瞧的感覺……

這次宣傳陣仗真是有夠大,二十一日晚上我在新宿找路時一邊淋雨,心裡本來還在嘲笑自己,原本一心要優雅的,結果天公不作美還是很狼狽。

就在這瞬間一抬頭……那超大的動畫牆正好就是總長巨大的帥臉正在看著我(是看鏡頭啦= =)!

這是命運的安排!老天是為了這一幕美麗的相遇才讓我淋雨的啦!!!!!!!

好!冷靜點!不用急著拿東西敲暈我!我知道我開花開過頭了^^0



                                                        ………不過黑髮總長有帥(小聲)



5.要講批評了^^0不想看負評的人請不要再看下去……






這只是個人覺得啦,翅膀還有一些進步空間。

我想他對這個舞台的態度是很認真審慎的,所以表演上多少也有點過度謹慎。現在的翅膀已經能將他「拿到的劇本」演得非常傳神,但總覺得好像缺少了「劇本上沒有的部份」。



最近在練習寫劇本,我深刻體會到為什麼劇本好壞不是一部戲的全部,因為不管寫劇本的人再怎麼厲害,最後仍需要演員來詮釋。即使能寫出詩一般美好的台詞,寫劇本的人仍無法用文字表達一個角色的全部。

我們可以有一個冷靜、迷人、溫柔的亞瑟躍然紙上,但有些事情是交待不完的。

比如少女香奈兒,她走路總是半跑半走,常常有雀躍的舉動。

比如中年的香奈兒,她聽著別人說到無奈處時,深吸一口煙,然後長長地吐出來,她總將煙拿得翹翹的,成熟魅力令人心癢。

劇本上可以交待香奈兒開心地飛奔進場,但她的蹦蹦跳跳卻多半是大地的表現,劇本上可以交待香奈兒吸煙,但她無奈地吐長煙卻多半需自己揣摩。

這部戲裡,有一些場景翅膀必需旁觀別人的爭執、或是默默守護香奈兒,看得出來他很認真且專心地投入,可是這個角色應該是更有餘裕一些的……

比如柏魯森和香奈兒在爭吵店內增資的事,其實有不少點,身為實業家的亞瑟應該可以聽出香奈兒的不足,這時他可以微笑,或者他也可以對香奈兒的潑辣強硬露出感興趣的神態,但他選擇了很認真地聆聽下去。

這也是一種演法,只是少了一點點作戲的風味,也許有人會覺得比較自然也不一定。

另外像這種時候如果是站著,身體可以動一動。

亞瑟是對自己有把握,但態度溫和的人,他可以把一隻手插進口袋裡,展現他不緊張,或是在柏魯森揭穿他的婚約時鬆鬆領口,以緩解那一瞬間增大的壓力。

海邊最後的擁抱,亞瑟在脆弱時終於還是被香奈兒接納了。香奈兒先抱住了亞瑟,亞瑟猶豫後用力地抱了下去。

其實這裡應該要有一點「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嗎?」的感覺……如果是個輕緩的回擁也許更好?

這些是很小的地方,以翅膀的觀察力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多的點切入。也許他想表現的亞瑟更樸實堅毅一些,但我想一些靈活的小動作可以為他已經很受好評的表演再加一些分數的!

我只是個外行人,沒什麼資格說這些,只是覺得他已經很好,還可以更好……,其實這次他已經好到超出我的想像了。



大概就是這些吧……回來開花開了兩天,作業寫得零零落落,接下來真的要好好認真了。

剩下六場!翅膀、亞瑟,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