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TT,不是坑,十八禁,但沒有發生會讓人興奮的事。

悲文,看了心情會不好,請衡量自己在這個時期對悲文的接受能力。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事件、團體無關。













我確信這篇文章不會變成真的。












  於是雨落下來了。

  站在路邊小店的屋簷下,翼瞇起眼睛,欠身偏頭仰望那勢頭越來越大的雨。

  小店的門緊閉,不知是未開還是倒閉了,但在這寧靜的小巷裡他並非進退維谷,只要走進雨裡,他便自由了。



  失去愛情的瞬間,並不像電視演的那樣呼天搶地天崩地裂,異常的冷靜延長了兩個人的沈默,翼扯了扯嘴角,在對方還試著說些什麼時,先微笑了。


  長久以來承蒙照顧。

  謝謝你。


  像畢業的感覺嗎?不是,翼的高中畢業典禮最後給他的感觸並不深刻,那時他已經嘗到走紅滋味,怕麻煩只敢窩在函授學校求取學歷,一個禮拜只見一次面的同學,情份比起一般人多一些,但真的也就只多了一些些,沒有依依不捨的激情,大家互道珍重,各奔前程。

  並不是堅強或是冷漠,只是他不知道什麼叫做失戀。失去戀愛會有什麼改變?他遇得太少,反而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這麼說來一直太聽話似乎也很吃虧,對於愛情他一向很節制,事務所耳提面命不要惹麻煩,一開始是聽話,後來竟成了習慣。

  這段愛情的開端難道不是圖個方便嗎?誰也不會懷疑,就算被懷疑了,也可以解釋為一種手段,完美的保護色,掩護了許多喘息淹沒理智,發燙肢體交纏的夜晚。

  真是個好工作。如果你不介意對方是男是女的話。

  翼有些諷剌地笑了。

  即使每個人都長得很美,那還真是個漂亮到過火的人,漂亮到他有時有點遺憾,不能認真地炫耀他是自己的。

  真該讓他們看看他怎麼笑,怎麼哭,真該讓他們看看他怎麼抱一個人。

  那雙略糙有力的手在身上遊走的感覺,在無聲的看不見的暗夜裡是另一種美麗綺妮,氣息很近、身體很熱,本能代替了思考,恐懼不安成了媚藥,彼此的舉動只剩默契,有點角力般的相互抵抗令人更加興奮……

  多少個夜裡,見面來不及說上一句話,總是那樣地迫不及待……甚至連燈都來不及開,從門外撲進來就已經抓住彼此,邊吻、邊抱、邊脫,再得不到你我就要發狂了!

  回過神來,翼發現自己咬著下唇,指尖正在唇沿游走著。

  若論起吻技,我應該更勝一籌吧?

  被那樣的人喜歡著、在意著、渴望著,真是件值得驕傲的事,從愛裡自己似乎有了更閃耀的價值,畢竟曾經是那樣不相信自己的自己。

  不過那些都沒有了,現在是一個人。

  也好,因為自己並非一無所獲。


  我和他一樣是值得被愛的。

  值得被那樣的人愛,值得被那樣的人需索。

  未來的道路不再那麼的模糊,人生的節奏已經可以確定。

  一切都好了,只要我能搞清楚……


  搞清楚自己到底失去了什麼?


  分手第二天下午翼帶著書本和筆記型電腦,去了咖啡廳。

  住家附近的小咖啡廳裡人總是不多,不過那也是因為高級住宅區的咖啡本來就不便宜。

  不需要在乎那幾百元的差距大概就是喪失了部份自由的補償,翼向熟識的老闆點點頭,老闆笑了笑,讓翼自己找位子坐。

  老位子。

  窩在角落,翼翻開書,小說的情節便活靈活現起來。小時候不怎麼愛唸書,再大了點沒有時間好好用功,但比起課本,看小說是一種享受,翼發現自己錯過了太多文字的美好,於是長大後總是貪婪地尋求文字的滋潤。

  因為不用考試,文字冷峻的面容也變得柔和,翼津津有味地沈浸在情節裡,連咖啡何時上桌的都有點搞不清楚,過沒多久,桌上還多了一小杯迷你聖代。

  「今井君,要化了哦。」

  翼抬起頭還花了一小段時間理解老闆正在叫自己,突然想起來方才老闆端來那杯聖代想請他試試新口味。

  「抱歉……」

  露出歉然的笑容,說是一種狡猾也可以,翼知道自己這種表情有多大的力量。

  即使同性也很難不動搖……

  「沒關係,沒關係。」老闆果然也露出溫柔的笑容:「你試試看。」

  翼拿起湯匙,挖了一大口已經有一點點溶化的香草冰淇琳,草莓脆片拔頂,焦糖牽了一小段絲,靠近嘴唇時有股淡淡的咖啡香優雅地傳來。

  送進嘴裡,幸福的香甜漾開,香味擴散漫延,然後沿著食道,冰冷漸漸溫暖,滑潤地溶進身體裡。

  「好棒……真好吃!」

  對於翼的反應老闆似乎很滿意:「是嗎?太好了……」

  看著中年的老闆忙進忙出,翼好好地享受了那杯聖代。

  真可怕,人本能的慾望總能令人不計後果,翼決定不要去想熱量和體重這兩件事。


  看了一下午的書,走出咖啡廳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因為都沒有動,所以也不覺得有多餓。不急著找東西吃,但經過超市時很順勢地走進去,其實原本也沒打算買東西,不過既然走進來,就自己做晚餐吧?

  考慮晚上要不要做咖哩時,翼發現失戀後第一件令人沮喪的事。

  不能做咖哩了,萬一做出一鍋,恐怕就得一個人吃上三天,過著統統都是咖哩的日子。

  翼苦笑了一下。

  那還真是令人感傷,他離開香料的棚架,開始找義大利麵放在哪裡。


  『喂,怎麼了?』

  「吶……我昨天弄了一整鍋咖哩,吃不完。」

  『喔,不是想吃才煮的?』

  「嗯,很好吃唷,連吃三天也不會膩。」

  『……』

  「……」

  『好啦……你喔……』


  ……因為羅勒沒了,所以,不想做飯了。



  分手第三天。翼開始檢討自己的生活作息。

  如果都不動,就會沒食慾,就會像昨天晚上那樣胃痛起來。

  說真的,隨著年齡漸漸成長,翼覺得自己越來越能掌握生活步調,胃痛已經不像小時候那樣天天找上門。可笑的是和那個人分開第三天,自己哭泣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沒吃飯肚子會痛。

  夜裡翼抱著棉被哭了一下下,坐起來,突然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房間空盪盪的,那是當然,即使正在交往,這時間如果不是這樣,就是兩人精疲力竭地攤在床上動彈不得,只剩下滿足的喘氣聲。

  抹抹淚水,翼換好衣服,開車出去,迷路後好不容易找到很久以前對方半夜載著他找到的藥局,買了胃藥和胃乳。

  沒什麼好哭的。

  所以今天翼約了剛哥哥吃午飯。

  剛君比前陣子清減了些,大概是因為正在忙巡迴的關係,當他看見翼遠遠向他走來,露出那溫和卻又甜滋滋的笑容時,翼心裡想著約他出來真是太好了。

  一如往常這是頓很愉快的午餐。平常翼不問,剛並不會提太多工作上的事,不過新的個人巡迴形象與以往截然不同,剛很開心地打開了話匣子。

  不管身為工作上的前輩或身為友人,剛都是個很吸引人的男人,他的思緒跑得比一般人快上太多,平常懶懶的沒啥感覺,跟他認真聊起天來就像在草原上追逐跳躍的兔子一般需要聚精會神,卻又很有趣。

  於是一道套餐風捲殘雲般地從桌面上消失了。

  下午各自都有工作,所以吃完飯就道別。結帳時翼默默地決定分手的事都不要提,畢竟實在不痛不癢,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剛哥哥卻一樣是那麼敏銳。

  「翼,怎麼了?」

  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翼突然覺得似乎這時抱住剛大哭也可以。

  搞不清楚怎麼了翼也能哭得出來,他並不覺得哭是什麼丟臉的事,也知道剛一定也這樣想。

  但,好像沒那麼難過。

  「前輩,失戀到底是失去什麼呢?」

  如果是剛前輩一定會有答案的!

  可是這樣的問題也只是徒增對方擔心,而自己也會陷入要不要看起來有那麼難過的窘境,所以他只是搖搖頭:「沒事。」

  在店外送剛上車前他又問了一次,翼只是歉然微笑。


  希望不會影響到前輩的心情,翼望著一望無際,靠近初夏的藍天,沒有來由輕輕嘆了口氣。


  錄完廣播時天色已經微暗,翼打開手機,長長的電話名單上總有人能來陪陪自己。

  撥了後輩的電話,想不出來要做什麼。

  「那,去遊樂園玩。」

  翼開著車子去載後輩,一路上疑惑地想著自己怎麼會做這種選擇?雖然喜歡遊樂園的氣氛,不過平常應該不是主動會想去的地方。

  翼突然想起來有一天早上,玩了通宵準備洗澡睡覺,那人居然不顧自己正在洗澡衝進浴室:「快點!我們去遊樂園玩!」

  開什麼玩笑啊!

  想這樣說,卻突然又覺得和這個人一起去會很快樂。


  太年輕,也太瘋狂了吧……


  那天回去簡直累個半死,三十幾個小時沒睡讓他一回家倒在床上就死到第二天中午。

  可是那個人很開心呢……

  仔細想想,那個人每次去遊樂園幾乎都是為了工作,於是那天的少年就像個孩子,每樣遊樂器材都想試一試,每種零食都想嘗一嘗,那樣的快樂彷彿感染到自己身上,是令人難忘的一天。

  也許從那天開始,遊樂園就變成象徵快樂的符號也說不定。


  後輩的年齡是真正的孩子,遊樂園當然是個好選擇,翼有時會想自己總是和後輩走得近,可能是潛意識裡很了解自己的個性還算不上成熟。在雲宵飛車上尖叫讓人感到很爽快,夜晚的旋轉木馬點起燈來就像充滿幻想的皇宮,想坐就坐,他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好害羞。

  買了滿滿一大杯焦糖爆米花,濃郁的甜味和油脂的香氣在口中爽脆地散開,翼抓了一大把,不停地送進嘴裡,笑瞇了眼睛。

  來遊樂園是正確的!好好玩!

  本來要送後輩回家,翼索性把手機遞給後輩:「今晚就住我這吧!」


  買了一堆垃圾食物,把電視遊樂器接上電視機,大玩特玩過了一整晚,天微亮時即使年輕如後輩也累得受不了,翼讓斜倚在沙發上少年躺好,找出一床被子為他蓋上。

  為他拉好被子時臉靠近了,少年放鬆地入夢,他的唇微微地張開,氣息安靜而平穩。

  出身同一間公司,做著差不多的工作,他當然也有一張吸引人的臉。翼將臉湊近那張年輕的面容,不自覺地開始想像兩人體熱交纏的可能性。


  好棒!做了很舒服的愛呢……

  會這樣想也許有點令人害羞,但翼突然想起好幾個早上賴在床上伸著懶腰不想起來時,腦海裡浮現的不就是這個念頭嗎?

  跟這個人也可以嗎?

  徹底地疲累,相擁而眠,早上醒來時,覺得滿足。

  有時運氣好那人還在身邊,也是有貪婪地想再要一次的衝動。


  翼無語地起身,一個人,躺回柔軟卻又被冷氣吹得冰涼的雙人床。


  今天是分手的第四天。


  上午送後輩回家,回家打理了一下,突然覺得不想開車,坐計程車趕雜誌平面的通告。

  到了現場時經紀人已經到達,他當然是知情的人,所以當工作人員毫不在意地提起那個人時,他像受到驚嚇的動物般張大眼,又力持鎮靜地調整表情,正拿著相機向工作人員問東問西的翼將這個畫面逮個正著,笑開了。

  「真可惜呢!翼君,剛剛他才拍完回去,早點來就能碰面了呀!」

  大概是經紀人故意安排的,雖然才剛換了新經紀人,不過習慣上通告時間事務所都會交待經紀人說早個三十分鐘,畢竟禮貌和敬業上公司一向嚴格。

  但今天的通告時間可算得是剛剛好呢!

  對於這位不熟的經紀人對自己的信任翼苦笑著在心裡偷偷感謝,翼沒有費心去避開對方,畢竟以後還是得一起工作的,而且他也認為對方大概抱持同樣的想法。

  不,應該說對方一定也是這樣想。

  無論出了什麼事,工作至上。


  這樣也好,免得自己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似乎也有點奇怪。


  擺好姿勢,鎂光燈熟悉地一閃一滅,攝影師笑著說你們又擺了一樣的動作,默契真可怕。

  翼不敢看經紀人了,希望這句話不會給他打擊太大。在心裡對這種顫倒的立場發噱,翼索性咧嘴笑了。

  「很好,很好!」

  真的無所謂,翼想這樣說,又對這樣的自己起了疑惑。


  我們真的相愛過嗎?

  或著,我真的愛過他嗎?

  小說裡,心裡應該要有缺口。

  世界應該崩毀了。

  一切應該失去了顏色。

  自己應該要變成行屍走肉。

  夜不成眠,食不下嚥。

  ……就像恐怖片一樣。


  我是不是不愛他?


  工作結束,翼婉拒了經紀人載他回去的提議,他想散散步。

  太過順利,工作完成得早了,走出大樓午後暑氣悶熱迎面而來。還沒過完春天,夏季已經迫不及待露出臉來,肌膚感受到大雨即將來到的可能性,走著走著甚至已經可以聞到雨的味道。

  因為腦海中沈浮了太多事情,連自己往哪走都沒注意到,只知道還向著家的方向。


  我愛他?我不愛他?

  戀愛時人們猜測著對方是否愛著自己,漫畫卡通裡角色可笑地凌虐可憐的玫瑰,做為一個不準確的卜占將花朵犧牲。但翼從來沒想到,到頭來卻得占卜自己是否愛過對方。


  失戀是什麼?

  遺失一段愛情?

  遺失一個吃掉剩飯的男人?

  遺失無數個激情的夜晚?空餘無法填補的慾望?

  遺失一個會關心自己,會讓自己開心的對象?

  如果是這樣,那也許真的是一種損失,但世界並不會從此毀滅,快樂也不會因此而消失。

  也許比較難過的是遺失一種習慣,一種當生活空白時就有人飛奔而來的習慣?

  分手第三天,下了第一場大雨,雨勢就像老天傾倒著一整桶水一般,翼這時才發現自己正走在陌生的住宅區,慌忙中只能找到一個小小的屋簷躲雨。


  站在那一方窄小乾燥的地面上,整個城市彷彿成為汪洋,身在孤島上翼還來不及感覺到寂寞,只是自己是否真正無情的恐懼突然襲來!


  會否對方損失了一回?他白愛了!

  不可以這樣!怎麼能這樣?!

  他很認真地在愛我啊!

  翼想起多少個大雨的夜裡,忘了帶傘的自己眼巴巴地望著更忙碌的他急急忙忙開車來接。

  太多個緊張的場面,他輕輕地握住自己的手,對自己微笑。

  那是個害怕寂寞的人,雖然總是看來很堅強。

  自己受傷時,他是那麼的擔心,卻又強自鎮定地安慰自己。

  走過太多個日子,除卻那些充滿情慾的夜晚,他們還有好多好多。多到如果要去回想,就會滿溢,流洩了一地難以收拾。


  當你害怕時,我也想抱住你的肩膀,我希望你能在我懷裡盡情的哭,就像我毫不擔心淚水鼻涕髒了你的襯衫一樣。

  自己曾有那樣的心情,捫心自問那一刻真的不見了嗎?


  我愛你!我愛你!我是愛你的!


  翼拿出電話,想按熱鍵發現被自己取消了,他開始慌張地在電話薄長長的名單裡找他的名字,生怕自己遺失這最後僅存的聯繫。

  然而手機電話薄裡找到他的名字是那麼容易,按下撥號卻是那樣地困難。

  蠕動著唇,翼無聲地說……

  不可以,我不能打這通電話了。


  雨的聲音變得好大。


  我好想你。


  我好愛你。


  我好怕你難過。


  你難過嗎?


  已經……沒有權利告訴你了。

  告訴你並沒有白走一回,告訴你這些日子沒有白費。


  失戀,失去了什麼?

  原來失去的不是一段戀愛,那不見再找就有了。

  只有自己在愛,失戀才會是失戀。

  失去了接收的那個人,失去了傳達的權利。

  正在愛著,卻再也無法傳遞!


  我竟是如此在乎你!


  下雨了,怎麼辦?

  你有帶傘嗎?

  要穿外套唷。


  天哪……


  按下取消鍵,翼收好手機。

  蹲下來,臉埋進臂膀裡。

  好像,可以哭一哭了呢……


  失戀了,失去愛你的權利。

  好可怕,比失去了獨佔的權利,比失去了肉體的權利,還令人驚慌失措。


  你好嗎?


  在哭泣前,翼無奈地笑了。

  分手第四天,失戀的第一天。



  雨還在下。

  翼輕輕踏出一步,冰冷的雨水立刻淋濕了整個人。

  如果不怕淋濕,就能理所當然的享用自由。



  於是,他走進滂沱大雨中。




fin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