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梗是從阿釵釵家的閒聊BOX裡挖到的,最近梗少得像櫻花鯛吻鮭,變成保育類了吧= =









  「那是翼君?」

  瀧澤秀明走出事務所辦公室時,剛好看到翼開著車停進車庫裡,經紀人也認得那台車,於是疑惑的問了。

  「嗯,他的車。」

  車窗當然是貼著黑色隔熱紙,不過那台車瀧澤也開過幾次,倒不至於認不出來。

  「他還在日本?演唱會結束好一陣子了……」

  「是的,他『還在』日本。」瀧澤忍俊不住:「很難得喔?」

  「滿難得的。」

  平常翼的行程問經紀人比問自己還準,畢竟兩人的行程混合團體行程,經紀人間總要橋一下時間。不過最近工作上的交集等於零,立場就相反過來了。

  「因為香奈兒?」

  「嗯……這個嘛……」瀧澤扯扯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很多事情都要講方法的。」


--


  「瀧澤,我要出國去囉。」

  「喔。」

  瀧澤回了一聲,表示有聽見,倒是翼覺得不習慣,從浴室裡走出來,手上還拿著擠好牙膏的牙刷。

  「喔?」

  「嗯?怎麼了?」正盯著電腦螢幕的瀧澤頭也不回,隨著滑鼠按鍵咔嗒咔嗒的聲響,畫面上的照片放大縮小,又漸漸變得明亮。

  狐疑的表情爬上翼的臉,他偏著頭,墨黑色的眼睛盯著瀧澤的背影眨了兩下:「你還好嗎?」

  「啊,大概。」也許是調得太亮,瀧澤皺皺眉頭又將照片調暗了些:「不行,我還是抓不準曝光時間。」

  翼默默地走回浴室。

  「不問我去哪裡嗎?」正要把牙刷插進嘴裡,翼從鏡子裡發現嘴型不自覺地嘟了起來。

  不行,這樣滿討人厭的,不要說瀧澤,連自己也受不了吧?

  扯開嘴,鏡中自己的表情挺像假笑,牙刷在嘴裡沙沙作響,翼卻只聽見好奇心在胸膛裡噗通噗通地猛跳。

  好奇怪!太奇怪了!

  平常應該是:「咦?又出國?要去哪裡?」

  瀧澤會有點不高興,但他會自行撲滅自己的不高興,剩下的部份就會變成偷襲。

  多半就是從背後抱住時會問最後一個問題。

  「什麼時候回來?」

  翼等這個問題很久:「不回來了。」

  如果這樣回答他,整個晚上就會變得很激烈,所以這種遊戲通常要看情況玩。


  可是翼走出浴室後,瀧澤還坐在電腦前面。

  「瀧澤。」翼拉了張椅子,坐在他旁邊。

  「嗯?」

  這次有微笑轉過頭來看著看己。翼看著那笑容還是令人很安心的模樣,突然又覺得自己似乎對瀧澤太過挑剔了。

  一直問時翼嫌煩,不問又有什麼好不高興的呢?

  「你喜歡我嗎?」原本想問瀧澤為什麼不問自己去哪裡的,話到嘴邊,翼突然覺得還是應該問重點。

  「為什麼這樣問?」

  瀧澤看起來很疑惑。

  「確認一下而已。」

  對手很正經地看著翼的臉:「我愛你。」

  「……。」翼盯著瀧澤的臉半响,一臉呆然喃喃道:「好噁心。」

  「喂!是你問我的。」

  「我只問你喜不喜歡我,還有你不要那麼認真的盯著我眼睛說,很可怕。」

  瀧澤大笑:「等一下,我是認真的呀!」

  「可是你以前都會害羞一下。」

  「你以前也不會這樣問我。」瀧澤苦笑。

  「你以前都不會反問我。」翼忍不住頂嘴。

  「你以前也不會擔心呀。」

  「……。」

  瀧澤竊笑著,發出了細微的氣音:「你在期待著什麼事發生嗎?」

  「沒有。」

  「那當做我給你驚喜好了。」

  「等一下。」翼架住瀧澤伸過來的手臂:「那萬一我答有你會怎麼做。」

  「就順應觀眾要求。」

  「那不是都一樣?」翼也忍不住笑了。

  「嗯,基本上是都一樣。」

  「你太理直氣壯了。」明知道對方不喜歡,翼還是伸出食指指著瀧澤的鼻子。

  「我很無奈呀。」瀧澤站起來,推開翼的手,懲罰也似地扳起臉來就是一個深吻,太過突然翼還稍微嗆了一下,他的手貼在瀧澤的胸口推拒著,舌頭卻已經從容地回應,吸吮、舔舐,呼吸漸漸濁重起來。

  「我很過份?」唇與唇剛分離,翼捉狹地笑了。

  「還好啦……」有點壞心眼的笑容配上輕笑聲,簡直就是完美的撥撩。下個吻變得迫不及待,瀧澤又嚐了一口,突然抬起頭來:「嗯,今天……」

  「是薄荷口味的……。」翼的句子來不及接完。


--


  「應該不是在生氣。」

  接到翼的電話時剛正打算就寢,不過翼的問題倒也還滿有趣的。


  因為對方『太不煩』所以很煩惱。


  「所以你什麼時候去西班牙?」

  『我延後了。』

  「喔?」

  『怎麼說……突然覺得有點沒趣。』

  「誠實一點比較好唷。」剛露出感興趣的笑容:「你在擔心嗎?」

  『不是不信任他,不過……』

  「不過?」

  『這樣好奇怪。』翼忍不住抱怨著:『他本來就不會生氣,可是他不在意耶!』

  「也許因為演舞城正在進行,他自知沒什麼時間體力也說不定?」

  『沒時間是沒時間,不過昨天他體力非常好。』

  聽見身邊抖得很嚴重的竊笑,剛橫了一眼側躺在床上背對自己的男人。

  『前輩,我變得好奇怪。』

  翼的聲音很認真,剛打了一下男人的手臂讓他不要笑下去。

  『……我好像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了。』

  「翼……所以我說呀,你還是去西班牙好好玩一趟。」剛苦笑著說:「之前去都是去上課的吧?心情總是不一樣。」

  『可是……』

  「至於瀧澤是怎麼回事。」剛很順暢地打斷翼的話:「你放心,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咦?真的嗎?』

  「其實這樣才是戀愛不是嗎?」

  「為了對方擔心、不安、猜測,同時也享受著對方的擔心、不安和猜測,有時也會耍點小心機。有時有點狡猾,但大部份的時候又很熱情,這樣才是戀愛不是嗎?」

  『前輩。』翼沈吟了一下:『我怎麼覺得你好像發現了什麼?』

  「咈咈,你去玩就是了。」

  掛斷電話,剛偏頭看看旁邊已經開始裝睡的某人。

  「什麼時候遇到瀧澤的?」

  「嗯……什麼時候呢?」

  「你最近有點閒喔?」

  「是還滿無聊的。」

  「好玩嗎?」

  「你覺得呢?」

  「這招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可能就沒什麼效了。」

  「偶爾讓瀧澤得意一下不是很好嗎?」

  「哦,原來如此。」

  「什麼原來如此。」

  「上次你這樣對付我時應該也很得意哦?」

  男人轉過身來:「是有一點啦。」

  看著堂本光一得意的笑臉,堂本剛忍不住伸手捏住那張欠揍的帥臉往兩邊拉。

  「喂……這是賺錢的傢伙耶!」光一口齒不清地抗議。

  「反正你帥得很習慣,放手就會變回原樣啦!」


--


  「瀧澤,你會不高興嗎?」

  在瀧澤笑著轉述事務所門口的對話後,翼忍不住問。

  「不會。」將翼親手做的義大利麵送入口中,奶香濃厚地擴散開來。

  「那你會寂寞嗎?」

  「……不會。」

  「你猶豫了。」

  瀧澤只能報以微笑。

  「我會回來。」翼也笑了:「很快就回來。」

  「我不會寂寞。」低下頭避開了翼的視線,瀧澤似乎很認真地在擺弄著那盤白醬海鮮麵。

  「我還是會很快就回來。」

  「為什麼?」瀧澤抬起頭來,開玩笑地問:「你會寂寞嗎?」

  「對。」翼凝視著瀧澤深邃的雙眼,就像想將自己心裡的熱度一點一滴地傳送過去一般:「我會。」

  「……那,」瀧澤回望他清澄的眼睛:「我等你。」


FIN



--


一開始我還在想他真的這次不出國了

喵滴寫到一半阿釵釵傳訊息過來,看來他還是會去XD

我只好急轉彎了……



在安藤回來前,就讓想像力延續我們夢想中的瀧翼愛吧^^"

雖然我最近的文好像都還滿勉強的(汗)

非巧婦更難為無梗之炊呀……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hole
  • 順應觀眾要求——

    總長上!
    總長上!
    總長上!
    請印證體力好的證據給我們看!
  • 現在正在演舞城,我忍不住想到某廣告…

    「日馬操,暝馬操,金累……」XD

    sleepyblue 於 2009/04/23 21:06 回覆

  • piscs
  • 每次看到Blue大TT文裡
    描寫我家的那兩隻
    都寫得很可愛
    每次看都覺得好溫馨喔
    雖然我不是TT飯
    但從Blue大的文中
    也開始喜歡他們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