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沒有人發明這種機器呢?

對著人按一下,嗶嗶!

就可以知道對方對你的感覺。


由黃到紅的一排小燈,就是從喜歡到討厭的數據。

這樣就不用每天這麼焦慮了。

每次都在猜,這個人討厭我了嗎?我這樣會不會很煩?太少找對方說話好像很冷陌,太常又像騷擾。

有時話不投機,或不小心惹人不開心,但也有可能他只是被別人敲了,來不及回我MSN。明知道可能只是自己胡思亂想,但這是個成人社會,也許有人正默默地希望我不要靠近?

對方已經在忍耐我了嗎?

會不會因為我言語無味人又空乏?或是我太煩人?

一次又一次,我忍不住一直猜測著,對方細微的反應都能讓我像靠近狗的貓,太多的對不起和不好意思築起了隔閡的牆。然而所謂的「被討厭」就像一場惡夢,會不會我只是一個讓討厭我的人甩都甩不掉的跳樑小丑?

於是又一次我很不禮貌地開始猜測,自己是不是被討厭了,然後又對婆婆媽媽無法帥氣起來的自己感到厭煩。

我願意離得遠遠的,如果你其實討厭我的話,請千萬不要應酬我。只是我會這樣說,其他人,熟悉成人世界規則的人們,也和我一樣永遠只能耐著性子,想辦法支撐一段至少能合作工作或聊上幾句的和諧。

對他人的好惡,自身永遠是無能為力的,也許正因為這樣,我總是猜個不停,然後感覺到疲憊。

做人真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eepyblue 的頭像
sleepyblue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