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舞公佈了,初日在329總長生日那天(早上打完這篇文章,居然沒發現這句被我手誤刪掉了^^0應該一堆人看不懂吧……抱歉!)

看愛革命時有點擔心今年會沒有,好在延續下去!!

不過這個沒錢沒力也沒時間追了^^0

現在還說不出沒有團體無所謂這種話,但今年去看過總長的愛革命、翅膀的DANCE & ROCK之後,我想至少可以放心。這兩個人本來就是自己上也沒問題的。

也許對他們來說,這個團的意義在精神面上的收益會大於實質上的。

T&T的瀧澤和T&T的翼,就足夠了吧?

事實上一直覺得不夠的是我們也說不定。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現在正是衝刺事業的時候,我只希望總長好好保養身體,替自己留點本錢,演舞宣傳早點開始然後排得合理一點,不要像愛革命剛開始那幾場時操勞成那樣,翅膀繼續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做自己想要的工作,追求他對舞蹈的理想。

各自儲存足夠的能量,儘量做想達成的事情,實現自我,畢竟這是屬於他們各自的人生。


就在總長演舞時間出來的日子,我收到朋友寄給我的雜誌,她覺得自己算半畢業了,於是將她的蒐藏寄給我。

我在辦公室接到包裏時真的很驚訝,以為只是幾張圖吧?沒想到會有這麼多雜誌,打開一看,裡面滿滿的切頁。

仔細翻才發現,裡面沒收到的雜誌圖,她用彩色列印一張張整整齊齊地切好圖,中文報紙也是仔仔細細地剪好,許多我根本完全沒看過。我可以想像她在蒐集這些東西時有多麼用心,我甚至可以想像她將剪報從報紙上裁下來時,那種一刀一刀小心翼翼的心情。

為了他而感動、為了他而開心、為了他緊張、難過、快樂,因為他擁有了許多許多的心情和回憶。

她對翅膀的用心大過我許多,就算是這次D&R翼佔據了這麼多的新聞和報紙版面,我也沒有去留下剪報的意思,翻閱著那些蒐藏,我突然覺得這些東西就像一段逝去的愛情,有種淒美的錯覺。

不知道她將這些東西寄給我時,又是怎樣的心情?

如果我年輕一點,大概會拚命勸她不要退,雖然她後來本命換到別團也一段時日了。

可是那天她告訴我時,我沒這樣做,因為我知道有些感覺不見就是不見了,我勉強她,她也許會為著讓我高興,口頭上說不退,這樣反而變成她的壓力。

大概我真的老了……

我手上拿著的,是一個女孩曾經擁有的浪漫,曾經擁有的想像,我希望她在投入那些熱情的日子裡,真正獲得等價巨大的快樂,我想這樣就足夠,不枉費她那時的用心用力。

我覺得自己有,也覺得到目前為止,都還很值得。

有點可惜,在我們還有共同的話題時我總是很忙,來不及和她成為好友,一直都是這種半生熟的關係。我覺得她是個成熟理智卻又不乏熱情的女生,在某些方面來講,我想我應該可以和她處得很好。

她在包裏裡附了一封信,有話說見字如見人,她的字果然和人一樣漂亮。

要出去留學了,日本。

我不知道她決定這個地點的原因,但或許在冥冥之中,她和翅膀的相遇,也成為堆砌起這個決定的其中一粒沙。

雖然微小,也許只是個開端,我想這樣也就值得了。


如果T&T擁有一座小小的城池,那我們就是其中生活的住民。

有人會搬出去,有人會搬進來。

我想重點是在這裡居住時,是否幸福快樂,他們提供的感動,我們是否接收到了。

現在我朋友要搬出去,我想祝福她。

不管從此她要流浪不再定居,或是她終於找到能令現在的她悠遊其中的城堡。


要幸福唷!

還有,謝謝你。


最後,回到總長的演舞城。

我真的高興,因為那是他的理想。

這是瀧澤秀明的青春,請做一些當瀧澤秀明老了,回首年少歲月時不會留下遺憾的事。

如果是能引以為豪的事就更好了!

這些回憶裡如果包含T&T的部份、翼的部份,身為放會很開心,但即使沒有,我們也一樣會為你感到驕傲。

一股作氣地上吧!總長!


還住在城池裡的我們,已經有人準備好要交演舞稅了,其他人也等著哪天你們一起來叫我們交稅,請快來收唷XD





ps~突然想起來,我這麼不忠心的臣民,革命稅也交了三張呀……^^0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ACK
  • 其实..我能了解你的心情..
    有过类似事件..
    早已搬走的翅膀饭..留下尽是让我唏嘘的感觉..
    比我更爱翅膀,更了解他..比我用心..
    只是..
    这么多年来..这种事..
    我已经觉得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