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邏輯學中:

當命題A→B為真時,A稱為B的充分條件。
當命題A→B為真時,即是,B稱為A的必要條件。
當命題A→B和B→A都為真時,A是B的充分必要條件,同時,B也是A的充分必要條件。
充分必要條件,亦可以簡稱為充要條件。

-引用自維基百科。




這個月的雜誌上,我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表情。

0901

我很喜歡這種表情的翅膀。

稍稍有點忍耐住笑容,眼神裡那種讓人氣不起來的小聰明不小心露出尾巴,彷彿聽得見他的腦袋裡嘰哩咕嚕地運轉著,下一秒就要做出什麼讓人噴飯的惡作劇。

印象中的翅膀不常外露鋒芒,事實上有時他的低調已經到了讓歌迷想抓著領子搖一搖讓他醒過來的地步。但有時我會覺得,那種站在節目畫面的邊緣,有時會不小心被擠出去,被問到話會先淺淺微笑的翅膀,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許是一種天生的聰明吧。

翅膀年少時那種真誠又害羞的笑容就像一層防護罩,畢竟一般來說不會有人想去攻擊一個這麼溫和無害的人。他的低調也曾在年少時造成自己的迷惑,現在的翅膀卻因此而得以悠遊在符合自己個性的人生道路上。

低調也是一種智慧,就像一種保護色,工作越久,感觸越深。

我想他自己也知道,不然下村這麼廢的經紀人怎麼會跟他越來越合拍……


所以今天我有點嫉妒起瀧澤秀明先生。

翅膀露出那種慧黠的表情,往往身邊都有這個人。

讓翅膀可以稍稍微掀開那層薄幕的一小角,腦袋裡運轉的思緒漏了一點空隙,因為這樣總長的溫柔就會順著那微微的風,暖暖地鑽進來包圍著他。


我很喜歡總長在翅膀身邊的樣子,總長的眼神常常很有力量,並不是燃燒著什麼向夕陽奔跑的火焰之類的怪力,而是一種穩定的,令人信賴的光芒。就像之前二十四小時的SP,我看了前三分鐘忍不住大笑-這個人可真是全日本最有大將之風的建築工人。

可是在翅膀的身邊,他的眼神多了一種縱容的溫度,那麼威風的總長笑得像個小孩子的模樣可愛到讓人溶化的地步。

在日生劇場翅膀生日那天,臨到總長回座席前,翅膀向總長伸出了手,但他不只是握住總長的手而已,而是一把拉過來,給了一個緊緊的擁抱。

那時雖然有一點瀧翼各自分飛的陰影,我們還是如他們所料地開出小花來。

就當作是個友誼的擁抱吧,今天難得不粉紅一下下。

我想如果我是翅膀,也會想要緊緊地抱住這樣對待我的人,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長得帥到像瀧澤秀明那樣令人驚為天人。

只因為這個人像一個出口,在被現實的每一個片段追逼時,都能打開那扇門,找到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

就像翅膀之於總長一樣,翅膀總是讓他露出那樣令人心動的神色。

讓他頻頻回頭,是不可以不見的人一樣。


翅膀真的長大了。

最近我看到的翅膀,一個人,常常露出網誌刋頭那種神情。

就像這樣……

081109.JPG

翅膀已經是個堅強的成年人了。

但原來他並沒有遺忘那樣的神情,那樣的心情。

只是那樣的片段,總是在同一個人的身邊展現。

一個令人安心的傢伙。

這張圖我不久前才PO過,不論時間怎麼過,這樣的神態,翅膀身邊總有那位令人嫉妒的某人。

untitled6.bmp

這年頭當了OL還在大叫相信偶像,搞不好就像大叫相信牛郎一樣,會被人家笑吧?

但我相信瀧澤秀明是這樣的今井翼的充要條件,就像今井翼是這樣的瀧澤秀明的充要條件一樣。

他們都長大了。即使他們不長大,我想歌迷都很清楚,沒有瀧與翼,瀧澤秀明和今井翼都不會消失。


沒關係的,多少風浪都一樣。

因為這樣的瀧澤秀明和這樣的今井翼,只與瀧與翼互為充要條件吧……。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hole
  • 最下面那張的臉蛋真可愛…
    或者該說…

    那髮型好可愛,真令人懷念=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