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登於PTT實業坊KK板

經原譯者  bousyoku 同意後轉載


7月開始的全國巡迴也即將進入尾聲。在地方公演跟許多歌迷有所接觸的剛,這個月我們針對「希望能珍惜的事物」作了訪問


  我,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希望能夠只生存在「真實的事物」之中。


  我所珍惜的是,不要去有所要求這件事。我從以前就一直就這樣想著,但是最近這樣的想法又更加強烈。大家有著像是想要錢、希望被大家注視、希望被認為是好人這樣太多的要求。我覺得就是因為有太多那樣的慾望,抱持純粹的心情這件事才會變得困難。比方說,當發生麻煩的時候,大家不是會常說著像是「不,我本來沒有那樣的打算的。」這樣的藉口嗎?如果要讓我來說的話,我覺得那是沒有必要的事。因為那個人曾經參與其中,或多或少他都有責任。最終,會那樣找藉口也只是因為有著希望被覺得是好人這樣的慾望罷了。 那樣的慾望對於創造事物來說是沒有必要的。

  從事著這樣的工作,有太多被他人要求的事。對於那樣的事,最近也開始覺得很累了。而且被要求的理由也是從「要保護那個人的立場」這樣的慾望中產生的東西。我非常討厭那樣。我是考慮著歌迷們然後來創作的。但要是參雜進毫無關聯人士的立場之類的東西,這樣的話無論如何那份心情都會枯萎吧。歌迷們想從我這邊得到的是,堂本剛這個人,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到現在有的感受。所以我希望能夠回應他們,為了讓自己發信的東西能夠確實傳達,我會竭盡全力。我所想著的,只有想要傳達出去這件事而已。這跟只考慮著商業的人所想的有所不同。

  那麼,或許有人就會想,那我(指剛)就沒有欲望嗎?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我沒有像是「想要裝帥」或是「想要被認為是這樣」的慾望。我有的是,「如果我對歌迷們發出的那些眼睛無法看見的信號能夠傳達到的話就好了」這樣的慾望。人類無論如何只傾向於去相信看得見的事物,但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只有眼睛看得見的東西不是嗎?去傾聽、觸摸、感受、想像。將這些全部合而為一,真實就在其中,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我不太希望歌迷們有著希望我能夠這樣、希望我能夠穿這樣的服飾之類的心情。因為不管是要做什麼或想要穿些什麼,這些都是我。因為被要求的是這樣的堂本剛,那回應他們不就好了嗎?這樣的想法就某種意義來說或許就是專業人士也不一定,但是對我來說卻很哀傷。如果那個樣子跟原本的我不同的話,就變成是個謊言,這樣的話我覺得就永遠也無法連繫再一起了。

  我,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希望能夠只生存在「真實的事物」之中。我很清楚如果這樣講的話可能會被人敬而遠之,講說「都已經29歲了還在說什麼啊?更像大人一點吧。」但即使如此我想要活得像我自己,為了能夠實現,首先我想先從不要有所欲求開始吧。


        End

 

--


  今年看完世界翼在東京日生的公演後,我有很多感想。可是不管再怎麼想寫,沒辦法很誠實地描述所有事情的話,似乎就無法切中重點。

  不過上半場的劇情帶給我的感覺,和這篇文章有某些地方很符合,我不知道翅膀是否受到他剛哥哥的影響,但我很欣賞剛的真誠。

  以現實的、成人社會的角度來看,這篇發言實在有點天真,但充滿了個性,我想那是我沒有的東西吧?所以由衷羨慕。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是什麼樣子,所以說不出活得像自己這種話,也許剛和翼都找到了他們想要「成為」的模樣,因此出發了。我也期望自己能夠找到這樣的目標,雖然現在要往哪個方向我還不知道。

  我想這值得我好好思考一下吧……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