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寫架空是我說的,不過我要寫也沒人攔得住我XD

  
  J禁同人,瀧翼(光剛?),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沒做壞事,十八歲以下應該是可以看……吧。








  從前從前,有個公主,住在高塔上。

  他當然沒這麼無聊,長得天仙美貌還跑到高塔上去搞獨居,畢竟高塔上沒有PS3,沒有X BOX360,就算有也沒電可以接,所以公主也沒辦法聽他最愛的U2合唱團……不不不、是優雅地享用搖滾樂。而且公主又愛泡澡、三不五時還喜歡下下廚,高塔這種建築美則美矣,雖然浪漫氣氛符合公主要求,生活機能卻不足,接個水用吊桶簡直會出人命,讓公主最近連臂肌和腹肌都練出來了。以現在的房仲行情來看,高塔根本是地雷屋,有買有賠。

  最慘的是公主的興趣是跳舞,而且要給大家看,得意地沐浴在歡呼鼓掌聲中,他才高興。

  他算是滿倒楣的一位公主。照例公主都要遇上一些不幸,越漂亮的越慘,前陣子聽說某國有個公主叫白雪,運氣倒不錯,吃蘋果卡到喉嚨,躺個三天就有王子把他CPR弄醒,完全不在意她之前跟七個男人同居,現在住在豪宅裡,僕役成群,天天逛精品店買漂亮衣服、做SPA保養肌膚……

  「馬的,皮膚白了不起嗎!」長髮公主扁著嘴,趴在高塔陽檯的欄杆上,他舉起手看看自己手背,那健康的蜜色已經漸漸泛白,畢竟高塔雖然離太陽近,不過陽檯和窗戶的位置設計不好,沒辦法讓午后喜歡在溫暖陽光下午睡的公主盡情享受。

  「有夠衰,被關到這裡來。」

  公主嘴裡抱怨,心裡卻也知道怨不得人,他的個性一向就是如此,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他不強求。就算政局再怎麼改變,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當一向寵愛他的喜多川國王退休,瑪麗皇后上台時,他什麼意見也沒表示。

  「應該不關我們的事吧?」公主對相戀多年的王子說:「我們好好盡本份就好。」

  王子雖然愁容滿面,卻不忍心公主擔心,雖然平常公主近乎天然般地無憂無慮,本性倒是很容易想太多,三不五時就會鬧起胃痛來。

  「嗯。」為了讓公主安心,王子露出他迷倒眾生的笑容。

  說起來一直到那時公主都還過得出人意表地幸福,雖然他和王子的城池很小、人民數量也略嫌不足、訂婚後風波不斷、兩人個性又天差地遠到好笑的程度,不是每個人都看好兩人的婚姻,不過他一向了解王子的貼心和善體人意,還有總是不好意思直接表示愛意的耿直,加上王子的臉簡直美得像畫裡走出來的天使,能文能武是舉國聞名的英雄,他覺得沒什麼好挑剔。

  公主很清楚王子有多愛自己,愛到拚了命也要順著他,就算有時對王子小小惡作劇一番,他也只是苦笑著一臉縱容叫著公主的名字以示警告。

  「啊啊~這麼說來,我連自己叫什麼名字都快要忘了呢……瀧澤。」

  公主輕輕地呼喚著王子的名字,被瑪麗皇后關在高塔上到底多久了呢?因為太久沒有人來和自己說話,公主已經不太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了。

  為了方便王子攀上高塔來救援,公主亮麗烏黑的如雲秀髮越留越長,長頭髮實在不太好整理,而且加上鬍渣(?)會看起來像流浪漢,公主只好把頭髮紮成辮子,長長地拖在地上。

  對有潔癖的公主來說,頭髮在地上嚕來嚕去,簡直是人間煉獄呀!

  「好麻煩唷……」

  現在每天光洗頭就要花上半個小時,洗到泡澡水都變冷,泡泡浴劑的白色泡泡都變成沫,澡盆小鴨鴨都快褪色了,綁頭髮更費時,一綁又是一小時,一整天花這麼長的時間用來搞一頭長髮,還不如用來練習跳舞。

  說到練舞公主更是一肚子火,最近不知道被頭髮絆倒幾次了,上次還不小心摔斷腳背骨。瑪麗皇后心不甘情不願地讓喜多川前國王的御醫上塔上醫治公主,沒想到那個以吊鋼絲技巧聞名的御醫竟然到塔上教公主「忍耐」和「如何滾落檯階而不受傷」,讓公主非常SHOCK。

  「公主想離開這裡嗎?」御醫撥了撥那萬年不變的髮型,露出他典雅的笑容。哦對了,他其實也是個王子,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你們這些幹王子的都這麼沒常識嗎?我又不是OTAKU,只看F1就開心了……」

  雖然公主想這麼說,不過在童話世界裡長幼有序這點倒也沒變,人家論起擔任王子的經歷說什麼也比自己當公主資深,當然還是得有禮貌才行。

  「嗯。」公主只好柔順地點點頭。

  「那這根給你。」御醫拿出鋼絲一根:「有空自己練一下,能翻個十六圈下去應該沒問題。」

  說完御醫就吊著另一根鋼絲「咻」一聲地飛走。

  「喂!」你帶我下去就好啦!

  不過想到跟這個王子下塔恐怕得用滾的,公主縮了縮脖子吐吐舌頭,還是算了。

  「王子呀王子,你怎麼還不來呢?」

  偶爾瀧澤王子會經過,他停下馬匹,仰望高聳入雲的高塔,叫著公主的名字,可是塔實在太高了,就算他用盡吃奶的力氣聲音也到不了塔頂,只能和公主遙相望。

  「我一定會來救你的!等我!」

  王子努力地叫著,有時公主的淚水會由塔上滴落,滴到他的臉上,雖然是種浪漫,不過重力加速度有點痛。

  於是王子來了又走了,公主的頭髮長得很快舉世皆知,不過再怎麼快,要留到地面上似乎還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因為最近美國次級房貸風暴,薪水被打對折,在迪士尼為那些公主們唱歌串場的幾隻麻雀最近會來這裡打工,長髮公主才從牠們那裡聽說,瑪麗皇后明年一月要派瀧澤王子帶大軍遠征,這不是小事,關係了許多人的性命,過了那一整個月有幾個人活著回來全看他了,所以瀧澤王子只能黯然地展開佈署,畢竟現在宮廷中他的處境也隨著喜多川國王下台而險惡起來,加上前國王想回來參與政事的耳語不斷,身為準駙馬的王子也陷入了裡外不是人的境地,為了守護他和公主的城池,王子準備搏命一戰。

  王子畢竟很得人緣,皇后投鼠忌器,只能想辦法盡量讓他去做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看能不能讓敵人自然消滅。

  就這樣王子的用心也算白費,因為公主果然緊張到胃痛。

  「我要相信他,我要相信他……」

  王子的臂力很好,只要把長髮放下塔去,他一定爬得上來。

  公主在塔頂上來回踱步,又不小心被礙手礙腳的長髮和蓬蓬裙絆倒了好幾次。

  現在公主已經完全不能跳舞了,他得等王子接他下來一起共舞才行,焦慮隨著時間漸漸累積,公主的眼淚又要掉出來了。

  「不行,我要忍耐。」

  捏緊拳頭,公主咬咬牙忍住盈眶淚水。

  最後一次王子和公主在塔尖和地面遙遙相望那天,公主放下了長長的辮子,只可惜還是夠不到地面。瀧澤王子努力地跳躍,他過人的運動能力終於讓他抓到了公主的髮尾,但沒能抓牢。

  「對不起!等我出征回來,一定可以救你下來!」

  王子遙遠的叫聲公主本來就聽不見,不過這時公主正因為頭髮被抓痛而抱頭大哭,完全沒聽見王子講什麼。

  所以當王子騎著和御醫借來的白馬咔嗒咔塔地離去後,公主開始火大起來。

  「痛死了啦!誰想出這種蠢方法的!」

  公主完全忘記是自己開始留長頭髮的,生氣地手叉腰叫嚷著:「啍!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我要剪短!我要理光頭!我要留鬍子(?)啦!」

  正當她這麼叫著的時候,突然聽到很響亮地機械叫聲:「翅膀!翅膀!」

  這個名字很耳熟?

  公主奔到陽檯邊往下望,是一個長相美豔又可愛的……公主?

  那不知道哪來的公主正拿著大聲公在呼喚他:「我說你呀呀呀呀!你的鳥朋友跟我說你下不來對吧吧吧吧?!」

  知道自己的聲音傳不下去,長髮公主只能楞楞地張著空洞的大眼睛猛點頭。

  「你待在那裡不無聊嗎嗎嗎嗎?你們家王子現在去打仗超可憐的唷唷唷唷!」

  公主目瞪口呆地聽著:「你們的領地也是要吃飯的的的的!你還在上面過什麼貴婦生活呀呀呀呀!」

  地面上的『公主』開心地笑著:「快下來吧吧吧吧!有很多很好玩的事在等著你啊啊啊啊!」

  「你看我的新衣服和新髮型型型型,很棒吧吧吧吧!」

  長髮公主恐懼地望著下面的人,其實他有懼高症,不然早就吊御醫王子的鋼絲下去啦!

  「你還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不是嗎嗎嗎嗎?」地面上公主的迴音甜甜膩膩地傳上來,意外有種安慰的效果,雖然話語的內涵明明冷硬而堅強:「你想跳舞吧吧吧吧!你也想讓他看看你能跳得多好對吧吧吧吧?!」

  「你也想幫他他他他,你也想跟他跑得一樣快對吧吧吧吧?!」

  公主摀著耳朵,但那聲音還是很清析,如雷貫耳。

  「那你還在等什麼呢呢呢呢?」

  真的沒辦法下去嗎?

  雖然一個人爬下高塔很可怕。

  「快點下來來來來,我就教你增加戀愛運的指甲魔法唷唷唷唷!」

  公主一邊哭泣,一邊拉起長髮的尾端,她晶瑩的貝齒咬著柔嫩的唇瓣,把快流出來的鼻涕用力吸回去。


  「什麼公主公主的!他馬的我明明是王子啊!!!!」


  是的,長髮公主就這樣消失了。

--

  正在進行戰爭最後準備的瀧澤王子,遠遠地看見了那個短髮的身影,騎著一匹黑得發亮的駿馬,絕塵而來。

  「翼。」他輕輕呼喚他的名字,蹺蹺的嘴角露出了滿足的微笑,對那抹影子張開雙手。

  馬匹奔了過來。

  「翼?」

  馬匹正在奔過來。

  「喂!」王子對著那沒有減速奔來的馬匹大叫:「你想謀殺親夫嗎!」

  「誰跟你是夫妻呀!」一頭短髮的翼王子在馬背上大笑,他一身黑色勁裝,眼眶塗上黑色的眼影,有種大魔王般的野性氣氛,令瀧澤王子熱血沸騰-沒辦法,受過傳統王子訓練的他天生就是要撲倒……不不不,是撲滅魔王的呀!

  「有種追過來!撲得倒我再說!」翼王子不知好歹地補上一句。

  一身黑色勁裝的翼王子策馬躍過瀧澤王子的頭頂,他摸摸自己的鬍渣,對剛剛飛躍的表現顯然很滿意:「快點,今天誰先追到夕陽,誰就壓對方!」

  「好!你跑得贏我再說!」瀧澤王子飛身上馬,和翼王子一起,朝著夕陽奔去!


  「讓我們向夕陽奔跑吧吧吧吧!!!!!」


  從此王子和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喜可賀!可喜可賀!耶!









  咦?瑪麗皇后和喜多川前國王?他們是誰?

  童話故事這樣就夠了,不要計較太多啦!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唷!



END~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