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對我來說是很糟的一天

主管出差去了大陸,但程式還沒把主要的部份處理好,拖到昨天。

不能說是程式那裡出了錯,這個專案的後期一直受到上面推擠,要我們早點結案,事實上我們的速度一直都不慢,但因為市場的關係,我們只能配合檔期不停地趕工,我想那群程式和我的主管壓力也都很大。

還好有個機會,因為今天早上六點,鄰組的同事們要到大陸出差,可以把修改過的版本帶給我的主管。

代理商那裡放著樣機,但程式可能出了問題動不了,要去大陸的同事說飛機趕早,六點就要集合,所以他們要準時下班。

於是我們就陷入天人交戰中了。

程式改好的版本,很明顯還不懚定,最重大的bug一直都在,距離下班時間就只剩一個小時,同組的同事們說,沒辦法,就拿這個版本去吧!

想像著我的主管在代理商面前當眾把機器搞成當機的模樣,我覺得這樣不對,其實還有一個解決辦法,卻都沒有人提。

明早六點,去大陸的那組人會在公司門口集合,我們可以繼續測試DEBUG,隔天六點送到公司來,這樣時間就不會那麼匆促了。

沒人說。

好吧,我說,既然是我說的,明早六點我自願過來。

於是我們跟去大陸的那組同事們講好時間,他們先回家,我們這組繼續測試。本來程式就還有一些漏洞,負責那個部份測試的同事偏偏是個菜鳥,於是一直引導程式去抓一些很表面的問題。

我們這組企劃三個,兩男一女,一個比我早進來,但業界資歷跟我差不多,不過只經過一個案子,是這個案子的主企劃。另一個是今年才來的新人,不過比起被教,他比較喜歡教人。另一個就是我,我想如果這篇文章是別人寫的,我的名字後面一定也會接著一些評論吧?

三個企劃留下來,加美術總監,和三個程式,開始和BUG奮戰。

喔我忘了說,說要下班準時交出去的是主企劃。

好不容易被我攔下來繼續測,一路到晚上十二點,慢慢有些眉目,但表層的問題才剛要解決,主企劃說他累了,他要回家。

OK,反正DEBUG的是程式,留下來測試的企劃不見得需要什麼特異功能,那時大家正在聊接下來要怎麼做時,他突然提到大陸出差的事,原來要出去的人是他,我負責內測可以不用走。

我傻眼了,這麼重大的事我不知道?

他說,你又不常跟我們混在一起,吃飯也不跟我們吃,不知道是應該的。

最重要的是,他說他說溜嘴了,我立刻明白,他不能告訴我這件事。

他不能說只可能有一個理由,就是我的主管叫他不能說,我不可置信地問他你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的?

他畏畏縮縮。

其實我很不想去大陸出差,我也不介意出差的人是不是我。事實上如果不是我,我可以開開心心地在交貨日衝日本看翅膀,有什麼理由不告訴我?


真是可笑,上一個案子我是主企劃,雖然年資不夠掛不到名,但我盡力了,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主管。

我很努力地避免那種因為我是女孩子所以就該有特權的狀況,搬東西我都跟去搬,出差在大陸陌生的城市一個人跑來跑去我也OK,他不舒服我還請他先回去休息我來就好。

喵的我是白痴……


那個景象真諷刺,我一心怕他在大陸出包,不然下班時間交出去也不是我說的,到時出毛病並不會算到我頭上。可是血淋淋的他不把我當自己人看,一路跟他衝過來,我很尊敬他的能力,也努力排除私務,讓自己儘量投入更多力氣在工作上。

可是呢?

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

主企劃回去了。


程式說晚一點應該可以出來最後一個版本,於是我留下來,因為測試只留一個勸不聽的菜鳥,我不放心。

半夜兩點前,新版本出來,還是測不出主要的問題,我忍不住發火了,這大概是我口氣最不好的一次,我跟新人說「拜託你現在不要再亂測也不要再亂猜,現在開始,每次測試所有條件都要做到一模一樣,一次只改一樣東西!」

這樣才測得出來呀!這是業界常識,但他不希望被我教,所以我想等他學會,眼看著再等下去會把主管的面子都等掉,我只好硬著頭皮去說這些不好聽的話。

就這樣,漸漸地程式找出根本的問題,改好時是半夜兩點多,OK,我們再測,我說。

再測,同一個問題還是有BUG,最後發現問題出在IP原始設定上,程式的修改才會無效,我們鬆了一口氣,那時已經半夜三點多快四點。

美術總監是一位年資很深的前輩,他也下來陪我們測,但我看他遲遲不發號施令。

「我們總共要送八片出去,現在開始就專心測這四片,一個小時後我們測另外四片。」

只測一次是不夠的,有些問題要反覆試才試得出來。我經歷過那種在外場手忙腳亂的尷尬,說什麼也不希望這種情景發生在我主管身上。

因為我其實很佩服他,不管在能力上,還是在所謂的成人的手腕上。

雖然原來我早就不是自己人了。

我還是希望他能順順利利,因為他帶著這群人一路走到這裡了,因為他教過我很多東西,也因為我跟著這個主管兩年了,我不想看他一個人出去滑倒。



四片測完,大家都快累攤了,將近五點,我說:「我們不能停下來,只剩一個小時了!」

大家繼續測,每個人都累到極點,終於撐到六點,除了準備其他硬體的主程式跟我之外,全攤了。

主開始準備東西,我開始列清單,然後清點時確認再確認,我把情況寫在紙上放進裝硬體的袋子裡,一層我怕會破,再包上一層。

早上六點半,要出差的同事們集合得差不多了,我親自把東西交到那位要幫我們帶東西的專案負責人手上,把業務交辦的事項和測試的狀況跟他說,請他務必轉達,其實如果他忘了說也沒關係,因為我寫好了,放在袋子裡。

雖然很累,但大家也很高興,因為一個難纏的BUG,就這樣被擺平了。

他們走了,我們一個叫一個,大家起來離開公司時,那明亮的陽光和早上我衝進公司裡打卡時一模一樣。



然後我一路哭,哭著騎車回家。

我是白痴,我是笨蛋,我活該倒楣。

有這種被推進坑裡再自己埋土的嗎?

他有事開始不跟我說其實我早就發現了。媽的我為什麼還是要挺他?

其實我也搞不懂我自己,就讓一切像主企劃講的,六點讓他們把八片帶走,我們加班繼續做我們的事,累了走人回家,這樣就好了呀!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他曾經對我很好,也許以前我以為我已經是他的團隊的人了,也許只因為我是笨蛋。

所以我活該一大早快七點,騎車回家洗澡,然後活該八點出門,載到我每天載去上班的另一位同事,又到公司去。

我回家甚至沒有坐下來喘口氣,昨晚我明明可以輕輕鬆鬆在加班時搞定的文件,因為這個DEBUG事件,硬生生延到沒時間,所以上班的音樂聲響起時,雖然公司規定我可以在家睡三個半小時再來上班,我還是坐在位子上。

因為這份文件要送翻譯,我拖的話,回來會更慢。



其實他媽的有什麼關係,我大可以說昨晚我都在測試,反正案子沒辦法如期完成責任也不會是我扛。



我坐在辦公室裡手忙腳亂起來,因為淚水不斷的湧出來,我就是沒辦法停下來,我躲在矮矮的OA隔板後面,打開電腦桌面,告訴自己只要看到螢幕上翅膀曲線優美的背部,我就可以停下來了。

可是,沒用。

我只好邊打文件,邊哭,一直到我好不容易先結束了一個段落,才冷靜下來。

很久以前,我相信過一個男人,結果,分手六年後,他居然還有辦法騙走我幾十萬,硬生生地把我從夢想中的日本留學生活扯回台灣來。

我想我不小心,又相信了我的主管,我覺得我只要再更努力一點,他會感覺到。

可是事實證明我就是不靈巧,我不習慣逢迎拍馬,我不喜歡油腔滑調,其實我不在意落在後面,我只想把事做好,就算那些能夠把各種手法運用自如的同事跑在我的前面也沒關係,我想把事情做得更好一點。

結果呢?

這種被坑了還幫對方數鈔票的事,我竟然又做了一次。

很好笑,可是我就是好想哭,真的只能哭。

我知道他是個很有手腕的人,我很早就知道,這也是我欽佩他的原因之一。

想來我和這位主企劃之間互相比賽誰的文件漂亮他一定很得意。



可是我就是學不會,學不會在主管出差的晚上,隨便交差,等他回來再好好地拍馬屁。

可是我就是學不會,閉著嘴讓事情過去,晚上早點回家睡覺,反正跌斷腿的不是我。

他媽的這傢伙教了我兩年這些事情,我都還學不會,他這樣對我是我活該!


很久以前,我曾經試著寫過網誌,那時的版標我一直記得。


「長不大,學不乖,犯錯不斷。」


我真是一點進步也沒有。




剛哥哥,我比你厲害唷!我不但撐了三十三分鐘,還超過了三十三小時,現在我在電腦前面打著自己是混蛋,我的主管大概正在代理商那裡應酬吧?

小時候我是說什麼也哭不出來的那種,完全沒辦法佔到優勢的小孩。

長大又變成想把淚水停下來,卻說什麼也止不住的大人。



長不大,學不乖,犯錯不斷。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Nikes
  • 很為妳心疼。

    但是我會在這裡祝福妳、為妳加油,我們都在為了某些未來努力,還是要相信那些妳想相信的事啊!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