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很短,十八歲應該可以看的那種。







--


當窗外雷聲響起時,翼輕輕顫抖了一下,他拍拍胸口,把洗好的衣物丟進乾衣機裡。

最近開始習慣買一些烘完也不會皺的衣服了,省得洗完自己忍不住要處理,不過當個偶像卻這麼怠惰,似乎也不說不過去。

翼苦笑著蹲下來,看著衣服在洗衣機裡滾成一圈,輕輕地哼著熟悉的曲調,眼皮已經蓋掉墨黑眼眸的一半。

好累哦……好想睡。

舞台展開前,就是不停的練習,修正,再練習,再修正。翼只好把這一切想成是用來交換站在自己的舞台上在眾人的目光中享受舞蹈的代價,似乎疲憊也會變得比較甘願些。

當窗外白光突然閃了一下時,翼不自覺地摀住耳朵。

說不上來自己是討厭雷聲還是害怕,或許只是不喜歡那種突然被驚嚇的感覺,然而看著窗外時不時閃現的白色光芒,還是下意識地想躲。

手機響了,聽鈴聲就知道是誰,翼有點不想站起來接。

他會笑我。

翼沒好氣地想,當年也不過就是外景被突如其來的雷聲嚇了一下,他居然可以笑到現在?

曲子響到一半就停了,那雙睜得圓圓的大眼睛又瞇了起來……

啊……好想睡……

然後曲子又響了。


瀧澤還算個識相的人,應該說普通的時候他還滿會看場合的,不過那是普通的時候。翼雖然有被嘲笑的覺悟,但打第二次來,搞不好是因為工作上有需要討論的事,這樣的話不接也不行了。

翼懶懶地站起來接電話。

『是我是我。』電話剛接起來,就先聽到對方的聲音。

「你這樣會被當成詐欺電話掛掉。」翼半瞇著眼睛說:「雨這麼大,你人怎麼還在外面?」

背景的雨聲實在很清楚,翼望向窗外,正好又是一陣閃光,他摀住一邊的耳朵,但聽電話的那一邊,還是聽得見巨大的雷響。

『很可怕嗎?』那個人的語氣有種欠揍的笑意。

「很抱歉,不~會~」

說時遲哪時快,特大號的雷擊就劈了下來,翼不禁瑟縮了一下。

『哇!這個雷打得好近!』

「是啊……」翼恍恍忽忽地回答,他連站著都快睡著。

不過接下來雖然沒有雷聲響,翼還是驚醒了。

「等一下!」

雷是離我近耶!

『嗯?』

「你在哪裡?」

不等對方回答,翼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往下望。

『嗯…在哪裡呢?』

下面靠著車子撐著傘的那個人顯然是看見翼的身體擋住一部份屋內的光亮,把傘移開揮了揮手。

「你在幹嘛!今天有颱風耶!」

不用看報紙,打開電視新聞就說個不停了:「快點回車上去!」

『明明以前怕到躲在棉被裡,你現在不怕我很傷腦筋……』

「等等,那時我十二歲好嗎?現在我已經超過那時的兩倍了耶!兩倍!」

『公主不叫救命,騎士就沒什麼用處了。』瀧澤的聲音有著戲劇性的落寞。

「我才不是公主咧!」

『那沒辦法,我只好當救王子的騎士了。』瀧澤抬頭苦笑:『你真捨得不放我上去?』

翼沒好氣地回敬:「你自己有門卡怎麼不直接刷上來?」

『我忘了帶。』

「真的假的?」還真難得。

『假的。』雖然遠得看不到,翼還是能想像瀧澤的表情。

「好吧。」翼苦笑:「那你總得有個騎士的樣子才能上來。」

『騎士是什麼樣子?』

「就是騎著馬,然後一隻手舉著寶劍衝過來那種呀!」

『舉著劍嗎?』瀧澤沈默了一下,突然用一種冷靜到可笑的口吻非常認真地說:『翼,今天有打雷耶。』

「騎士都很勇敢的,誰會怕雷劈。」

『我沒帶……』瀧澤笑得很無奈:『那這樣行不行?』

瀧澤合起了傘,在大雨下做出揮劍往前的動作,說老實話,大河劇演了整整一年的英雄,這種動作瀧澤演起來說有多帥就有多帥,可是情況卻讓翼忍不住爆出笑聲來。

翼衝到玄關去按大門鎖:「快點上來,你會感冒!」



瀧澤到了翼的公寓門口,還沒伸手按門鈴門已經打開,不過還沒見到想見的那個人,就先有一大團浴巾撲上來。

「笨蛋,現在半夜,你來幹嘛?」

「來陪你睡覺。」

「……。」翼想了一下:「……瀧澤,我今天排了一整天的舞。」

浴巾裡露出來一張笑臉:「嗯,所以我只是來陪你睡覺而已。」


一直到兩個人都躺平在床上,翼才發現瀧澤真的只是來陪他睡覺,因為那雙平常不可能這麼安份的手環在身上後,就沒什麼動靜了。


「瀧澤……」

「嗯?」

「嗯。」翼微笑著閉上眼睛。

那一夜似乎也是如此呢。

因為出外景要過夜,劇組自然而然安排這幾個同事務所的孩子睡同一間,那晚川野已經睡熟了,而另一個討人厭的傢伙翼當然不可能有求於他,於是雷聲響起時,翼只好把頭埋裡棉被裡。

真的很可怕,閃光和巨響劈擊著神經,翼只能背對著窗戶蓋住頭。

為什麼我好死不死還睡最外面?

翼哀怨的想,今晚大概是不用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翼聽見關窗的聲音。

然後是拉窗簾。

掀開棉被,是那個人。

「你在幹嘛?」已經很久沒跟他說話,翼的聲音顯得乾澀。

對方倒是保持沈默,他拖著自己的枕頭過來關窗,然後指指房間內側,自己原本睡的位置。

翼愣愣地看著對方,沒動。

「你睡裡面。」瀧澤只好說話了。

「喔。」

沒有冷嘲熱諷,也沒有什麼輕視的神情,瀧澤的眼睛瞇瞇的,翼突然想起來他是個很難被叫醒的人。

「你……不怕嗎?」

翼站起來時,忍不住問了。

沒有回音。

翼跨過川野爬進瀧澤剛離開的被窩,裡面還留著前一個人的體溫,在那個大雨寒冷的夜裡。突然想起來自己還沒道謝,翼坐起來望過去,那人卻已經躺平一動也不動了。


要說閃光和雷聲,這個會被爆炸特效嚇得臉發白的男人真的不怕嗎?

翼偷偷竊笑。

「笑什麼?快睡。」

「謝謝。」

「什麼?」

「謝謝,這個是今天份的。」

就在瀧澤還一頭霧水時,翼窩在溫暖的臂彎中開心地閉上眼睛。

你不記得了,但我還記得。




剛剛那個謝謝,是十年前的唷!






FIN~

--

不行了,大家晚安~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hole
  • 其實就是因為沒去
    所以今天283才會又更新吧= =
    吵架齁~
    這兩個人真是三八...
    吵架還讓全世界都知道

    說不定是這樣的。
    「其實你會怕打雷吧。」翅膀說。
    「我不怕。」
    「你明明會怕。」
    「怕的人是你,我才不怕。」
    「你會~~~~」
    「.........」
    「吶,生氣了喔。」
    「........沒有。」


    所以283就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