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為了沒辦法看日生去看松竹的。

十月可能要出差,我沒忘記,可是翅膀日程排得夠長,長到我有點妄想了。

如果有辦法兩日來回的話……


我想我可以用兩萬元搞定這件事,只要我不貪心看太多場的話。

可是我的理智提醒我,我的筆電已經非常爛了,我需要一台新電腦。

我的理智提醒我,叫了很久的SONY a300降價三千元,兩萬元足夠我實現擁有單眼相機的美夢。

我的理智提醒我,這個月不到一半,我的加班時數就已經快破三十個小時,與其兩天在市區到機場,機場到市區間奔波,還不如花兩天在家好好睡一上午,下午乖乖去加班。


但是去年的松竹,我去了,因為那是翼的第一次。

去年日生,我去了,因為我想再聽一次EDGE。

今年松竹,我去了,因為我十月要出差,以為會和翼的日程重疊。


日生不去,突然覺得像中斷了什麼一樣。


翼不缺我這樣一個觀眾,而我缺錢,缺時間。

也許我已經被制約,在那個舞台上,他灑下的汗水,是否代替了生活中沒有理由所以無法流下來的眼淚?

還是決定了,如果能不動用其他的錢,單單用這個月的薪水省到兩萬元,我就去。

應該還好吧?我想。



沒想到下午測試完回到位子上,一個紅色信封就放在那裡,我打開看一下,這個就算不去,也是非包不可……



所以我算出來了,到下個月三號前,我只能用三千塊,一超過就無望。

這還包括我家傲嬌吃油的錢。

唉~突然很想學黃金傳說去海底抓魚了= =


剛剛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回憶起大學半工半讀的時代,那時我一個月的薪水,就是那少少的基本薪資一萬八。

廣告公司的老闆娘很苛刻,即使加再多班也不會多給一毛錢,每個月剩下一個星期左右時候,我就開始過一條麵包的日子。

早上到小7買一包吐司,然後拿店裡的熱狗醬料包。

早上兩片,中午三片,晚上三片,一包就全空。

如果有同事中午買麥當勞回來我就非常開心,因為可以請他多要一包糖醋醬,那時糖醋醬還不用加錢,卻比小7的醬油包好吃太多了。


講得好像很辛苦似的,但當時我並不覺得。那時日子非常忙碌,卻也很充實,因為每一天我都能學到新的東西。廣告公司製作廣告的流程,怎麼提案,怎麼規劃,怎麼找演員,怎麼拍攝,怎麼處理突發狀況,怎麼安撫模特兒,怎麼接導演丟出來的菸灰缸,每一件事都非常新鮮,我發現我的電腦技能還不夠,還去報名電腦教室。

那是我唯一一個被辭退而不是自己想走所以離開的工作,因為我是一個不知道初一十五都要拜拜的助理。

後來我去錢櫃當服務生,覺得這樣雖然每天都能吃到飯(錢櫃的員工可以低價點公司的產品),薪水也好,卻沒有前途。

我想進遊戲業,那時是網路遊戲剛起步,只有天堂、龍族、創世紀的時代,講起網路我只會開IE,只好跑去打工賣寬頻服務,搞清楚網路到底是怎麼回事,薪水低到不行,所以常常一整天都在工作,一個人接兩個時段的班。

一整個月沒有任何一天停下來,如果要交什麼學雜費的月份更拮据,一整個月都只有吐司或蘇打餅加調味包,還遇過發薪前日坐不起捷運只好從台北車站走回中和的事。

即使如此,卻從來不覺得有今天這麼疲憊。

其實三千塊過半個月,用當時的角度來想,一點都不難過呀……

那時告訴我三千元過半個月,我會高興死了吧?

三千塊並不少,我每天都能吃便當、喝飲料,反正趕案子也不可能有什麼額外的開銷,因為離開公司就累攤了。


也許錢的價值在這將近十年間有所變動,但真正變的是我。

我已經習慣車發不動就伸手招計程車,辦公室團購也常有我一份,訂中午便當時我很少在看價錢,咖啡店裡的飲料一杯破百也常在喝。但我卻失去了生活的感覺,有時我在想,現在的日子很像一場夢,醒來就會回到那個一整天一條吐司的時代,那時的每一天,對我來說是那麼的新奇又充滿目標。

當時不覺得,原來那是很棒的人生。



如果十年後我仍在世上,回頭看現在的我時,也會有這種感覺嗎?



可惜我累了的腦袋裡只剩一堆醬糊,如果下個月我真的能看見今井翼,那兩天再來慢慢想吧……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zomid
  • 最近公司來了新人,剛從學校畢業的那種,跟她一聊發現彼此生活費差好多,忽然就覺得自己被每個月都會出現的薪水慣壞了... 半個月三千,其實不難,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