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整篇都沒色情,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都沒做,開水文,無法接受者勿入。







  凌晨四點多吧?時間不記得,因為睡得迷迷糊糊。

  瀧澤秀明聽見開門的嗶嗶聲。

  有人用門禁卡,刷開他公寓的房門。


  如果是小偷,那麼警報器應該震天價響,如果是正大光明地開門,就應該只有那個人了。

 

  最不可能的那個人。

 

  瀧澤坐起身。

  玄關有脫鞋的聲響,那人進門,襪子纖維磨擦地板的腳步聲很細微。沒響幾步,嘩啦啦的流水聲。

  公寓的開放式廚房,比洗手間來得接近大門。

  在洗手。


  「啊……」

  丟倒了什麼,刻意壓低的抽氣聲。

  收拾有點慌亂。

  沒打破東西,不會割到手吧?

  嘆氣聲,正在嫌棄自己。


  行李箱喀啦喀啦地滾了兩下。

  「喝。」

  使力的聲音,他把箱子提起來。

  用腳輕輕頂開門口的衣櫃,門軸細小的吱呀聲。

  他打算明天再把箱子搬進來。

  「呼……」

  很重吧?

  
  走進來了。

  脫去外套的沙沙聲,


  有股暗香,本能上熟悉,嗅覺上卻陌生。

  是他。

  心跳加速。


  回來了,我的,輕輕地,近乎無聲地,回到我身邊。


  影子出現在門畔。

  在太陽還未昇起的時刻,窗外透入深藍的微光,什麼也看不清楚。

  那熟稔的身形停了一下,其實什麼也看不清,他還是堅持望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不是激情的擁抱,不是迫切深刻的熱吻。

  昏暗中那雙閃爍的眼神。在他的腦海裡看見了吧?在床上熟睡的,我的身影。

  瀧澤輕輕地躺下了。

  蓋上棉被,閉上眼睛,感受那久違的溫柔。


  聽浴室裡淋浴的聲音。

  聽淋完浴的翼翻開櫃子,找自己的睡衣。

  聽他向自己走來,猶豫。

  床鋪震動了一下。


  不說話不行了呢,瀧澤在心底苦笑。


  「我幫你吹頭髮吧?翼。」

  「……」

  「嗯?」

  「吵醒你……」

  「我沒睡熟。」瀧澤扯了個小謊:「會感冒的。」

  「我累了。」

  「我知道。」

  「你也累了吧?外景那麼多天。」

  「有一點。」

  翼下床,沒再說什麼,就著開始發白的微弱晨光,開了吹風機,撥動頭髮。


  「怎麼這麼早?」

  舞台的千秋樂結束,多半還要慶個功什麼,習慣是再怎麼累,也會鬧到半夜。

  瀧澤以為翼會回自己家裡好好休息的。

  翼沒有回答,閉著眼睛吹頭髮,看起來快要睡著了。

  「翼?」

  「啊!」吹風機差點脫手滑落,翼驚醒過來。

  於是翼索性把吹風機丟在一邊,爬上床。

  瀧澤苦笑。

  這是有潔癖的男人,他真的累了。

  「……我想休息了。」

  閉著眼找到自己熟悉的角度位置,翼窩好身體,即使是靠近瀧澤汲取他的體溫,翼仍然習慣環抱身體入眠。

  「晚安……」讓他睡吧。這樣想著,瀧澤輕輕地在翼額前落下了一個吻。

  低頭看著自己的懷裡,一如往常輕鎖眉頭,一如往常雙唇微啟,翼抓著身體的手已經鬆開。

  「翼……」

  「嗯……」翼的眼睫輕顫了一下,沒有動靜。

  「我很想你。」

  「嗯……」

  瀧澤輕輕拉著他的手臂,讓那雙修長的手臂環繞自己,然後緊緊抱著那柔軟而有彈性的腰。

  於是翼也略略收緊了懷抱。

  「瀧澤……」

  「睡吧。」

  翼的身體攤軟在懷中,再也用不上一點力氣了。

  「……所以……我回來了。」

  「我想……休息了……所以……」剩下的話語留在嘴裡,被輕吻堵了回去。

 


  「歡迎回家。」

 

 

END
--

 

 

首先,我做功課發現,有人說總長現在和家人住豪宅,有人說總長現在住公寓,所以我挑了對寫作方便的設定來用。
其次,這只是想祝賀翼的千秋樂無事終了,結果淡到變開水的文章^^0

好好休息唷!座長大人。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雁
  • 警告頁害我笑了XDDD

    溫暖的文也很好看vvv
    某人(誰)一定很歡迎座長大人回家的>.^
    希望小翼快去吃胖胖XD把肉吃回來!
  • Ayuka
  • 我也想推警告頁XDDD

    雖然是淡淡的開水文
    最後那個吻還是讓我害羞了>///<
    很喜歡這篇文的感覺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