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雖然分類叫每一天,不過每天更新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原本寫文多半習慣想好每一篇背後想要說的話,再去寫文章。可是最近我想寫一些淡淡的小東西,所以……
  請把這個系列的內容當成假想世界瀧翼、光剛生活中的小小片段,有時會是一整篇,有時也許只是兩三句話而已。
  文章的背後大概也沒什麼意義啦^^0

  說穿了也許只是我有點任性地想從他們身上貪圖溫暖罷了^^0

  當然,本文為J禁同人文,TT,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粉紅有,無法接受者勿入。





    橘子




  「給你。」

  在有些搖晃的車上,翼接過瀧澤遞過來的便當。

  開開心心地急著打開。

  遊覽車上有些工作人員被搖醒,有些人拿到便當後抱著繼續睡。巡迴本來就是件累人的事,長時間的舟車勞頓,這次才加入的幾個工作人員有些已經臉色發白,只要車一停下來,就立刻衝下車……嗯,就是衝下車……那樣。

  好辛苦。

  所以車上也有很多的塑膠袋,畢竟不是一直都能停下來嘛……

  演出的兩個主角卻完全沒什麼不適,跑來跑去的生活不是第一天在過,更何況……

  翼看著瀧澤雙手合十,微笑著閉上眼,窗外明亮白色光線剪出來有著光暈的剪影,有些看不清翹翹嘴角的嘴唇輕輕動了動。

  ……開動了哦!

  只有氣音。車上在休息的人太多,瀧澤是個體貼的人。



  個人巡迴也是這樣跑的,可是坐在瀧澤身邊,就多了那種氣氛……

  嗯,好像遠足喔!

  翼沒來由地覺得有點高興,雖然這樣就高興好像有點蠢。

  但是,好開心。

  就像學著瀧澤的動作一樣,翼也將雙手合十,微微低頭喃喃自語。

  ……開動囉!

  不可以吵醒不舒服的人。


  塞了一大口便當裡的飯,今天的便當是途中買的特產,飯上鋪著滿滿的櫻花蝦,鮮香味立刻滿溢口中。

  瀧澤笑咪了眼轉頭看身邊的翼,臉頰塞得鼓鼓的。

  「我就說很好吃吧!」

  瀧澤大口嚼著,當然是沒空說話,可是翼還是讀到了。

  於是也塞了一大口,然後回應瀧澤一個大大的、塞滿飯的、幸福的笑容。

  「好好吃哦!」

  翼當然也沒空說話,瀧澤卻點點頭,開始對飯盒裡的美食正式進攻。

  有沒有聽懂,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啦……


==



  第一次從瀧澤的手中接過食物,好像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幾個Jr要到關西工作,大家先在事務所集合,然後一起出發到車站。因為Jr共用的經紀人有其他事情要忙,他們只能拿著票一起坐電車移動到車站。

  翼前一天失眠,畢竟剛開始工作,心中自然是緊張萬分。那天在電車上就已經有點不舒服,等到車站時,頭已經開始暈了。

  加上火車中不知道大家位子怎麼坐的,等他定下神,身邊坐的居然是瀧澤。

  翼更不舒服了。

  瀧澤這個人,說到底並不討人厭,可是他總是做得好超過。

  雖說討厭他這種習慣,翼心裡也明白其實是自己辦不到。


  那樣笑好假!

  --但其實本來上電視就該那樣呀!

  你根本不喜歡那個女明星吧!

  --瀧澤卻說我喜歡大姐姐……

  好假!好假!


  可是我做不到。

  所以是瀧澤討人厭嗎?

  如果不是,就是我不行了。


  我……討厭輸……


  --所以是瀧澤討人厭。


  車程很長,翼有種自己快不行了的感覺,但進入事務所時早就被教過了,要有明星的自覺。

  翼突然摀著嘴站起來衝進洗手間。


  回到座位上時,翼發現瀧澤一直看著自己。

  「身體不舒服嗎?」

  翼別過頭去,他已經很久沒跟這個人說話了。

  不過看著走道地面的膠質地板,翼有點動搖,自己好像很沒禮貌。

  要道歉嗎?

  還在掙扎,有個涼涼的東西,輕輕地觸碰著自己的手臂。

  翼只好轉過去看瀧澤在搞什麼鬼,一回頭,他看著窗外,沒看著自己,卻遞過來一顆小小的橘子。

  「吃了應該會好一點。」

  不知道為什麼,翼伸出手接了過來。

  「謝謝。」

  一邊說,一邊別過頭去。


==


  那天到大阪車站時脖子好酸。

  翼回憶著,下車時看見瀧澤也在扭頭伸展頸子,那時心想下次一定不要坐到他旁邊,不然兩個人遲早都會扭傷的。

  

  欠他橘子這一次,隔了將近一千個日子才還他呢……

  出道五週年紀念日的半夜,瀧澤突然打電話來問為什麼當年他那樣乾脆地答應他一起同台演出。

  翼故作神祕地混過去,心裡著實鬆了口氣。如果說這些日子我一直找不到還你橘子的機會,搞不好會被嘲笑到死。



  比如像上節目時故意讓開一點好了,讓瀧澤更容易被拍到。

  --他這個人一上鏡頭就亮得像有一千燭光,哪裡會需要!

  或是聽到有人私下在說瀧澤最近太受寵,自動迴避。

  --他大概十年後也不會有感覺吧?

  有次上節目煎煎餃,翼心想等下請他吃好了。

  --翻弄著底部全黑的餃子……。如果拿給他,他一定會覺得我恨他入骨。


  瀧澤秀明真的很討厭!只是顆橘子怎麼會變得這麼麻煩!!


  後來瀧澤還問過自己,為什麼我們不講話那幾年你常常瞪我……

  唔……我不是在瞪你啦!


==


  翼忍住不要笑出聲。

  「不舒服嗎?」瀧澤靠過來問:「怎麼今天吃這麼慢。」

  搖搖頭,翼小聲說:「我想享受一下嘛。」

  「原來……,小菜也很好吃。」

  「嗯。」

  翼看見瀧澤把最後一口飯送進嘴裡,滿足地喝了口茶,然後開始摸索隨身的包包。

  車子停下來了,一個新進的工作人員飛奔下車。

  「真慘。」瀧澤苦笑著。

  「下一站暈車藥要多準備一點。」

  「是呀……」翻著包包,瀧澤的話聽起來有點像喃喃自語:「咦……是忘了嗎……」

  「忘了什麼?」

  「沒什麼啦……。」

  翼把飯盒裡剩下的飯扒進嘴裡,滿足的彎起嘴角:「我吃飽了。」

  「要茶嗎?」

  「我要。」

  瀧澤笑著拿起保溫瓶,這時剛剛面色慘白的工作人員半死不活地爬回車上,叫著好險便利商店借我洗手間。

  茶倒好了,車門關上了,車要開了。


  「等等!」

  「翼?」

  瀧澤手上還拿著杯子,傻傻地看著翼衝下車。

  「翼不舒服嗎?」

  經紀人從車頭的位置走過來問。

  「應該……不是吧?」

  剛剛看起來還好,但瀧澤還是有點擔心地站起來,透過車窗往車外張望。


  沒一會兒,翼氣喘吁吁地跑回車上。

  「呵……呵……可以開車了……」翼抱歉地苦笑,不敢太大聲地向車頭還醒著的人道歉。

  「不舒服嗎?」等不及翼走到車子後段,瀧澤擔心地問。

  「呼……沒事……」

  翼開開心心地走向瀧澤。

  「給你。」

  「啊?」

  一低頭,映入瀧澤眼中的,是一顆飽滿到發亮的橘子。

  他看了很久,才伸手去接。

  「還有很多唷!我買了好幾串!」翼搖搖手上的塑膠袋,紅色網袋裝著橘子,一串串塞得塑膠袋滿滿的:「要吃的人來跟我拿!」

  翼向車頭走,沿途發給工作人員、Jr們,然後又回頭發了一輪,回到車尾。




  在瀧澤身邊,理所當然地坐了下來。

  看著翼,瀧澤欲言又止,終於還是問出口。

  「你居然知道我在找這個……」

  翼見狀笑開了,他伸出手,手中的橘子有淡淡的美味香氣……




  「幫我剝。」

  「好啦……」

創作者介紹

無眠夜。

sleepy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iaoli
  • 好久沒看到blue
    一直有點難過不知道blue跑哪去了
    能再看到blue的文真是太好了^^
    我真的好喜歡你寫的文
    工作也辛苦了
    嗯......生活總是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
    無論如何
    至少要好好照顧身體喔
    沒有健康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要加油喔^^
  • stsuki
  • 好久沒看到大大的文了~
    終於…Q口Q
    先跟大大拜個年啦~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繼續加油!!
  • yen
  • 這篇真可愛>///<
    我想到在UTABAN上面說著
    自己可以在電車上
    默默吃掉五個橘子的可愛瀧澤君


    幫作者打打氣^O^
    一直有在偷偷看您的文>///<
    很喜歡您筆下的T&T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